“托你的福,还成?!背麓蟮匦Φ暮艽笊?,虽然脸面还是很粗犷,但是倒是细致了多,西装领带,再也很难让人联想这是当初的那个腼腆的庄稼汉子了。

    “这些人都是做什么的?”

    李和发现酒店比往日热闹了许多,门口的人进进出出,还有许多人蹲在门槛上抽烟,穿着怎么看怎么别扭的西装,看到高鼻梁的老外就拦下来,用有限的蹩脚的英语搭话。

    陈大地道,“好像是一个机械展会,我这里住的都是参展的客人,浦江展览中心离这里只有五分钟的车程?!?br />
    吴淑屏补充道,“是93上国际机电一体化技术装备展览会,主体是机电一体化,利用电子技术改造传统产业。我们和中桥路基都有派人参加的,我们主要对智能化的仪器仪表很有兴趣?!?br />
    “这个展会我倒是不太清楚?!崩詈投云纸估乐行牟⒉辉趺词煜?,他以前常去的展会中心是光大会展和新国际展览中心,估计这会还没有建成,“他们是拉客人想出口?”

    吴淑屏摇摇头,“当然不是,这里一般都是一些小私企的老板,没有进出口权,想出口还是要通过地方进出口公司。他们在这里拦客人主要是想撞大运,看看有没有愿意做合资的客人,外商投资企业利用享受一系列减免税待遇,并享有自营产品进出口权、可保留100%现汇、可开立现汇帐户自主使用外汇等优惠,所以不管是私营还是集体和国企,都是想办法合资?!?br />
    李和笑着道,“直接去香港注册个企业不是更简单?”

    吴淑屏笑着道,“那也只有出口权,没有进口权。不过也有钻空子的,现在很多企业为了要进出口权,都在捷克地区注册了公司,按照规定,只要你到那个国家办了独资企业,就对应的有了那个国家的进出口进出口权?!?br />
    “这个好像只是针对社会主义国家吧?范围有限,要是做进出口机械的,倒是有针对性?!本堇詈退?,只有筑路机械公司在捷克注册的比较多。

    他刚要抬脚进去,旁边的几个人抱怨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真呲闹人!搁家的时候,你说你人五人六的!咋搁这就掉板了呢!你倒是掏劲??!”说话的是一个个子不高,三十来岁的中年人,瘦小小的体格,他正对着一个戴着眼睛的小年轻抱怨。

    “俺就高中毕业!俺跟你说俺不行,你非拉俺来的!”小年轻也是一脸委屈,“那你说咋办?”

    “咋办?俺咋知道?!敝心耆艘彩且涣澄弈?。

    “行了,大家说好是来碰运气的,不行咱们回去就是了?!迸员吡硗庖桓龃┳哦绦渖赖闹心昴腥嗽谝慌匀拔?。

    李和听着听着就笑了,上前问道,“兄弟几个,搁哪来的?”

    几个人狐疑的看了一眼突然冒出来的李和,然后又看了看李和身后的陈大地和吴淑屏。

    陈大地是这个酒店的老板,他们是认识的,不过倒不是因为他们在这里住宿才认识的。

    至于李和他们就没见过,可是他们不傻,能让陈大地在身后跟着的,肯定不是简单人物。

    那个矮个中年人道,“许昌的,你有事?”

    李和笑着道,“还是老乡呢?!?br />
    “你也是许昌的?”中年人听着李和的口音,倒是跟他差不离多少。

    “离你们不远?!崩詈图绦实?,“你们这是吵什么呢?要不进去聊聊?!?br />
    “不用,不用?!奔父鋈艘黄鸢谑?,在人家酒店拦客人已经把他们整的不好意思了,哪里还敢进去自己找不自在。

    “兄弟贵姓?”李和拆开烟,一人给散了一只,然后自己的烟刚进嘴里,对方递过来的火,他也没拒绝,笑着继续问道,

    “我叫陈友生?!弊猿瞥掠焉陌鲋心耆烁约旱阕叛毯?,又分别指着旁边的中年人和戴着眼镜的年轻人道,“这我堂兄弟,陈友斌,这是我侄子陈立超?!?br />
    “我叫李和?!崩詈托ψ偶绦?,“那你们这是因为什么事,这么犯愁,大家都是老乡,有什么事情都尽管说?!?br />
    “俺们是想找个合资的客商?!背掠焉植缓靡馑嫉目戳丝闯麓蟮?,笑着道,“就拦住这酒店门口的老外,本来想让我侄子给当翻译的,结果他三句话蹦不出一个屁,人家听不懂咱说啥,咱也听不清人家说啥?!?br />
    李和好奇的问,“你们是做什么的?”

    陈友生道,“做档发的?!?br />
    “档发?”李和听都没有听过这个东西。

    陈友生道,“就是把人家大姑娘头上剪下来的头发,收回来然后给归整在一起?!?br />
    “哦?!崩詈突腥淮笪?,“就做假发的呗,这里是机电一体化展会,和你们也没什么关系啊?!?br />
    陈友生道,“我们主要是准备来买三联机做假发的,结果没有卖的,就在这里拦拦客人,看有没有愿意合资的,要是合资,我们也能出口?!?br />
    “档发是假发的原料?”李和被绕的有点晕。许昌的假发他是知道的,全世界有七八成的假发基本都是来自许昌,九十年代初,中国能在国际市场形成垄断的就那几样东西,温州打火机,中国化工原料,许昌假发。

    许昌是世界性的假发集散地。

    后来,他们李庄有不少人做起收头发辫子的生意,都是往许昌送的。

    陈友生点点头,“对,对。我们想自己做假发,自己出口,你不知道,洋鬼子低价收购咱们的档发经过三联机加工变成发套后,利润便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增长。好嘛,大钱都让洋鬼子赚走了,我们去年才赚了500万美金?!?br />
    “那挺不错的?!崩詈捅痪孟掳投家袅?,想不到眼前这不先上不漏水的老农民模样的人,居然还是个千万富豪,这样的富豪居然舍不得住200元一晚的酒店,不过还是笑着道,“那你们问题不少嘛,既需要三联机又需要出口权?!?br />
    “对,对?!背掠焉缧〖ψ拿装愕阃?,然后又懊恼的道,“这机器只有韩国和日苯有,人家不卖,这个展会我们也没看到,我们就回去自己研发去?!?br />
    李和道,“这机器不难,出足价钱,国内肯定有机械厂子愿意给你们定制?!?br />
    假发毕竟属于冷门行业,市场容量有限,倒是真没有机械厂愿意做单独的研发。

    “这倒是个好主意?!背掠焉慌哪悦?,“这个我真没想到,兄弟,兄弟,我请你吃饭,咱们往里面去?!?br />
    这一次倒是热情的很,非要请李和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