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能不激动,这么多年的努力和付出终于有了汇报。

    再摸摸她的脸颊,曾经细腻光泽已经成了传说,明明是个小女人,却硬生生把自己逼成了女汉子,上工地,熬夜,加班,更是家常便饭。

    她早已不是小卒了,不管是和政府还是商界,她都有了一定的名气和地位,每天都和各种人打交道,看在大笔现金的份上,人家都对她恭敬有加。

    但是她没有安全感,哪怕她现在天天都在新闻头条上挂着。她是顶着压力在前行,随着越来越多的国际财团入驻摩天大楼,她的心才慢慢放下,可是依然不安,她这个临时的经理能做多久呢?

    她不确定,这个项目做完,她还有未来?

    从来没有几个人看好这个项目。

    在中国建摩天大楼?

    许多人都是当笑话看的。

    就连当初浦江电视台,当初立项都要上报中央,因为没有多少人能肯定,在中国搞超高建筑有前途。

    但是,现在,她不怕了,李和的认可比什么都重要!

    她这个临时的经理,终于可以转正了,这意味着,只要不出大差错,她的前途是可以保证的。

    李和继续道,“市政的规划出来没有?”

    虽然陆家嘴的土地是他的,可是这么大面积的地块的规划,不是他或者金鹿地产能做主的。

    吴淑屏正色道,“市委已经接受了我们打造金融城市的立项申请,黄炳新先生,潘友林先生,还有沈道如先生已经代为向花旗、高盛、汇丰、贝尔斯登、大华银行、兴业银行提出了合作邀请,包括国内的国际开发银行、招商、深发、交通都有在这里建立企业总部的意向,具体的都还在谈?!?br />
    “加紧吧?!崩詈突故亲急赴凑掌纸笫赖墓婊?,照猫画虎,错也错的不会太离谱。

    两个人乘着电梯又下楼去了。

    李和没有上车,想沿着这一片区域走走。属于市政配套的三通,包括公路和绿化设施已经全部修好,四通八达。

    不过到处都是工地,又显得灰蒙蒙的,空气并不是那么好。

    附近唯一的超高建筑只有金鹿大厦,不远处的东方电视塔还在兴建当中。

    走到海关大楼的时候,还能听见海关大钟报时《威斯敏斯特》乐曲。

    “那个是什么地方?”一处紧挨着东方电视塔的正在施工的大型工地引起了李和的注意。

    “浦江国际会议中心,投资方是香港世博投资有限公司?!蔽馐缙劣种缸乓淮笃目盏厮?,“泰国正大集团有意入手,不过他们没和我们接触,倒是和政府先沟通的?!?br />
    李和冷笑道,“那就是拿你不当回事了?”

    吴淑屏笑着道,“他们在国内做生意久了,路子比我们明白的多?!?br />
    李和摇摇头,“在我这走不通,要是有诚意,你看着办,没诚意,就让他们哪里来哪里去,不搭理他们就是了?!?br />
    “我明白,李先生,你放心吧?!蔽馐缙晾瓜律砗蟾诺某?,对李和道,“李先生,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

    “去陈大地的饭店?!崩詈兔亲?,倒是真的有点饿了,是午饭的时间了。

    车子过了刚刚通车的延安东路隧道,他发现了一家通商银行的分行,却发现银行的标语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改了。

    “百年通商,行者无疆。这黄炳新什么时候这么会吹了?”

    他看着看着都忍不住笑了。

    坐在旁边的吴淑屏笑着道,“可能黄先生还没和你汇报,黄先生已经买下了香港侨福集团所属的位于中山东一路6号的元芳大楼,也就是原来中国通商银行大楼?!?br />
    “这样也行?”李和直接笑了。

    不过要是真的能继承原来中国通商银行的历史,好处还是很多的。

    毕竟 1897年由盛怀远成立的中国通商银行,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一家资本主义金融企业,也是中国近代金融史上历史最长的一家现代银行。

    吴淑屏道,“这是于先生提议的?!?br />
    “侨福集团的主席是不是叫黄周旋?”一提到于德华,李和终于想起来了黄周旋这个人。

    吴淑屏点点头,“是的,台湾有名的官商,您认识?”

    李和点点头,“上次于德华阻击刘大雄,是不是找他做得帮手?”

    几年前,刘大雄砸了喇叭全的场子,于德华替其出头,动用了大笔现金阻击华人置业,他动华人置业最高兴的不是他自己,也不是喇叭全,而是刘大雄的老对头黄周旋。

    1989年开始,香港股市持续低迷,刘銮雄决意私有化旗下的系列公司。

    作为股市阻击场的老油条黄周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以对爱美高每股4.81港元、对华人置业每股3.35港元价格,提出全面收购要约。

    刘大雄不并不胆怯。在市场均以为其将吃下这个哑巴亏的时候,他却反其道而行之,让爱高美以每股2.1港元的价格抛售华人置业股份近1100万股,打压市场预期,随后又悄然带领爱高美迅速以2.2至2.5港元的价格购入华人置业近3000万股份,完成对华人置业55%的股份持有,安全着陆。

    他亏钱,黄周旋更亏钱。

    梁子算是结下了。

    所以于德华要干刘大雄的时候,黄周旋并不只是单纯的看热闹,而是积极的出谋划策。

    “还算了解?!崩詈鸵膊恢勒饣萍抑笫窃趺吹米锬蟮?,被中粮给扒了皮,黄家彻底失去了对侨福集团的掌控。

    路过一家黄金店的时候,李和让司机停车。

    吴淑屏问,“李先生,你要买什么东西吗?”

    李和笑着道,“陈大地是不是生了儿子?我不能空着手去吧?!?br />
    推开车门,就进了黄金店,然后选了一件金锁,16克足金也才花了2000块,去掉加工费,他一算一克才105块钱。

    “真是便宜啊?!?br />
    他连声感叹。

    吴淑屏噗呲一笑道,“李先生,你可能对这一块不是太了解,国内的金价是远远高于国际市场金价的。前几年我刚来内地那会,你这内地的金饰品属于供不应求,价格最高的时候是每克180,这还是有价无货。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很多水货都在冲击国内市场,我知道的不少金饰企业都快无法生存了,不过呢,只有浦江是例外,浦江打击水货的力度比较严格,授权浦江工艺美术总公司管理金价,设置了最低价是100元,最高价是105元?!?br />
    “谢谢,涨知识了?!崩詈臀弈蔚囊∫⊥?,这是典型的政企不分了。

    陈大地早早的就迎在了四海酒店的门口,看到吴淑屏的车子过来,几步就下了台阶,给李和拉开车门。

    “一直等你喝酒都没机会?!?br />
    “你这是没少喝酒啊?!?br />
    李和拍拍陈大地的啤酒肚,一看就知道是发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