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五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反正她自己本来就有存款,虽然不够买机车,可也不少。何况大嫂,老娘,大姐也偷偷的给她塞了钱。

    老五要走了。

    舍不得老五的不止是王玉兰,连李兆坤都有点不是滋味,在身边叽喳惯了,陡然离开,让人一时很难适应。

    老五出发这一天,李和开车,一家人都出来想送。

    在机场,王玉兰拉着小闺女的手,怎么都交代不够,可是又能交代什么呢,无非是饿了吃饭,冷了添衣。

    “好好念书,有事情打我电话?!崩詈鸵苍谂员呓淮肆骄?。

    老五还是没搭理他。

    李和只得把一张名片递给女安保,“这是我的、郭小姐的,还有于先生的,一有事情就打电话。麻烦你们了?!?br />
    老五最终还是在王玉兰依依不舍的目光中进了登记口。

    “哎,都走了?!彼蝗挥窒肫鹄戳怂乃墓肱?,四闺女当初就是她这样送走的。

    李和道,“是出去长本事的,不用担心?!?br />
    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让老五在这世间走走,看看不一样的风景人生,读书差就算了,眼界绝对不能比人差。

    “你说的轻巧?!崩钫桌ざ远佑械悴宦?,做什么决定都是把他这个正儿八经的一家之主给撇开一边,甚至连个商量都没有。

    这让他很不舒服。

    李和道,“那你让我怎么办?”

    李梅也在一旁道,“是啊,总不能让她和我一样吧,在农村待一辈子保准没什么出息?!?br />
    她有时在想,要是没有弟弟,她现在乱糟糟的日子会过成什么样子,估计就是没个头。

    所以,出于对李和的信任,李和说什么,她现在都是支持的,可以说是有点盲目,比如把亲生儿子送到这里来读书,这是得下多大的决心。

    夜里,李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何芳问,“怎么了?还是在想老五的事情?”

    李和道,“恩?!?br />
    他总不能说,他突然发现,有点想念招娣了。偶尔回忆起来,却依旧那么美好。

    这个想念来的莫名其妙,来的毫无头绪,他明明只是在想家事。

    原本以为,他对招娣的感觉,多多少少会减弱一些。现在却是知道,招娣在心中的地位,却是如何都不会改变。

    抽出一根烟给点上了。

    拉开窗帘,吐了一口烟雾,一眼往外而望。月光映照茂密的林莽,映照起伏着的海浪,映照小村优美风光。

    他干脆起身,拖鞋和衬衫都没穿,只是穿着裤衩子在海滩上散步。

    脑子越来越乱,始终不得通达。

    “李老板?”丁世平从身后过来。

    “你还不睡?”李和笑着问。

    “老板不睡,我怎么睡?!?br />
    “得了吧,你又不拿我工资?!崩詈桶咽掷锏难掏范?,习惯性的踏了踏,然后道,“走吧,回去睡觉,明天早起去浦江?!?br />
    88层的摩天大楼的建成,一下子将金鹿地产推上了国内新闻的头条,吴淑屏这个一向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彻底出名了。

    中国第一高楼!

    亚洲第一高楼!

    世界第五高楼!

    报纸上说,“这件伟大建筑作品,见证的不仅仅是人类21世纪在建筑与人居环境领域的不懈追求,也见证着中国这个东方文明古国不断走向开放的历史进程?!?br />
    一下子成为浦江的标志性建筑,在相当长时期内,也将成为参观旅游的热点地区。

    但是最令人好奇的是,始终还没有人知道这座大楼的名称,人有名字,大楼也得有名字,长期以来,大家都习惯性的直接称为摩天大楼。

    在许多项目文件上标注的也只是“金鹿地产新建大楼工程项目”。

    不少人都问起金鹿地产的掌门人吴淑屏,可是吴淑屏自己都不知道,命名权在李和手里,她自己一再追问,李和都不曾说过,只是说考虑考虑。

    李和站在88层的顶楼往下看,说登高会产生万丈豪情都是骗人的。

    他不知不觉中都会有一种跳下去得冲动,他绝对没有轻生的念头,这应该是一种**失控的感觉,以为胳膊扒拉扒拉就可以腾空飞起了。

    他暂时把它归结为,身体中存在某种”想要破坏”的神秘倾向。

    与摩天大楼相比,四周都只能算是平房。

    放眼向四周望去,一望无边的天地,高高矮矮的建筑在太阳光好的情况下也只是隐隐约约的在云层中能露个头。

    “李先生?”吴淑屏站在李和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提醒。

    “哦,不好意思?!崩詈突毓?。

    “就差大楼的名字了,五号就是落成仪式,做字牌需要一周的时间?!笔奔渖弦丫浅2执?,给吴淑屏的时间已经不多。

    何况这个项目是她全部的心血,这些年她什么都没做,没时间化妆,没时间恋爱,一心都在这个项目上,容不得一点的失误。

    “就叫金鹿大厦吧?!崩詈椭沼谙露司鲂?。

    不管这栋大楼为谁而建,此刻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好的,李先生?!蔽馐缙了闪艘豢谄?,辛亏是一个正常的名字,她真的害怕李和半路出幺蛾子,取个哭笑不得的名字。

    李和突然问道,“这层租出去了吗?”

    “租给了君越酒店?!?br />
    “那就算了?!崩詈拖胂?,也不是一定非要在这里办公,地大集团的办公室他先凑合着吧。

    “建工建团的张培林听说你来,要请你吃饭?!?br />
    李和摇摇头,笑着看着她,“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主角,这是你的舞台,我只是个路人,我就在下面看着就行?!?br />
    “李先生....我.....”

    “这是你应得的?!崩詈痛蚨纤幕?,“我得谢谢你,你做的很好,继续加油?!?br />
    “这次参加落成仪式的人很多,有中央和市委领导....我怕.....”吴淑屏害怕自己的级别不够。

    “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你是金鹿地产的主席,是陆家嘴的地产女王,是百亿资产企业的掌门人?!崩詈托ψ殴睦?,“甚至千亿,都是完全的可能的?!?br />
    “谢谢李先生?!蔽馐缙链永疵挥姓饷醇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