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保健无疑也是李和心目中的最佳人选,但是江保健却有任务,前苏联地区的业务,李和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人选了。

    吃饭的时候,万良友和杨学文都来了。

    李和看着两个人兴致勃勃的样子,就知道两个人肯定是做的不错。

    杨学文道,“这顿算我的?!?br />
    付彪道,“和我争可就没意思了?!?br />
    万良友道,“这是看不起我俩还是怎么了?请个饭还是请的起的?!?br />
    付彪把万良友的酒杯倒满,“来,走起来,喝完了舌头还能捋直了说,算你赢?!?br />
    “小子,和我拼酒?”万良友直接笑了。

    李和也跟着笑了。

    付彪这小子完全是不作不死啊,论酒量他也是不差的,一斤白酒跟喝着玩似得,但是和喝白酒跟喝白开水差不多的万良友比起来,完全不是个。

    他之所以有这个胆量,完全是因为和万良友接触的少,属于无知者无畏??!

    “我给你们做裁判?!崩詈褪强慈饶植慌率麓?,他很是坚决的鼓励付彪,“对啊,这年头谁怕谁啊,跟老万拼一把吧?!?br />
    付彪觉察出了周围人神色的不对,有点嘲讽的意味,他深感不安,正要犹豫,万良友已经朝他举起来了杯子。

    万良友把嘴里的花生米嚼完,笑着道,“咱兄弟俩很少在一起喝酒,今天有机会,不喝个够,谁都别走?!?br />
    “求之不得?!备侗攵降目诒?,按照正常情况只喝了一半,但是一瞄眼,万良友已经把喝空了的杯子放到了桌子上,他只得跟着喝完了。

    “来,再倒上?!蓖蛄加迅静桓侗胄诺幕?,再次端起杯子。

    付彪从来没有喝过这么急的酒,但是还硬着头皮给灌下去了。

    吸溜了下嘴皮子,“我吃点花生米?!?br />
    嘴里火辣辣的,肚子里也是火辣辣的,非常的不是滋味。

    “别客气,继续?!蓖蛄加鸦故抢涎?,四两酒下去,对他来说一点感觉都没有。

    两个人继续杯来盏往,二瓶白酒已经没了。

    付彪双眼通红。

    “服务员拿酒?!蓖蛄加研γ忻械目醋鸥侗?。

    付彪却看看李和,再看看万良友,最后再看看郭冬云,好像根本不关他们的事情。

    “行了,万哥,我认输,认输行不行?”

    如果是平常,一斤白酒对他来说,简直是小儿科,关键是这样急行军,撑不住??!

    阅尽世事沧桑,看透世态炎凉,不想做出头之鸟了!

    万良友笑呵呵的道,“认输得有个态度吧?”

    “万哥,我再自罚一杯!”说着付彪把最后一杯白酒灌进了肚子。

    “来吃菜,别客气,客气的话,我真跟你急?!蓖蛄加迅侗爰辛丝榧ν?。

    付彪抹了一下脸,心里有多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行了,你们俩都别喝了?!崩詈椭沼诜⒒傲?。

    两个人这才做罢。

    付彪问万良友,“万哥,你能喝多少?”

    万良友道,“这得看心情,随多就少,没个准?!?br />
    付彪被万良友的傲气整的一点脾气没有。

    李和问万良友,“你们生意怎么样?”

    “还成,不过这不是独门生意,做这个的也越来越多了,我们俩还准备去云贵地区去看看呢。这行当看着简单,实际上门道深,大红酸枝,红木梨都能冒充红木,没点眼力劲还真不好做?!?br />
    李和问,“那木材收回来你们现在是自己打造家具?”

    万良友道,“那就是多此一举了,付霞在东莞的家具厂马上要启用,我们准备借她的厂子来用,一起合作来搞,像红木、紫檀、黄花梨家具不愁没有市场,不但国内的一些富豪喜欢,香港那边的客户都喜欢,有的都愿意下定金,提前预定?!?br />
    杨学文也道,“我们俩计划就是趁着这两年材料好收,多收点料子,以后再考虑做家具的事情?!?br />
    李和问,“本钱够吗?”

    万良友道,“这个你不用操心,足的很?!?br />
    杨学文和万良友对望一眼,腼腆的道,“我跟老万在香港买了股票,又赚了一笔?!?br />
    “什么时候的事情?”李和无奈,看来他们这些人尝到甜头之后,很难再收手了,都学会买港股了。

    杨学文道,“就上个月的事情,广洲造船厂刚在香港上市,让丁世平帮我们买的,前几天刚出手的?!?br />
    “哦?!崩詈偷故敲挥刑∈榔剿倒?。

    不过利用香港股票市场筹集外资是中国90年代吸收外资的重要渠道之一,五六十家内地企业在香港上市,规模一点都不小,“中国概念股”脱颖而出,气势如虹,光是1992年的平均升幅就有49%,远高于同期恒生指数39%的增幅。

    杨学文为瞒着李和有点不好意思,笑着解释道,“倒不是想瞒着你,只是觉得你太忙,我们就没有和你说?!?br />
    李和点点头,“你们后面就不要买了,毕竟不是专业的,只有被宰的命?!?br />
    受中英香港争论升级影响,港股起码在下阶段很难再有起色,这些李和自然不好和他们多说。

    杨学文和万良友点点头,表示认可。

    老五的护照办好以后,被于德华直接交给了李和,这一次她找不到其它不出国的理由了。

    李和特意给老五办了一张附属卡,递给她道,“拿着吧,每个月开销从里面取?!?br />
    实际上每个月也没什么开销,因为从住宿到吃喝,早就被郭冬云安排好。

    他见老五没接,就丢给了旁边的女保镖,“你们跟她去新加坡没问题吧?”

    他放心老四一个人在外面,但是不代表放心老五一个人在外面。

    “李先生,你放心吧,没有问题的,我们一定会照顾好李小姐?!笨丛谇姆萆?,女保镖都没有犹豫。何况在寄宿制学校,学生也很少有外出的机会,她们的工作比在香港要轻松的多了。

    李和继续道,“这张卡每个月只能取500美金,替她收好了?!?br />
    这些都是他精确计算过得,不多不少。

    两个女保镖笑笑,这不是他们见识到的唯一的小气的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