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说的有理,是我说的是事实?!惫戚付恍?,她很会妆扮自己,但并不显得过火,再加上她原有一对水汪汪的眼睛,流盼生春,别有一种风韵,这种风韵,是许多人身上都找不出来的。

    她身材纤长苗条,却丰满匀称。

    李和看的愣了。

    “喂?!惫浦刂氐目人粤肆较?,剜了李和一眼,“进里面吧?!?br />
    “那我就看看?!?br />
    这三层楼在李和看来就像商场的格局,采用天景设计,非常的开阔,站在三楼就可以把一楼瞧得清楚。

    进到里间宽绰阔气的办公室,正面墙上挂着一面骏马图,下面是一排地图――世界地图、中国地图、香港地图……

    门口是一组落地屏风,造型别致,工艺精湛。

    与老板桌相对着的,是一圈沙发。

    郭冬云道,“这些办公家俱都是从马尼拉进口的,造价不菲。怎么样?”

    李和半躺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望着神采飞扬的郭冬云,赞许地说,“还不错,沙发就这样吧?!?br />
    淡雅高贵,不奢华,不骄情,很符合他的个性。

    郭冬云盯着李和的神色问道,“那其它地方呢?”

    李和拍拍老板桌,“这个给我换成紫檀的,把我家里的给我拉过来?!?br />
    他家里放着一堆的紫檀、沉香木家具,再不用就真的发霉了。

    付彪道,“不用大老远从那边搬过来,万良友那边应该有,他们最近收了不少好东西,我下午亲自去看,要是有合适的,直接拉过来?!?br />
    李和点点头,“那也行,尽快吧?!?br />
    郭冬云继续问道,“其它地方还没有要添加或者修改的?”

    李和指着拐角道,“这个地方给我摆个鱼缸,养几条金龙。这个骏马图给我换了,摆一个名家书法,要真的,假的不用糊弄我了?!?br />
    哪怕他再没有艺术细胞,也能瞧出那个骏马图明显是工业印刷品,怎么看怎么别扭。

    郭冬云朝旁边的秘书道,“听清李先生的意思了吧,现在就去办?!?br />
    秘书二话不说,就出去了。

    李和刚好看到了一直躲在付彪身后的许恒大,他用自认为很和蔼的口气问,“怎么样,工作还习惯吧?!?br />
    “谢谢李先生,彪哥一直都很关照我,我一定会继续努力?!毙砗愦笫艹枞艟?,想不到李和会能关注到他这样一个无名小卒。

    “还是要高筑墙、广积粮,伟大在于细节的积累,伟大是一个永葆谦卑仍矢志不移的过程?!?br />
    大家也不知道李和突然莫名其妙出来的话是对谁的,不过还是一致的点点头。

    郭冬云在门口的拐角,打开一个隐形门,突然露出来一个电梯,对着李和道,“这是为你准备的,可以直接到达停车场?!?br />
    李和笑着道,“吓死我了,我以为真没有电梯?!?br />
    郭冬云按下电梯,“要不要去我们集团办公区看看?!?br />
    李和摇摇头,“反正你让我嫉妒了,你在顶层办公,高高在上,喝喝咖啡,看看海景,舒服的很。我在这里只能蜗居。所以啊,我还是不看了,免得看了伤心?!?br />
    郭冬云道,“像你说的,这只是你临时办公的地方,等浦江的摩天大楼竣工,你不是要搬到那里办公吗?”

    李和笑着道,“那是自然?!?br />
    心里有说不出的自豪,他的摩天大楼要完工了,开幕仪式他是必须参加的。

    付彪道,“哥,中午我做东,咱们去整几杯?”

    李和笑着道,“那再好不过?!?br />
    他上了郭冬云的车子,仰靠在座椅上,刚想点烟,想了想又放下了。

    郭冬云道,“我给你提个建议,不知道合适不合适?!?br />
    李和道,“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客气了?!?br />
    “伴君如伴虎,不谨言慎行可不行?!惫瓶鹆送嫘?。

    “说的好像我会吃人似得,没事,直接说吧?!崩詈妥钪栈故抢荡暗阕帕搜?。

    郭冬云道,“内部的重复投入会造成很大的资源浪费,比如你有五家地产公司,我觉得这个是噩梦,也是公司大了以后必须面对的问题。如何平衡各个地产公司之间的利益?在“收益”驱动的情况下,各个公司之间的谁会愿意做别人的嫁衣?谁会愿意让步,我最简单的来说,眼前看付彪对平松还有尊敬,可是长远呢?”

    “多虑了,中国的地产规模很大,何况还有海外市场呢?!崩詈筒⒉痪醯糜惺裁创蟛涣?。

    郭冬云道,“企业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就是追逐利润,如果市场到一定程度,肯定会饱和,会形成竞争,内部竞争比外部竞争还要更激烈,外部竞争还可以共存,大不了一大一小,内部竞争就只有一个能活,我想你不可能再投钱给两家公司让他们内斗吧?损失的可是你的钱?!?br />
    “这倒是真的?!崩詈途醯谜庖坏愎扑档暮芏?,眼前他旗下的几家地产公司,都是独立运营的,互相看在他的面子上,或者为了表面上的友善可能都不会太过火,可是长远谁能说的准呢?

    他很自信,他的地产公司基本都能做到千亿规模,千亿规模的企业不可能是没有竞争的。

    而他自己也没办法做到不偏不倚的,只能按业绩说话,谁做的好,他支持谁!

    那么为了获得他的支持,这种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了!

    他反问道,“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郭冬云笑着道,“这是你考虑的问题,我的角度只能有利于我,有利于地大集团,这是不公平的,所以我还是不说的好?!?br />
    李和苦笑。

    “秘书给我找的怎么样?”

    “你挺欣赏许恒大的,要不然就他怎么样?只要你张口,付彪会给你?!惫聘隽俗约阂饧?。

    李和道,“这种人给我做秘书有点浪费,没其他人了?”

    “那让平松把郭复兴给你,这年轻人也挺不错,聪明上进,又非常的机灵,担任你的秘书搓搓有余?!?br />
    李和道,“你也知道我的秘书为什么这么难???还说这种话?!?br />
    郭冬云也跟着无奈的笑笑,按说秘书工种本来就不是什么高技术工种,能胜任秘书工作的人简直是一抓一大把,何况凭着他们的薪资待遇和企业名气,也不愁挖不来谁,怎么可能找不到人?

    但是李和的秘密很多,情况很复杂,想做他的秘书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值得李和信任。这样还是要在圈子里面选,可选的人本就不多。

    忠诚比能力重要,要不然李和至今只是让董浩和张兵、丁世平这些大老粗对付着做。

    “其实本来江保健先生是最合适的?!?br />
    “废话?!?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