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德华笑着道,“那就等下次了,下次咱们一定不醉不归?!?br />
    李隆两口子走了,同行的还有杨老太太,尽管见到了兄长让她很高兴,可是天下也没有不散的宴席,她在这里也是待不住的,既然李隆要走,她自然是要跟着走的。

    至于李梅,准备在这里等杨学文处理好深圳的事情,才会跟着一起回去。

    李和亲自开车,把他们送到了广州,然后与付彪碰头,拿上早已买好的飞机票。

    “有什么事情别忘记打我电话?!崩詈秃茏邢傅慕淮?,“饭店生意能做就做,不能做也不要赊欠?!?br />
    “哥,做生意哪有不挂账的?!崩盥∷档睦硭比?,“我们现在还图着人家照顾,人家到年底都不会少钱的,都是政府生意,不能差钱?!?br />
    李和摇摇头,“从县里到市里,除了何军几个人,谁的面子都不用给,我说的?!?br />
    时隔这么多年,他终于有底气说这个话。

    李隆为难道,“那多不好?!?br />
    李和拍拍弟弟肩膀,“那你自己看着办吧?!?br />
    又转身对杨老太太道,“婶子,那我就送到这里了,你们路上注意着点?!?br />
    杨老太太道,“来一趟,倒是给你们添麻烦了?!?br />
    机场里面的广播响了,李和道,“你们这班到了,赶紧进去吧?!?br />
    他把几个人送到了安检口,直到看不见人影。

    “这付霞和爱军真是财大气粗,做广告都是整版整版的?!崩詈退嬉夥戳讼赂侗氤瞪系谋ㄖ?。

    “那是人家送的,他们可没有花钱?!?br />
    “送的?有这种好事?!?br />
    “报社老板仗义呗?!备侗胄π?,没有和李和说实情。

    大家一致商量好的,这点小事不想烦着李和,不然就显得他们无能。

    李和回到家,发现老五和于德华还都在,就道,“老于,有时间带他去办护照签字?!?br />
    于德华点点头,“这个我会尽快?!?br />
    老五疲倦的合上眼帘,低声道,“我不想去?!?br />
    “你说了不算,必须去?!崩詈涂炊济豢此?,语气不容置疑。

    “你说了也不算!”老五不自觉的烦躁起来,猛然抬高声音。

    这个时候吵架的原因已经不重要了,李老二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你居然敢吼我,你再吼我一句试试?”

    “有完没完了?不能消停一会?!焙畏及牙詈屯瓶?,把老五拉进屋里,“去休息一会,吃饭再喊你,别和他一般见识,咱就不理他?!?br />
    老五看了看于德华,有心想跟于德华走,继续去他家里住。

    但是这个时候王玉兰出来道,“他乱咋呼,是不是早上起来早了?再去躺一会?!?br />
    同何芳一起把老五哄进了屋里。

    意大利omnitel电信公司同拉脱维亚dartz汽车公司以4亿3000万美金联合收购克莱斯勒旗下的AMC汽车在国际财经和汽车市场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

    李和很满意的看着报纸,对张兵道,“给老江打电话,让dartz公司的人做好交接准备?!?br />
    张兵疑惑的道,“你不是答应仰勇把AMC交给宝马汽车吗?”

    李和摇摇头,“西方国家汽车技术经历了一个世纪的发展,已经到了成熟期,而仰勇他们的研发才刚刚起步,没这个能力消化,如果是东风或者一汽这些老牌国企可能有这个能力,但是可惜,跟咱们没关系,先交给dartz,然后再让仰勇去dartz学习?!?br />
    还有一点,他们是中国公司,为了稳妥起见,还是走曲线救国的道路比较好。

    张兵道,“dartz快被仰勇搬空了,只剩下一个百十人的研发团队在拉脱维亚运作,其它的都是空壳子?!?br />
    李和道,“那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dartz的骨干都还在,没什么好担心的?!?br />
    张兵道,“真给送到美国?要是这些人去了美国不回来怎么办?咱们也不能绑回来吧?”

    李和一想,这还真是一个问题,这些人跟他只有一个利益关系,和他们谈爱国简直都是白扯,再爱国他们也只会爱拉脱维亚,和中国一毛钱关系没有。

    要是沉迷在美国这样的花花世界,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直接帮助这些人成就了美国梦!

    千万不能低估美国对第三世界人民的吸引力!

    “那就分批派遣,看看效果怎么样,尽量选那些拖家带口的,单身的不要选,而且去之前都给承诺,完成任务后,每个人给予一定的奖金?!崩詈吞岢隽艘桓霾皇前旆ǖ陌旆?,“再让AMC的高层派一只团队来国内,与宝马汽车达成战略合作,进行一定的技术输出,至于仰勇能学多少,看他本事了?!?br />
    “知道了?!闭疟仙狭吮咀?,由于李和经常性的暴发奇想,有一出没一出的,他不得不随时备个小本子,随时都方便记下。

    “很累?”

    张兵笑笑,“还行,为了你,上刀山下油锅,眉头都不会皱的?!?br />
    “少给我扯犊子?!崩詈托ψ盘吡怂唤?,“郭小姐找给我找到合适的秘书没有?!?br />
    “上次不是给你找了一个嘛,然后你拒绝了?!闭疟芟敫詈鸵桓霭籽?。

    “哪里是秘书,简直是妖精,要是真来了,家里肯定是永不宁日?!?br />
    李和不知道郭冬云是不是故意的,居然给他找了一个那么妖娆的秘书,可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虽然他也幻想着坐在高级写字楼里,每天都有着欲罢不能的制服诱惑,但是现实是残酷的,他是有老婆的人。

    他只能偶尔激动的想想而已。

    男秘书是办公用品,女秘书不但能做办公用品,还能做床上用品,然后对方躺着就能拿工资。

    何芳是大气的,并不代表在这方面就能大气的起来。

    与其以后担惊受怕,还不如有点自知之明,来的现实一点的好,只能与女秘书绝缘,只要男秘书。

    张兵问,“那我再催下郭小姐?”

    李和点点头,“那最好?!?br />
    张兵受过了做秘书的活,他也同样受够了张兵这样的半吊子。

    “乖乖,怎么浑身都是泥?!?br />
    隔着老远,于德华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李和到门口一看,李览正在小竹林里玩泥巴。

    “欠揍了啊?!?br />
    走过去把李览提溜到一旁,交给了匆忙小跑过来的阿姨。

    于德华道,“男孩子就是贪玩一点?!?br />
    李和朝他后面看了看,“老五呢?”

    “她说和同学去玩玩?!庇诘禄低昕吹嚼詈蜕裆?,又急忙补充道,“是个女孩子,叫什么小玲,你应该见过的?!?br />
    “签证拿到手了?”

    于德华点点头,“办好了?!?br />
    “谢谢了?!?br />
    离老五出国的日子越来越近,老五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大家也都以为老五想开了。

    何芳替老五整理资料,“校录取函、机票、出生证明、学历证书、成绩单.....咦,护照呢?”

    抬头看向老五。

    老五只管闷头不说话。

    李和板着脸道,“你嫂子和你说话呢,哑巴了?”

    “是啊,好好和你嫂子说,怎么了少了东西了?”王玉兰也小心翼翼的劝慰闺女。

    李梅也轻声细语的问,“是不是放哪里了,大姐去给你拿?!?br />
    “丢了?!崩衔逡ба阑故撬盗顺隼?。

    王玉兰惊诧的道,“哎呀,怎么会丢的呢,想想丢哪里了,赶紧找?!?br />
    老五掰着手道,“想不起来了,反正就是丢了?!?br />
    “我看你是故意的?!崩詈屠湫ψ诺?,“少和我玩这些小聪明?!?br />
    “丢了就是丢了??!”老五腾地站起身,大喊道,“你以为我是故意的??!”

    李梅把她安抚坐下,“看看包里有没有?!?br />
    老五把包扣子打开,直接倒拎着,一股脑全部倒在桌子上。

    “没有,我都找过的?!?br />
    何芳见李和还要说话,赶忙把他撵走,“去看看儿子睡了没有?!?br />
    然后又笑着对老五道,“不要着急,时间还来得及,明天再去补办就是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