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之呢,我不会随意听他的摆布的,他不能说什么就是什么?!?br />
    “喂,大姐,你有没有搞错,这种事情也赌气?”小玲安慰道,“其实呢,人生是为自己负责,不是给自己赌气,没必要的?!?br />
    老五摇摇头,“我没赌气,只是不想将选择权交给别人,让他人代替自己承担选择的后果,我父母不行,我哥哥也不行。如果将来选错了,我是不是该怪我哥哥?如果我把责任推给他,才真的开始变成了一个失败者。我只是想快快的长大,快快的毕业,然后快点的挣钱,走自己的路,离他远远的?!?br />
    她的态度很明确,她需要人生的主动权和控制感,哪怕失败了,她也不需要责怪任何人。

    如果,他,李老二,替她做好了人生规划。

    那么,将来过得不好,是不是意味着她有了埋怨的对象?

    那样更会显得她一个失败者。

    而且,她不想像老四那样,背负任何的期望,她只想活成自己想活的样子。

    “搞不明白你,你的想法很奇怪哦?!毙×岣潘仕始?,“想挣钱,就得更加努力的读书了是不是?不然只有去钵兰街喽?!?br />
    “连你也看不起我?”

    “没有啊,我只是想说,你家里条件这么好,没有必要折腾的,我大佬要是肯给我这么多钱,让我把他当祖宗供着都行的?!毙×峒绦ψ诺?,“你要面子嘛,面子才值几个钱?!?br />
    老五站起身就走,不愿意听对方继续聒噪。

    “喂,你往哪去啊?!毙×峒泵ψ飞?,“你不是喊我出来逛街的吗?!?br />
    “不想和你多说啦,连你也不理解我?!崩衔逅氖?。

    “那,有没有这么小气???”

    “我就是这么小气啊,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老五还是扭头就走。

    她这边还没消停完,王玉兰和李隆娘俩又起了争执。

    “我实在没时间忙了,外面的生意都搞不过来?!崩盥『芗岢值囊鸭依锏牡馗?。

    “不种田?不种田你喝什么,吃什么?!蓖跤窭嫉纳舳溉惶岣吡艘桓霭硕?,这是她第一次有这么有原则的强硬亮明自己的态度。

    “是啊,忙也就每个月忙那么一阶段,耽误不了几天?!倍右训馗?,李兆坤都觉得有点不心安,这也是他第一次旗帜鲜明的和王玉兰站在一个战线上。

    他不是一个种地的能手,对地里的活也大概熟悉,只是懒于营生而已,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知道珍惜土地。

    他的骨子里还是一个彻底的庄稼汉,一辈子晃荡来晃荡去,一直是主流社会里的另类,混的不好了,他终究还是有底气的,因为有家可以归,有土地可以落根。

    及至他现在手里小有积蓄,也是不赞成儿子不种地的。

    没地了,就不踏实啊。

    李隆道,“只是撂给二叔和三叔种,承包地还是自己的,以后自己想种了还能要回来,又不是要不回来?!?br />
    段梅也在旁边解释道,“这一季咱俩忙得那么多,一点收成去掉种子农药化肥就没几个钱?!?br />
    两个人现在都在县里买了房子,县里也有生意,老家的院子里都快长草了。

    “是啊,他俩现在生意不赖,在地里累死累活的也没多大意思?!崩蠲芬苍谂员甙锴?,她同样有丢地的想法,杨学文常年忙生意,杨老太老俩口年龄也大,而她自己,眼前一个小闺女在她身边,就够她忙得了,一个女人再能干,也不能又种地,又照顾老照顾小。

    李和也道,“我们在这边没种地,也没见我们饿死啊,有钱哪里不能买着吃,他们自己心里有数的,你别管了?!?br />
    他见王玉兰没吭声,以为这事就这么定了。

    可是晚饭的时候,却是没有见王玉兰的人。

    何芳过来对着李和朝王玉兰的卧室努努嘴。

    李和问,“怎么了?”

    何芳道,“自己去看?!?br />
    李和去老俩口的卧室,发现地上、床上都是乱糟糟的一团,王玉兰正把衣服一件件的往包里塞,而李兆坤就坐在一旁抽烟。

    “阿娘,你这干嘛?”李和很不解。

    “俺回家?!蓖跤窭妓档暮芗岫?。

    李和叹口气道,“俺的娘咧,你这又是哪一出?”

    “地不能荒着,荒着了,俺睡觉都不能踏实,好不容易分了地,哪里就这么说丢就丢了?!蓖跤窭际掷锏幕蠲煌?,翻箱倒柜的收拾衣服。

    “谁跟你说要丢地了?只是先借给二叔他们种,以后想要回来还能要回来的?!崩詈图绦?,“再说,你回去了,孩子也没人看着了?!?br />
    “把你们照顾这么大还不够啊,还给你们做老妈子??!”王玉兰说着说着眼睛又红了。

    李和也不晓得老娘从哪里来的这么大怨气,只得道,“没人把你当老妈子,让你过来是让你享福的?!?br />
    “要俺的命咧!”

    “中,不丢地,我让隆子回去继续种地行不?”李和看老娘要继续泄洪,不得不下决心允诺。

    “要不还是回去吧,隆子他们明天走,和他们一起刚刚好,你也省心?!崩钫桌ひ膊辶艘痪浠?,畅游在衣锦还乡的幻想中,烟抽的都格外带劲。

    李和不耐烦的道,“你别添乱?!?br />
    他亲爹的意见,他很少理会。

    他转身去找李隆两口子商量。

    李隆为难的道,“这地真的顾不过来,你不知道,我现在又开了一个饭店,早晚一步都离不开人?!?br />
    李和道,“不种?老娘还不和你拼命,先哄着吧,忙不过来就雇人?!?br />
    段梅道,“那么几斗地,再雇人就是白忙活?!?br />
    李隆咬咬牙,“白忙就白忙吧,也不差这么点?!?br />
    段梅也只能跟着点头。

    因为老五的到来,于家更显得热闹了,早饭也更加的丰盛。

    于老太太对老五道,“我听说你二哥早上走,你要不要去送一送?”

    老五想了想,最后还是点头,“谢谢,婶子?!?br />
    于老太太对于德华道,“那德华,你开车送一下?!?br />
    老五摆摆手,“没事,我认得路,打公车就可以了?!?br />
    于德华笑着道,“我也要送的,你哥哥来这么几天,我都没陪过酒,再不送一下就不成样子了?!?br />
    他把车子从车库提了出来,然后亲自拉开车门,让老五上了车。

    老五低声道,“谢谢?!?br />
    李家一家人都聚在大门口,看到老五站在门口,都很惊喜。

    “早饭吃了没有?”王玉兰把一只只咸鸭子往后备箱塞。

    老五故意不看李和,只是低声对王玉兰道,“吃了?!?br />
    “阿娘你别塞了?!崩盥∫柚雇跤窭技绦蟊赶淙?,道,“家里不缺,带着是找累啊?!?br />
    段梅却是一个劲的抱着闺女和儿子窃窃私语,总归是舍不得。

    王玉兰道,“带着,俺这养的多?!?br />
    李隆摸摸老五的脑袋,“多大了,一天到晚的就这脾气了,都作成仇家了,行了,过年别忘记回家?!?br />
    “恩,知道了,你把这个给希悦,我送她的?!崩衔灏咽掷锏囊桓鏊嫔硖莞盥?,“磁带让她自己买吧?!?br />
    “回去就给她?!崩盥“阉嫔硖俗约旱陌?。

    “兄弟,对不住了,你走的这么急?!庇诘禄侠春屠盥∥瘴帐?。

    李和松开手道,“没事,以后有的是机会喝酒?!?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