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五一连好几天没回来,李和提都没提,也就由着她了,反正他送老五出国的决心很坚定。

    不过王玉兰和李梅等人去看了好几趟。

    于德华见李和面色不高兴,也大概知道因为什么,就笑着道,“小孩子嘛,都有叛逆期,没什么大不了的,像我闺女那会,也不听话,都恨不得一巴掌给拍死算了,省的少操心,可那是自己闺女,哪里舍得下手,现在就好了,读书多了,年龄大了,也懂事了。所以呢,你也别着急,以后慢慢会好的。你放心,在我那住着可以的,你们啊,暂时别见面,冷静下来再说?!?br />
    李和没接他的话,却是在闷头看自己的报纸,突然笑着道,“这个新闻看了没有?”

    于德华摇摇头,“没注意看?!?br />
    李和把报纸递给于德华,“帮我捐100万给李先生?!?br />
    “李广耀以个人名义起诉纽约时报?”于德华不解,“这个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李和道,“因为我同样看这些报纸不爽,有人要烧火,我加点油就是了?!?br />
    “我跟新加坡那边并不是太熟?!庇诘禄∩?,“人家不一定接受这个好意?!?br />
    李家坡的李家是不可能缺钱的。

    李和想了想,“让郭小姐出面吧?!?br />
    虽然郭冬云从来没有具体说过自己的家世,但是据李和猜测,绝对是东南亚显赫的华人家族,绝对不是什么小门小户。

    老五坐在人行道的长椅上,望着远方,眼神极淡极淡,淡到没有任何的情绪,让人几乎察觉不到她的存在感。偏偏,她却又有着一张极出色的容貌,让路过的人,都忍不住要驻足回眸,无法忽略她的存在。

    手中拿着一块面包,似乎没有朝它咬上一口的意愿,就只是拿着。

    “喂,你不是说饿吗,吃点东西呗?!迸员呋褂幸桓龆谭⑴⒆?,和老五的年龄差不多,她居然也傻傻地浪费半小时陪老五发呆。

    “小玲,你吃吧?!崩衔逵职衙姘莞⒆?。

    “我不吃啊,你吃吧。有咩事?我都不知道你烦恼什么,你大佬这么有钱,我们羡慕不来的?!毙×崽究谄?,“要不回家吧,你天天住在别人家,也不是太好吧?!?br />
    老五朝她翻了个白眼,“哎,你不懂,总之是衰到贴地?!?br />
    小玲不服气的道,“什么我不懂,天地有正气,无钱无天理?!?br />
    “我想嘎?跟你说不明白?!崩衔寤故潜徽饩浠岸盒α?,“三姑六婆啊你?!?br />
    “那,会开玩笑就是没事喽!”小玲搂着老五的脖子道,“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br />
    “知道不当讲就别讲喽?!?br />
    “好心着雷劈?!毙×峄故羌绦?,“我爸妈都是辛辛苦苦,搵食艰难,一家人住着鸽子笼,我大佬呢,更没本事,你见过的啊,油麻地混的扑街,早晚让人给砍死啊,哪里像你大佬那么能耐,住着千尺的海景大宅,你自己都有自己的屋子,都不知道我有多嫉妒啊。所以呢,我们这种人只能努力读书,进了拔萃女校,自己给自己挣钱程啊,你呢,家里有钱,轻轻松松进了,还不知道珍惜?!?br />
    “对不起啊,小玲,你从来都没说过?!崩衔宓妥磐?,这是她第一次听最相好的朋友说心里话,在她的印象中,小玲向来是开朗的很。

    小玲笑着道,“没事啊,我没抱怨啊,天生庸材亦有用,捱你唔死一世穷,早就习惯了?!?br />
    “哈哈...”老五再次不厚道的笑了,“其实呢,我倒是羡慕你呢,你哥哥很宠你的,从来都不凶你,你父母对你也很好的。我爸爸你见过的,从来都不管我的。我们家呢,是该管我的不管,不该管我的偏偏喜欢多事?!?br />
    、

    小玲道,“只要我大佬给我钱,我宁愿他天天骂我呢!光说好话有什么用?!?br />
    老五摇摇头,“我家里呢,从记事起家里就很穷的,天天都是吃玉米糊,看你这样子,就知道没吃过的喽。后来我哥做生意喽,家里才好起来的,后来她就把我送到香港来读书,那话我不会说广东话,有人喊我北姑啊,心里很难受的,恨不得杀人哦。他又不理解我,一不合他心思,就会骂我喽,我又不是傻子,被骂了还不还口。就像这样子,很容易吵起来的?!?br />
    小玲睁大眼睛道,“你大佬到底有多少钱???”

    “也是我大侄子操心,跟我没关系,我不操这份闲心?!?br />
    小玲央求道,“说说呗,我很好奇的?!?br />
    老五无奈的道,“我真不知道,反正应该很有钱吧?!?br />
    “跟李超人比起来呢?”

    老五不确定的道,“大概是我哥吧,我有一阶段无意间听他们聊天,好像找我哥借钱吧?!?br />
    “你吹吧,李超人找你哥借钱,那是香港首富?!毙×嵊械悴恍?。

    “我又没让你信?!崩衔逅档男牟辉谘?,“你现在别和我提他,提起来我就烦?!?br />
    “你等你哥来和你道歉,然后接你回家?”

    “做梦,他不可能道歉的。他这个人向来独断,他就认为自己说的都是对的,向来很少听讲别人意见的?!崩衔搴攘艘Я艘豢诿姘?,漫不经心的道,“我也不想回去,回去他要送我去新加坡读书?!?br />
    “真的?”小玲的眼睛发亮。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心灾乐祸?”

    “你真运气,我想出国都没机会?!毙×岱炊玖丝谄?。

    老五不屑的道,“想去你去喽?!?br />
    “我爸妈要是有钱,自然不用说,可惜没钱哦。我在读书的学费,他们都费力气了。其实,这么好的机会,你不该拒绝的?!?br />
    老五道,“我要是出国了,以后就看不见你了,你舍得我???咱们姐妹的感情这么好?!?br />
    小玲站起身,伸了伸腰,“又不是一辈子不见面,出去读几年书而已,何况,你是读预科,你大佬再捐点钱,你可以直接读大学的,哪里还能像我们这样熬夜苦读赶会考?!?br />
    老五只是勉强的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