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她越说越激动,之后又委屈的哭起来。

    她18了,已经不小了,是个有尊严的人,独立的,她也需要尊重。

    是的,她承认,没有李老二她就没有今天的生活,可是这不代表她什么都要听李老二的。

    他李老二打着‘为你好’的旗帜,肆意践踏她的尊严,有站在她的角度考虑过吗?

    在从未试图尊重她所喜欢的时候,李老二便将他所认知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强加给她,她不乐意!

    他没有权力对她人的生活指指点点,无论他李老二的的身份是什么。

    如果紧紧因为李老二给了她良好优渥的生活,她为此而妥协,这并非出于宽容和谅解,而是出于懦弱和**。

    她才不想像她哥哥李隆那样,看到李老二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没出息!

    何芳想不到老五对李和有这么大的怨念,赶紧又拿了纸巾给她擦脸,道,“兄妹嘛,有什么不能说的是不是?就事论事来说,这一次你哥生气是应该的,你跟嫂子说,你哥那个男孩子交往多久了,我不会和你哥说的?!?br />
    “我和他没有关系??!只是普通的同学而已!”老五见何芳不信,有点着急的道,“同学之间逛街怎么了?何况我本来是和小玲一起逛街的,她临时有事先走了,我恰巧遇到我这个同学,就在一起逛逛了?!?br />
    “那就好?!焙畏妓淙换故遣恍?,但是还是点点头。两个人都牵手走路了,哪里能是普通关系,“走吧,去吃点饭吧?!?br />
    老五摇摇头,“我不想看到他?!?br />
    何芳笑着道,“他一早就出去了,还没回来,看不到的?!?br />
    “嗯?!崩衔逯站炕故浅隽朔棵?。

    王玉兰把一早就温好的老母鸡汤给闺女端了出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害怕说多了又招小闺女恼。

    杨家一家人从汤家回来了,随同的还有汤老头的儿子汤振邦。

    李梅在跟前,王玉兰终于找到了交心的对象,把李梅拉到厨房里,老五的事情说了一通。

    两个媳妇虽然都是不差的,可是论贴心的还是大闺女??!

    至于两个儿子,向来是独断专行,根本商量不来。

    而李兆坤,她是更不用指望,向来能和她好生言语的只有一个大姑娘。

    李梅问,“二和打她了?”

    王玉兰摇摇头,“没打就闹这样了,要是打了还得了?!?br />
    李梅道,“她也不算小,不能再那么惯着,不要说她这年龄了,我十二三岁那会,是不是地里家里一把掐了?她现在别说拿针,就是衣服还要让你们洗。这以后找人家,人家还说咱教的不好呢?!?br />
    “哎,她天天上学,哪里有功夫学这学那的,这会跟你以前能一样嘛?!蓖跤窭加惺焙蛞彩瞧男」肱嘁坏?,舍不得她做一点家务的。

    再说,现在家里条件好了,学那些家务也没有用处。

    李梅果断的道,“那你管不了,就让二和管,你也别心疼你闺女,这丫头的性子是得磨磨,不然以后还得了?!?br />
    娘俩絮絮叨叨的聊了一上午。

    李和拎着一桶小黄鱼进厨房的时候,娘俩才想起来午饭还没有做。

    老五看见李和冷哼一声,把头扭过去,不打算再搭理他。

    李和道,“别给我哼哼唧唧,下午去跟于德华把签证办了?!?br />
    李隆道,“哥,真送她出国???”

    “我不出国!”老五横眉冷对。

    “不好意思,你说了不算,你要是有本事给我考上香港的大学,我一点意见都没有,还少操心?!崩詈偷奶群芗峋?。

    老五反驳道,“你怎么就认定我考不上大学的?”

    “你自己什么成绩,心里没数?还要我多说什么,就没见你一门成绩拿过A的,要点脸行不行?我要是你,都不如死了算了!”

    这话也是气急了说的,李和说完才感觉说的重了。

    可是不这么说,他撒不了火气??!

    每次看到老五的成绩单,他的心脏病都要出来了,见过差的,就没见过这么差的,何况还是出在他们家里。

    成绩差也就算了,居然还敢没脸没皮的去搞早恋!

    “你这死孩子怎么说话呢?!蓖跤窭计穆裨沽艘幌吕詈?。

    “好??!你想我死是吧!我就死给你看??!”老五哭着跑出去了。

    “小琴?!蓖跤窭嫉谝桓鲈诤竺孀?。

    “这死丫头?!崩盥〉热艘哺厦υ诤竺孀?。

    古小华还在一旁发呆,李和朝他吼道,“傻站着干嘛,去给我追回来?!?br />
    然后气急败坏的坐在沙发上点着一根烟。

    抬头发现汤老头的儿子汤振邦还在一边坐着,他尴尬的笑着道,“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br />
    汤振邦道,“不用客气,清官难断家务事,都有难念经的经,不用太在意?!?br />
    李和递过去一根烟,“汤先生在哪里高就?”

    “第一劝业银行?!?br />
    李和夸赞道,“不错,这是大银行?!?br />
    虽然日苯经济已经进入低迷期,但是日苯第一劝业银行任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商业银行。

    汤振邦摇摇头,“这两年日苯经济低迷,直接影响到了我们香港分行的业务,美国万国宝通银行有后来居上之势?!?br />
    李和对送茶过来的阿姨说,“姜姐,你去烧饭吧,中午留汤先生在这里吃饭?!?br />
    汤振邦摆摆手道,“不用这么客气,我把我姑姑送到这里就是完成任务了?!?br />
    “别这么客气?!崩詈桶岩酒鹄吹奶勒癜畎聪?,“不喝醉不准走?!?br />
    两个人就这么继续聊着,古小华在门口站了一会,又进来道,“送到于先生家里了?!?br />
    “一个老太太给她添麻烦干嘛?”

    于家于德华不在家,只有一个于老太太在家。

    古小华道,“她不愿意回来。于太太和她女儿都从加拿大回来了,于先生也在家?!?br />
    李和道,“那就更不能在那了,像什么样子?!?br />
    “又没去别人家,我留着她的,你这做哥哥的一点都不能让着点?!庇诶咸糇殴照冉菥桶牙詈脱党饬艘槐?。

    “麻烦你了,婶子,你坐?!崩詈驼酒鹄锤梦恢?。

    于老太太笑着道,“我不坐了,我怕小华这孩子说不清楚,特意来告诉你一声,省的担心。在我那没事,她和我孙女又不是聊不来,两个人作伴也是好的,我就让她在我住一阶段,等她想清楚了,我再送她回来?!?br />
    “她婶子,真的不好意思了?!蓖跤窭荚谝慌砸沧笥也皇?。

    于老太太笑着道,“你拿小五的几件衣服给我,就给带回去?!?br />
    “那就麻烦了?!蓖跤窭几厦θナ帐袄衔宓囊路チ?。

    李和没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