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啊,就惯着你妈吧?!焙畏家彩俏弈?,对于这个婆婆,她总共也是不好多说。

    同时将心比心的来说,李和对她老娘,包括她弟弟都是真心实意,简直说不出一点错处来,甚至对她家里亲戚也是非常的有担当,她姑姑上次生病也是李和千里迢迢回乡给处理的,这些都让她非常的感动。

    所以,此时,她也没有理由不包容王玉兰。

    李和洗完澡,发现吵架的声音越来越大。

    他没办法,再次下楼进了李隆的屋里,“去把梅子拉回来吧,再吵就过了?!?br />
    李隆向来很听哥哥的话,到院子里要把段梅拉回屋里,段梅哪里是这么轻易好惹的,对着李隆喊道,“你们娘俩都欺侮我是吧!那不是你儿子,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瞧瞧那耳后根的疤,那得出多少血啊?!?br />
    “俺能天天把孩子提在腰上啊,啊,你说,两个孩子从生出来,俺给你少带一天了??!”王玉兰说话总少不了泪水。

    段梅还要说话,李和给慌忙止住,“梅子,你不睡,孩子还要睡觉呢,别吵了,有事明天再说,趁着你们有功夫,明天就带孩子出去玩玩?!?br />
    “行了,行了,睡觉吧,别再把孩子吵醒?!焙畏家埠屠盥∫黄鸢讯蚊吠平宋堇?。

    段梅不再吭声,怎么说这里是大伯子的家里,这个面子她是要给到的。而且大伯子两口子对她们不差,这些年要不是大伯子帮衬,哪里有她们现在的日子,从内心来说,她也不愿意恼了大伯子。

    “你也睡吧?!崩詈陀职淹跤窭几寤亓宋堇?。

    第二天一早,何芳开车带着段梅一家子和几个孩子逛街去了。

    李和起床后也是接近中午,一口气扒了好几碗粥。

    “李老板,下午还去哪?”董浩也跟着吃了不少粥,他看李和使劲吃那么多粥,他了解李和的习惯,知道这挨近午饭点吃这么多,中午饭肯定没多少指望了,所以他也跟着吃了两碗,不少他这膀大腰粗的可扛不住饿。

    “江保健来电话没有?”对AMC汽车公司的收购计划,是李和眼前最关心的问题。

    董浩摇摇头,“没有,一有消息,我会通知你?!?br />
    “去电影公司?!崩詈拖美热┝瞬簧俚焙炫?。

    虽然他没有贼心,同时又没贼胆,但是他养眼向来都是光明正大的。

    而且这些花枝招展的姑娘们,都是想着法子恭维他,也是极大的满足他的虚荣心。

    男人从表面上来说,都把对潘金莲的同款表示鄙视,但是骨子里大都喜欢潘金莲。

    好色的自然属性无法泯灭,许多人除了脸上不露形色外,内心里也还完全是只“猴子”。

    他亲自开车,带着张兵和董浩出门了。

    车子汇入繁华的商业街,就没有那么好走了,车流很大,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坐在副驾驶上的张兵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见没有引起李和的注意,又重重的咳嗽了好几下。

    “生病了就去看医生,别传染给我?!崩詈拖悠目戳艘谎壅疟谎?。

    “不是...:”

    “那是什么?”

    “你看那边呗?!闭疟米懦底油O碌幕?,低着头朝着前面路边的一广告牌指过去。

    李和一看,蹭的一下,血冲上脑门,推开了车门,从车上下来朝着广告牌冲过去。

    “喂...”张兵也急着跟着下车,对董浩道,“你看着车,我去?!?br />
    董浩根本不给回应,直接追着李和过去,张兵只得自己看着车,朝着李和的方向望过去。

    李和已经朝着那个背影挥过去了拳头,然后听见了老五的尖叫声。

    后面的车子已经在使命的按喇叭,张兵没法再继续看,把车子往前面挪了挪,找了个空隙停下来。

    等他找到李和,一个年轻人在旁边擦着鼻血,惊恐的看着李和,而老五也在朝着李和大叫,“李二和,你太野蛮了?!?br />
    “我野蛮!”李和的肺都气炸了,“总比你在大街上跟人拉拉扯扯的好啊?!?br />
    “Howard,你没事吧?!崩衔寤琶Φ哪米胖浇砀歉瞿泻⒆硬帘茄?。

    “没事?!蹦歉瞿泻⒆用仆凡磷约旱谋茄?,而不敢看李和。

    李和看到这一幕更加的生气了,冲着丁世平和张兵吼,

    “你们两个愣着干么事,给我拉回家?!?br />
    张兵和董浩互相望一眼,很是犹豫。

    “你们不动是吧,我自己来?!崩詈蜕锨白约豪±衔宓母觳?,就要给拖走。

    老五使劲的要甩开李和的胳膊,可是哪里是李和的对手,“我报警了??!”

    李和发狠的指着那个男孩子道,“你要是再闹,你信不信我现在还把他揍一顿?!?br />
    “你!”老五气的嘴唇发紫,跺着脚就走。

    “车在这里?!闭疟泵ε艿角懊娲?。

    李和对着那个男孩子道,“我说话从来不说第二遍,离我妹妹远一点,否则有你好看?!?br />
    在那一刻,他没法保持冷静,他也想做个文明人,事实上证明,他做不到,那一刻血气上涌,他还是动手了。

    说完不顾旁边路人的眼神,寒着脸转身就走了。

    去电影公司的计划是泡汤了,还是直接回家。

    王玉兰等人也逛街回来了,看到老五两眼通红的回来,后面还跟着满脸气的通红的李和,非常的不解。

    何芳问老五,“这是怎么了这是!”

    老五胸口一起一伏的抽噎着对李和喊道,“李老二,你别什么都想管着我!别以为你是老大,我就怕你!”

    王玉兰道,“哎,你俩这又是磨什么牙啊?!?br />
    何芳气的一拍李和,“你就不能让着点?!?br />
    “我让着她?再让着她,还不把我吃了?!崩詈秃茸∫莸睦衔?,“给我站住,我就明着告诉你,趁着给我断掉那点念头?!?br />
    “野蛮人!”老五还是哭着跑进了屋里。

    “这到底是怎么了啊,这是?!蓖跤窭几鸥勺偶?。

    李和没搭理老娘,直接给郭冬云挂了电话。

    “郭小姐,还得麻烦你,帮我办理一下新加坡的入学手续,对,对,是我家小妹妹。恩,谢谢了,尽快?!?br />
    “什么,你要老五送到新加坡?”何芳也跟着惊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李和气氛到这个地步。

    李和也没理何芳,又给于德华打了电话,“对,对,我昨天就回来了,帮我把老五的护照办好,尽快,谢谢?!?br />
    也再管满屋人的疑惑,拿起小马扎和渔具钓鱼去了。

    张兵要跟着李和走,却被何芳喊住,简单的说了一下。

    何芳听完苦笑,“这是早恋?”

    王玉兰也叫道,“和个男孩子在马路上拉手?要不要脸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