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命啊,都是命啊,菩萨保佑着呢,要不然咱不能就这么遇见了?!?br />
    “你嫂子没能来,要不然也能见见,晚上啊,这不妨,晚上你到我那里去,都去,都去?!碧览贤犯咝说暮?。

    “好,好,俺就去看看嫂子?!毖罾咸挥幸坏憔芫囊馑?。

    “你嫂子啊这人挺好,我从部队里出来,年岁也不小了,好不容易找着你嫂子这么个,所以我家大儿子不比学文大几岁,你嫂子现在还在带孙子呢。两个孩子都挺争气,大的在银行上班,小闺女在美国读书?!碧览贤芬灿兴挡痪〉慕景?,烟裹着火,火裹着烟,烟灰忽高忽低。

    “好,好的很?!毖罾咸挥形绺绺咝说姆?,好歹她老汤家没有断更,“爹妈要是知道肯定能高兴呢?!?br />
    一提起爹妈,眼泪刚刚干的汤老头,再一次湿润,“谁能想到这一走就是这么多年啊,我去读书的时候,娘哄我说,去读几年书就回来。是啊,我书都读完了,可这一辈子就没再回去过。对不起他们啊,实在对不起他们啊?!?br />
    兄妹俩再次抱头痛哭。

    汤老头让李和一家子也跟着一起去,李和拒绝了,不想耽误这对兄妹叙旧。

    他在旁边也是感慨万千,本来汤老头和李老头两个人有拐着弯的瓜葛,就让他目瞪口呆了,想不到眼前既然能和杨老太还是亲兄妹,这个世界果真是很奇妙的。

    如果没有他的重生,这兄妹俩是一辈子不得相见的,特殊的年代造成了人们的分离,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夫妻不能相见,母子不能相见,父子不能相认。

    这几年,他从香港机场出发,转机队伍排了很长。这些人离家时都是那么的青春年少、意气风发,而此时,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满头华发,一脸风霜。

    但没办法改变过去。

    他从地下室拿出来几瓶酒全部给杨学文带着,虽然是相认的亲戚,可是空着手也不好。

    杨学文没拒绝,这附近空旷的很,想找个买东西的商店都没有,再说香港他本就不熟悉,出去他都不知道往哪里买。

    李和让丁世平开车送这一家子过去了。

    “这他娘的真是绝了?!崩钫桌ひ簿哉馕疵馓珊狭?,待他们走后,也是不停的感叹。

    “也太巧了?!蓖跤窭家苍缇涂吹媚康煽诖?。

    “大黄呢?”李和回来只看到了阿旺和从美国空运回来的杜高犬,但是不曾见到大黄,要是以往他回来,是必定要扑到他身上的。他虽然疑惑,但是一直都没来得及问。

    王玉兰道,“埋了?!?br />
    “大黄死了?”李和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死的时候就剩下骨头了,在大门口卧了两天,也不回笼子,什么都不吃?!崩钫桌つ训玫纳烁械?,“我就拿了铁锹给埋到树根底下了?!?br />
    李和心里是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叹口气就上楼了。

    从回来到现在,未曾休息过,又喝了一点酒,浑身正是发软的时候,连澡都懒得洗,准备直接上床睡觉。

    “洗个澡再睡?!昂畏际遣荒芡獾?。

    “媳妇,好媳妇,让我好好睡一觉?!崩詈痛蛩蓝疾幌朐倨鹄?。

    “哎,你干什么?!焙畏急焕詈偷氖植?,想使劲挣脱。

    “别走了?!焙畏疾徽跬鸦购?,一挣脱就使得李和心猿意马,浑身充满了力气,有了征服的**。

    但是,何芳正顺从了,事后李和又后悔了,洗完澡躺在床上,整个人成了一滩烂泥。才晓得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果然可以腰上仗剑斩莽夫。

    一觉醒来,已经是太阳落山。

    他坐在门槛上,就那样冷眼看着老五缠着李隆,一会又是给递烟,一会又是给倒茶,无事献殷勤,肯定没好事。

    李隆倒是一副受宠若惊,悄悄的对李和道,“哥,她不能真懂事了吗?我这鸡皮疙瘩都起来了?!?br />
    这绝对不是他认识的妹子。

    李和哼了一声道,“人家对你这么好,你就能忍心拒绝?等着吧?!?br />
    “三哥,来,茶烫,你慢着点?!崩衔宕┳乓患跷瞥纳?,牛仔短裤,殷勤的给李隆端上了茶,对李和视而不见。

    “妹子,有啥事,你说行不行?”李隆有点心慌。

    “你是我哥,我对你好不是应该的嘛?!崩衔逅档暮芪?,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哥,你喝吧,我不渴?!崩盥∫巡韪詈?,这么一会,他已经喝了五六杯茶了,实在是喝不下去了。

    “谢了,妹子的一番心意,你不要辜负了。我可喝不起,还是喝自己的?!崩詈托γ忻械亩似鹱约旱牟韬?,慢慢的啜起来。

    李隆被老五笑嘻嘻的眼神盯得发毛,只得闷头喝茶。

    老五回堂屋又从李兆坤的烟盒里掏出来一根烟,给李隆送过去。

    李兆坤心疼闺女忙前忙后,很诚恳的道,“闺女,你累不累?”

    老五反问,“干嘛?”

    “你嫂子管着钱呢?!崩钫桌ひ挥锏闫浦氐?。

    这傻闺女看不透,他实在不忍心看着闺女再白忙活,讨好的对象都能找错了,这也是没谁了!

    他不禁感叹,他这么一个聪明人,怎么会有这么糊涂蛋子的闺女!

    还是他的种吗!

    “??!”老五当场愣了,用怀疑的眼神向李隆望去。

    李隆诚恳的点了点头。

    李和直接一口茶笑喷了。

    取笑道,“白忙了吧?”

    “要你管!”老五气的瞪了一眼李和,愤恨的一跺脚,夺了李隆手里的茶壶,“喝那么多,也不怕撑坏了!”

    “我招谁惹谁了....”李隆没想到老五变脸这么快...

    不过这才是他亲妹子。

    “站住?!崩詈秃茸∫雒诺睦衔?,“这都几点了,还往哪去?”

    “要你管?!崩衔寤故峭芬膊换氐耐竺趴谧?。

    “会考再不及格,我能扒了你的皮?!崩詈统潘谋秤巴?。

    老五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和无奈,他还是准备有时间去学??纯?,老五成绩的底细,他是有必要知道的,如果实在不行,也是要送到新加坡读大学的。

    早走比晚走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