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是的?!甭ǖ愕阃?,“哥,你放心,要是不出差错,这个行业每年都有20%以上的增长,虽然大家生活水平的提高,都是很舍得花钱的?!?br />
    李和笑着道,“你自己看着办,我不管,心里有数就好?!?br />
    小威道,“哥,我们明天就回国,你跟着我们一起回去吗?”

    李和摇摇头,“你们先回去吧,我要转道一趟香港,之后才回去?!?br />
    爹妈还有几个孩子都在香港呢,心里有牵挂,还是想去看一看。

    另外,他已经给何芳打了电话,全家去香港汇合,反正李览已经放假,算是一同度假。

    小威道,“那我们就走了?!?br />
    李和突然道,“你跟富贵到底怎么样?这么一个好姑娘不能辜负了,去过她家里没有?老是这样吊着也不好吧,你们年龄也都不算小,该怎么办就怎么办?!?br />
    小威笑呵呵的道,“都忙着呢,她也才22,她自己都不着急?!?br />
    李和板着脸道,“别跟我嬉皮笑脸的,也别嫌弃我啰嗦,感情总归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插不了手,也没资格管,但是我要说,这是个好姑娘,能娶着了,你江家的祖坟都是冒青烟,别不知足。要是能成就定了,不能成别再耽误人家。这丫头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是拿她当妹妹的,从我第一次认识她,人就这么高,瘦的很,吃了不少苦,硬是熬出来的,我不想看她感情再受什么挫折?!?br />
    他也不知道杨富贵哪知眼睛有问题,能看得上小威这种吊儿郎当的。

    难道真的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哥,我向你保证,一定好好待她?!?br />
    “向我保证有个屁用,过日子的是你们自己,我不插手,只是提醒一下你,少做些不靠谱的事情,多大了,要上点心了?!崩詈陀旨绦?,“你自己爹妈什么性子,你自己清楚,结婚后你们小俩口不要在家里搅一个锅,自己过自己的小日子去?!?br />
    “我清楚?!毙⊥桓液屠詈退邓致栌械憧床簧涎罡还?,他这些年水涨船高,行情不错,连他父母找给他选择对象的眼光都不自觉的拔高了。

    如果儿子没有工作,只是个小个体户,他们还能凑合着找一个乡下的丫头,那叫没办法。

    可是眼前,儿子风生水起,人模人样,他们不禁起了大心思,找个乡下姑娘,注定要让左邻右舍笑话死的,你有能耐,你怎么找个乡下的姑娘?

    他们给儿子中意的对象也许是医生,也许是教师,最起码要是一个乖巧可人的护士吧。

    有钱的乡下丫头,还是乡下丫头,要是真娶了,人家还指不定说他们这家子贪图钱呢,他们是差钱的人家吗?

    小威等人已经回国,李和正准备往硅谷一带转转,丁世平已经传来何芳到达香港的消息。

    李和果断的选择回香港,什么都拦不住他要走的心思。

    伊万诺夫和巴芙拉把李和送上飞机,飞机起飞的那一刻,两个人喜极而泣。

    一个可以继续轮换着尝试不同的姑娘,一个可以继续不停的买买买。

    丁世平和喇叭全来接机,李和笑着问道,“没发生什么事吧?”

    丁世平笑着道,“事情倒是没有,李隆两口子,还有你大姐两口子,哦,对了,还有杨老太太也来了?!?br />
    “什么时候?那老太太身体本来就不好,能撑得???”

    丁世平道,“前天,来的时候可不是睡了一天,不怎么精神?!?br />
    李隆和段梅都来了,但是都在对着李柯发愁。

    因为闺女不会说话了,说啥她都听得懂,但是回应的不是粤语就是英语,两口子就听不懂,苦恼坏了。

    李隆在段梅的拾掇下,鼓起勇气对李和道,“要不我把她带回去吧,这不会说话可咋整?!?br />
    闺女说话,当妈的却听不懂,这个问题在段梅看来非常的严重。

    却不禁把王玉兰老俩口给埋怨上,让她们带孩子,结果把孩子给整的不会说话,这算怎么回事?

    王玉兰也委屈,孩子一天24小时,有一大半的时间是在学校,能让她听得懂已经是不容易了。

    何况李柯也不是不会说,只是偶尔用老家话词不达意,就自动切换到其它语言模式,何况在学校说土话是要被人笑话的,从骨子里来说,她是不愿意说。

    关键是来的时候年龄太小了。

    李沛和杨淮就没有这个问题,两个人不但窜个子了,还长的白白净净,一口老家话还是溜溜的。

    李柯眼珠子眨巴眨巴,水汪汪的,一看就知道是不愿意回老家的。

    李和一看就明了,笑着道,“和你闺女商量,她要是愿意就行,我是一点意见都没有?!?br />
    段梅一听这话,心肝肉的哄了一上午,不但没有效果,还把小丫头的眼泪水给整出来了,意思很明确,不愿意回老家。

    小丫头已经熟悉了这里的一切,这里才是她的家,有她的同学和朋友,家乡对她来说一个陌生的词汇。

    杨淮和李沛却在一旁听的心动,都嚷着要回家。

    “回去也好,回去俺照样带孩子?!蓖跤窭荚谝蔡母咝?,孙子要是回去,她也能跟着回去,在这里连个唠嗑的人都没有,她早就觉得不耐烦了。

    李兆坤同样是如此,手里的钱,不说有大把,可也不少,他这些年都是可劲攒着的,就等着回乡风光了。

    李隆把儿子往一边拨拉,“一边玩去,没你事?!?br />
    儿子在这边过得怎么样,他是看在眼里的,总比回乡强多了。

    李和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到底是做的对还是做的错,不过想想,总需要时间去证明。

    他丢根烟给杨学文,“你跟万良友做木材做的怎么样?”

    杨学文道,“还成,我俩今年也没少收,红木,紫檀一大堆,参考都快堆不下了。他脑子比我活多了,倒是他照应我?!?br />
    “那就好?!崩詈托ψ盼室慌缘难罾咸?,“婶子,来还习惯吧,当这里是自己家,不用客气?!?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