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刘大伟就是再傻,这个时候也明白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有点慌张,不敢面对郑社长那张越来越阴沉的脸。

    “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万无一失吗?怎么都要退广告了?”郑社长以自己一向良好的修养压住了往脑子直窜的怒气。

    这些都是国内众所周知的大品牌和大的厂商,它们拥有最好的带动作用,一旦大厂商在他们这里做广告了,小厂商自然会尾随。

    这样他们才能有源源不断的广告收入,而广告收入已经占了报社九成,他们之所以这么热衷于炒话题,就是因为有良好的社会反响,可以带动报纸的销量,从而再带动广告的收入。

    “社长,当务之急咱们是不是要查查是什么原因?!毙《旁谝槐咚盗艘痪湔返姆匣?。

    刘大伟小心翼翼的道,“社长,我问了大通家具城的葛总,他说我们得罪了人?!?br />
    郑社长皱着眉头问,“得罪了谁?”

    刘大伟硬着头皮道,“他没说,我不知道?!?、

    “没说?”郑社长嘭嗵一拍桌子,“没说,你不会问??!”

    近乎是怒吼了。

    如果没有广告的收入,他们这样的周报基本很难存活。

    旁边的人不想触霉头,一律的开始不吭声,低着头静静的坐在会议室里。

    这个时候,发行部的孙阳的电话也响了,一接过来就不淡定了。

    “汪厂长,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郑社长侧着耳朵在一边听。

    “孙经理,真要说声抱歉,我们今年的任务真的是太紧,你那边的我真顾不来,我的建议是你们赶紧重新找下一家?!倍苑剿祷八淙豢推?,可是语气不容拒绝。

    “合约可是五年??!你们这样可是违约,要赔钱的??!”孙阳急了,这一时半会到哪里去找印刷单位去!

    “赔钱?哎呦喂,孙总,我可不是吓大的?!倍苑秸獯魏敛豢推牡?,“有能耐就去告去吧,老子还真不伺候你了?!?br />
    “汪厂长...喂...汪厂长...”及至听不见对方的声音后,孙阳才气呼呼的骂了一句王八蛋。

    “怎么?他们说不印就不印了?”郑社长的脸色已经非常不好看了。

    “这个我真不清楚?!彼镅舻牧成缓每?,他还要继续说话,电话再次想起来,“喂,牛厂长?!?br />
    “喂,小孙,跟你商量个事?!倍苑剿祷暗纳舴浅5奈潞?。

    “牛厂长有话你直说?!彼镅粲辛瞬缓玫脑じ?。

    “这阶段啊,我们厂里的设备老化的很快,你清楚的,我们这几年都在做扩产能的建设,厂房要扩,设备要换,千头万绪啊,所以你们单位的印刷活我是真接不了了?!?br />
    “别啊...”孙阳看了一眼郑社长,咬牙道,“牛厂长,有话好说,我们是周报,本就没多少印刷量,你给通融通融,你说多少价,我们加价!”

    “哟,这还真不是钱的事情?!倍苑降挠锲廊徊ɡ讲痪?,温言道,“这次是没办法,我们确实是一时调整不过来,你看这样行不行,过阶段吧,等我这边安置好,我们还是有机会合作的?!?br />
    “牛厂长,你让我死个明白行不行?”孙阳感受到了牛厂长言语里的决绝,看来是怎么说都没用了,但是是一定打听清楚为什么不愿意给他们继续印刷了。

    “出来做生意嘛,自然要一团和气,和气生财,吵吵闹闹的谁都不能好?!?br />
    “是,是,牛厂长你说的对,麻烦你告诉我个实情,我们现在这里也是一头雾水呢,不知道和谁伤了和气呢?!?br />
    “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br />
    “一大早的你们就把人家挂头条上,人家当然跟你恼火?!迸3Сげ患辈换旱牡?,“人家是拐着弯找你们麻烦呢,向阳地产、地大集团、金鹿集团、远大集团都给我打电话了..小孙啊...你们的底气真足,得罪一家你们都不容易活,还得罪了这么多?!?br />
    “什么?”孙阳直接呆住了,急忙道,“我们都没和这些单位打过交道,怎么可能得罪他们,报纸你们手头有,你可以看得到啊,我们揭露的是和霞家具厂和爱军鞋厂这两家无良厂商,根本就没有得罪过向阳地产、地大集团、金鹿集团、远大集团、宝马集团?!?br />
    旁边听着的人都惊呆了!

    他们得作多大死,才能得罪这么多的集团公司??!

    都是做报业的,当然是自誉为消息灵通,向阳地产、宝马集团、地大集团,财大气粗,国内影响力非同一般,只要有足够的话题,足够的销量,他们倒是可以拔拔胡须。

    但是对于金鹿集团和远大集团这样的港资企业,属于重点招商引资项目,其掌舵人也是政府树立的爱国港商典范,影响力巨大,报社是不敢随便撩拨的。

    刘大伟提着电话从走道回到了会议室,对郑社长道,“我问了好多人,有的说是和霞家具厂传出来的话,有的说的是京美电器传的话,有的说是有色金属总公司,还有四季百货、极地印刷、四海酒店....”

    他一口气爆出来一大串的单位。

    “这么多?”郑社长的眉头拧的更深了,“他李和有这么大的能量?”

    他犹自不相信。

    “而且...”

    “而且什么?”郑社长不高兴的道,“直接说?!?br />
    刘大伟道,“大通家具城的葛总说向阳地产的付彪已经放话要砸了咱们报社,打断所有人的的腿?!?br />
    郑社长冷哼道,“砸了咱们报社?谁给的他胆子!我们怎么说也是国营事业单位!”

    啪啦一声!

    报社的窗户玻璃毫无征兆的碎了。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正当刘大伟在郑社长的示意下壮着胆子,顺着碎玻璃往窗外张望,一团黑色的不明物质带着冲天的臭气朝他铺面而来。

    他避让都来不及,就被浇的满身都是。

    “大粪!”高个子的女孩子捂着鼻子惊叫了一声。

    会议室里的人一下子跑了个精光。

    “欺人太甚!”郑社长怒气更加的盛,他指着刘大伟道,“还在那站着干嘛,赶紧去洗洗!”

    他越想越气,一回到办公室,就拨起来桌子的座机。

    “喂,赵书记,你好,你好?!?br />
    “老郑?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话直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北怀莆允榧堑娜嗽诘缁袄锼祷耙埠芩嬉?。

    “我跟你打听个事情,爱军鞋厂的李和你是认识的吧?”

    “李和?认识是认识,不过不是爱军鞋厂的,爱军鞋厂的经理是李爱军,也是认识的,对越反击战的英雄,现在也是创业英雄,有名的纳税大户,是市里树立的典型。怎么你有事?”

    郑社长勉强笑道,“我们因为报道爱军鞋厂的不法和不道德行为而遭到了打击报复,就在刚才,我们报社的玻璃都被人给打碎了,还被泼了大粪。赵书记,麻烦你想个办法,这口气不出了,我哪里还有脸哦?!?br />
    “昏招?!闭允榧撬档恼抖そ靥?。

    “这帮人简直就是流氓??!”

    “我说的是你,你出的是昏招。你想想,人家光捐资助学就有八个亿了,得有多大家底的人能敢这么干?”赵书记想了想道,“你们怎么会招上他们的?!?br />
    “实事求是是我们报社一向的原则?!?br />
    “少扯犊子,这人你们是惹不起。你想想之前的邱书记,跟你处的也不错吧,人家怎么说不在位就不在位了?要不然我今天能坐在这个位置,有机会让你找我办事?”

    郑社长道,“他只是个私营业主,还是靠投机倒把起家的!”

    赵书记突然冷冷道,“老郑啊,我是看在咱们多年的交情份上,才和你说这么多的,要是别人和我说这话,我直接撂电话。明白着告诉你,个体户是影响不了政治??尚∑酵驹谀忝悄戏教富昂芮宄核炊愿母?,就让谁睡觉去好了。改革就是要开放,要开放就是要出口,出口了就有外汇。这李和是实打实的出口和外汇功臣?!?br />
    “谢谢你了,赵书记?!敝I绯び衅蘖Φ墓伊说缁?。

    看着乱糟糟的办公室,心里泛起一股莫名的心酸。

    “社长,深发银行刚刚拒了我们的贷款,怎么办?”高个子女孩子看着发呆的社长问。

    虽然这两年报社的收入增加的很快,但是资金远远不能满足于报社强烈扩展的需求,要增加发行范围,就要增加印点,同时还要扩充采编的队伍,光是车辆、摄像器材这一项的资金,就是个不得了的数字。

    “怎么办?”郑社长望着天花板,好一半会都没有给出具体的答案。

    李和这一刻对所有的事情都一无所知,想不到人在美国坐着都能招出来这么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

    吴波在李和的支持下顺利拿到了温格公司的印刷机械厂,自此极地印刷多出了五十多项专利技术和一大批在印刷行业浸淫多年的研发团队,最重要的是他拿到了中国人不具备的双面印刷技术,这一项技术一直都是被日、德、美三国所垄断的。

    至此他就一个劲的扎身于温格尔印刷厂的车间里。

    李和也看不到他人了。

    他想见的人见不到,不想见的人却一个劲的想到他跟前凑,小威、卢波自然是想见李和。

    而李和自然是不想见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