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她没细看,只是又掀开其它版面。

    其他人看周萍也是气的嘴唇发紫,也是跟着拿了一份报纸过来。

    这次都仔细的看了,大家才发现矛头无疑都是指向李和的。

    标题都是诸如:“血汗工厂”的“血汗”神话,谁才是血汗工厂的真正受益者,为什么社会财富被无良的企业家抢走了。

    “怎么还把我给捎带上了?”李爱军也跟着气笑了,因为报纸全篇点名骂的人就有他

    不过重点批判的是李和及其以李和为首的利益集团,金鹿纺织、爱军鞋厂、和霞家具厂统统被骂了一遍。

    记者卧底在李和投资的爱军鞋厂,指出工作环境差、劳动强度大。

    “以计件工资为主,工人要想多赚钱就得按计件合约加班加点,促使工人延长工时...”

    “宿舍的条件非常的差,那些床位非常陈旧,铁床,生锈的,重一点的人说不定就能把床睡塌了。宿舍只有两个电风扇,还属于罢工的状态。夏天非常炎热,根本睡不着觉。每层只有一个公用的卫生间和冲凉房?!?br />
    “工厂是家庭式的作坊生长起来的,在最初的这种作坊里面,条件只有更恶劣,现在开平治的“老板”李爱军,就是靠剥削起家的....”

    “这不仅让农民工等群体的尊严受损,也无异于扇向相关部门的一个响亮耳光?;蛐?,是时候让这些无良者付出代价了...岂容无良企业招摇过市?!?br />
    “招用童工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不能允许的。但是,近几年来,不少地区特别是沿海和边远地区一些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擅自招用未满十六周岁的儿童、少年....”

    “为了攫取高额利润,除了采用各种手段凶狠地剥削成年工人外,还大量招收童工,进行更加残酷、野蛮的剥削压榨...”

    “毋庸讳言,现今就是一个物欲横流金钱至上,享乐为主的消费型社会,理想沦丧、道德解体,对金钱的关心远远大于对精神的关怀社会,利益的驱使下什么坏事都有人做,风气就是被这类企业给败坏的...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是如何面对这个信仰缺失的时代?!?br />
    “中国工人的劳动权益和生命权愈加没有保障,而中国人也在这样的自我作贱中愈发没有尊严,愈发不被人尊重...”

    “李和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依靠挖社会主义的墙角起家的,钻改革空子,破坏社会主义计划经济.....”

    “现在的劳动制度和相关部门的松怠造就了民营企业的肆无忌惮的剥削,和以前的地主老财有什么区别呢....”

    李爱军无奈苦笑,工人是辛苦,可是他自己又何尝不辛苦,当时条件不好,刚起步的时候他也是和家人亲属们一起,没日没夜地干着脏活累活。

    这篇报道有真有假,有一点说的是他无可反驳的,就是他确实是使用了童工,只是他们这帮人身上没有文艺青年的皮,也不是假学究,早就学会用一双医生的眼睛看世界,拒绝童工只是假惺惺的仁慈罢了,最大的善意是给这些孩子提供工作机会和生活来源。

    这些孩子已经失去了读书的机会,小小年纪已经在承担生活的责任,甚至他们这点收入会是一家子主要的经济来源,如果把他们赶回落后的农村,等待着的只有贫困,甚至流离失所、乞讨为生,也失去“干中学”的机会。

    再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十四五岁的孩子也不算小了,一旦下学,都是种田耙地的劳动力,过早的成熟,过早的忙于生计,这都是贫穷倒逼的。

    苏明也把报纸翻了一遍,笑着道,“李哥的身份除了圈子这些人估计也没几个人知道,也就只能逮着你们你家使劲骂?!?br />
    他想不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不开眼敢和李和闹腾。

    李和的新闻虽然热闹过一阵,可是扒拉出来的都是服装纺织厂、家具厂和鞋厂,统计出来了十几亿人民币的产值,惊讶于李和资产的庞大,给李和冠了个亿万富豪的名头,然后重点报道了李和捐资助学的义举,近8亿的捐款数量,在当时引起了一阵轰动。

    不过这些也只是李和产业中的九牛一毛,不要说那些记者,即使是他们这些亲近人,都不一定具体清楚李和到底有多少产业。

    虽然只统计出来十几亿的资产,可依然是中国民营经济第一人,除了荣家这样的老牌大亨能在明面上压他一头。

    寿山也被周萍从外间的大厅喊了进来,他戴上老花镜,也砸吧砸吧嘴,对苏明道,“你和平松也出去躲几天,卢波在美国暂时就让他别回来?!?br />
    苏明摇摇头,笑着道,“没那么夸张,咱们以前虽然也做过倒卖的事情,可李和管得严,咱们也没人找谁买过批条,报纸上都是些捕风捉影的事?!?br />
    寿山道,“还是小心点好啊,你们是没吃过亏啊?!?br />
    付霞道,“如果真有事,能往哪里跑?”

    寿山也是一愣,想想也对,只是道,“那就不要通知小李吧,这点小事咱们自己看着处理吧。这家报纸绝对不能让他们好过了!”

    人越老,胆子越小,这话是不假,可是他寿老板也是有脾气的,也不是软柿子可以随意捏。

    “这份报纸是周报,在全国有四十万份左右的发行量,属于自办发行,主要在沿海的各大城市的报停零售?!甭夼嘀沼谟辛瞬寤暗幕?。

    八十年代末期以后,全国自办发行的浪潮正在兴起,4000多家报刊社中已有300多家报刊中止邮发,自办发行,特别是周报一类的报纸,基本都是自办发行。

    付霞沉吟了一下道,“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这件事的影响减到最小,大家统计一下在各地的分公司和经销商吧,把今天发行的报纸都买下来?!?br />
    众人都没有意见,也觉得合情合理,即使当期的报纸全部买下来,也没多少钱。

    既然商量好了,各自就拿起电话开始安排手下的人去行事。

    这一天,最高兴的就是报停的老板,因为南方报卖断货了。

    付彪给工地工人全部放了假,只要识字的,就全部出去买报纸,上百个工人坐着出租车穿梭在花都、深圳的大街小巷,看到报停就下车。

    工人们自然高兴,平常工地忙,根本没闲暇出来,这次不但能拿着几百块钱车费出来逛,还照样有工资拿,甚至要是买的报纸多,还有奖励拿,天下再也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事情了。

    当然,虽然拿了出租车费,可是没几个人真的出租车的,大部分都是坐着公交车的,这样几百块钱都能落自己手里了。

    于德华和沈道如接了平松的电话,也是生气,最气的还是于德华,报纸上虽然没有指着他的名字骂,可是金鹿纺织毕竟是他的产业。

    他大手一挥,金鹿集团的百十号行政人员包括业务员也是被他赶了出去,下了死令,要是市面上还有一张南方报,他们这些人就不用回来了!

    寿山和黄国俊的动静弄的最大,四海饭店在全国27个城市有31家分店,而京美电器在全国11个城市有45家直营店,基本都覆盖了南方报的发行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