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omnitel电信公司向克莱斯勒提交了收购旗下AMC全部资产的保密提议,并向克莱斯勒提供了一亿美金的债务人融资。

    谈判的进度比李和想象的慢,因为不但克莱斯勒有条件,他也有要求。

    克莱斯勒要求李和继承AMC所有的债务,但是自AMC和克莱斯勒合并后,双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债务根本不能剥离干净,李和完全有可能是在替克莱斯勒还债。

    而且,可能还有许多的潜在负债,比如员工养老金和医疗费有,或者产品保修费用。

    不过最后,李和还是承担了部分债务,而拒绝承担员工的养老金和医疗费用,他没有给美国人民养老的道理。

    虽然JEEP品牌要回来的可能性不大,但李和还是尝试着加入了谈判条约中,并且要求接管北汽吉普,到时候他可以一切并入宝马汽车集团。

    如果不是因为担心美国的政治因素和金融管制,他直接就把克莱斯勒给买了,至于价格……

    已经不是他考虑地问题了。

    可是毕竟不现实,钱付了,美国政府不批准,也没办法。

    不过,这也不代表他什么都不做,他还是很任性的以11亿美金透过omnitel电信从塞浦路斯投资集团购进了克莱斯勒7%的股权,一举成为克莱斯勒第九大股东。

    相对于全资收购,股权投资就降低了交易的阻力。、

    见识到omnitel电信财大气粗的本色后,克莱斯勒谈判的积极性空前的提高,甚至主动在jeep品牌上松了口,他们原本指望这个品牌在军方拿到订单的,但是事实上证明,他们想多了,军方连一个大子都不给他们!

    现在他们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加价!

    加钱?

    不就是钱嘛!

    向来不差钱的李老二不顾贝那蒂等人的惊愕,同意了!

    “李先生,那是十亿??!”贝那蒂是个典型的意大利老头,不高的个子,西装革履,一双精致的意大利皮鞋,多毛的手李和都有点嫌弃。他早就见识过李和的财大气粗,可是这次不一样,这次几乎是势在必得,差别只在于时间早晚而已。

    李和笑了笑,“让他们拿全驱轿车技术来,值这个价格!”

    全驱动汽车由于前后轴转速等信息技术分别对前后轴驱动力进行控制和分配,使其达到更好的防滑能力和稳定的行驶体验,同时确保良好加速度,全驱动汽车由早期70年代优先运用到越野车的开发运用,基本全世界各大汽车公司都有这方面的研发。

    对发达国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さ淖ɡ图际?,但中国没有这个技术,他收购的拉脱维亚Dartz汽车没这个技术,高尔基动力厂没这个技术,罗马尼亚阿罗汽车没有这个技术,这个技术的重要性自不必说。

    不过,李和最看重的还是AMC工厂的后轮驱动车款的组装车间和数据库,汽车的每一项零部件都需要有一个庞大的数据库,比如随着汽车工业的发展及轿车国产化程度的提高,车企在开发中会遇到各种汽车用金属材料的选材及失效问题,这就需要用到数据库,一方面为车辆前期开发过程中的分析用材料基础数据,例如材料的基本力学曲线及性能参数,硬度、屈服强度、抗拉强度、延伸率等;

    另一方面为车辆开发和后期质量控制过程中的零件失效的实际测试数据。

    这些都不是自己短时间就能自己建起来的,在以往真的没地方买,现在有机会当然要买。

    什么?

    你北汽要和我合作研发?

    想都不用想!

    不管是先前的AMC,还是后来的克莱斯勒都拒绝的毫不犹豫,能卖零件给你组装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

    黄炳新和潘友林已经带着庞大的代表团来到了美国,包括小威和黄国玉、卢波也来了,从助理、秘书到翻译,浩浩荡荡的百十人,将与巴克莱银行、贝尔斯登展开合作谈判。

    一听代表团里面有央视的随行记者,李和没搭理他们的打算,这也太招摇了,直接让他们事情处理完协助贝那蒂与克莱斯勒的谈判。

    黄炳新、潘友林及其贝那蒂的意见都是一致的,在AMC的收购上能少花钱就少花钱,在这个问题上,他们违背了李和速战速决的意思,能尽量拖延就拖延,能压价就压价,可谓是寸步不让。

    李和正在花园里逗弄着伊万诺夫的阿拉斯加犬,佣人送来了当期的杂志。

    杂志封面的人,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差点以为看错了,他把杂志朝向向伊万诺夫,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伊万诺夫笑着道,“是的,他是马蒂奇。他现在是南联盟解放军的领导人?!?br />
    “什么?解放军?”李和觉得这个一点都不好笑,他的记忆里,除了有科索沃解放军,根本不存在什么南联盟解放军,天知道马蒂奇是不是受了丁世平和兰世芳等人的影响,“现在应该正和克族和穆族打的不可开交吧?”

    因为马蒂奇的原因,他时常也是不自觉的看着一些关于波黑地区的新闻,塞族、穆族、克族、甚至还有什么南斯拉夫人民军闹的正不可开交,萨拉热窝果然是火药桶。

    江保健道,“他们在波黑境内成立了波黑塞族共和国,他是实权人物,说话很有分量?!?br />
    伊万诺夫道,“李先生,他跟我说,你有用得着他的地方可以尽管吩咐?!?br />
    李和摆摆手,“不用?!?br />
    和一个军阀兼毒品贩子打交道,对他没有什么好处。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你们也不准见,听见没有?”

    伊万诺夫自然是点点头,他也不傻。

    马蒂奇现在被称为杀人不眨眼的战争贩子,甚至被许多国际机构认为他犯有战争罪,要把他送到国际法庭审判。

    所以伊万诺夫也知,私交归私交,但是还是离得远一点好。

    噗通一声,巴芙拉披着湿漉漉的柔顺长发从水里露出来了头。

    小妖精!

    妈的!

    李和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