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克林顿就职的日期日益临近,美国的气氛陡然不一样了,每天报纸上都是各种关于华盛顿未来政策走向,甚至中国人的报纸也在分析克林顿政府的对华政策。

    1992年从序幕拉开到帷幕落下,13个月的美国总统大选新闻迭出:苏努努风波、聪格斯昙花一现、克林顿与妻子的感情纠葛、亿万富翁佩罗冲击波,一直到克林顿在天昏地暗的争斗中..

    不过最后还是克林顿胜出,把老布什给掀翻在地,同时也推翻了压在头上12年之久的共和党这座大山。

    只是这一切都与李和无关,在贝尔斯登主席凯恩的宴会上,他见到了克林顿。

    这是一场在庄园里举办的超大豪华宴会,来的人很多,但是大多数是莺莺燕燕。

    众星捧月的场景,尊重极其热烈的掌声,让克林顿兴奋的讲了一个多小时。

    “我们在无与伦比的繁荣中成长,继承了一个仍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经济,但是,商业失败、工资停滞、不平等加剧,以及我们自己的人民四分五裂,削弱了这个经济.....”

    他需要取得大亨们的支持。

    美国体系更多依靠的是交易,而非选举,一个人头攒动的集市。

    美国总统是个高危职业,克林顿之前的41任总统,有9位遭遇过刺杀,有4个是当场宕机的,不远的说,里根在1981年刚就任一个月,即被杀手近距离开枪射击,子弹离心脏只差一毫米,命大的里根从死亡线上被抢救回来。

    凶手被鉴定为“有精神问题”,被无罪释放。

    有阴谋还是没阴谋,就不是普通人所能知晓的了。

    华尔街的大亨们和垄断寡头很现实,他们只在乎在国会的永久影响力,只在乎美联储的态度,他们惧怕的对象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国内税务局。

    尽管美国的执法机构中,FBI和CIA名声在外,但真正不可撼动的执法机构其实是IRS。

    都有自己的武装了,你怕不怕?

    文的武的,都斗不过IRS。

    你敢横,分分钟钟冻结你账户!

    美国电影里常说你有权保持沉默,但在纳税的问题上,如果你逃税,你是没有沉默权的。

    IRS名义上隶属于美国财政部,但是实际上不怎么鸟美国财政部,天大地大,大不过国税局。

    在李和看来,这完全是一个奇葩的存在。

    绚丽的灯光,柔和的音乐,激动的演讲,莺莺燕燕都与李和无关,他在一个只有少数人的会议室里与凯恩达成了协议,他代表京美电器联手贝尔斯登旗下的贝尔斯登商业银行成立一只5亿美元的中国投资基金,这是不同寻常的合作项目的一部分。

    贝尔斯登打算将美国模式搬到中国,投资中国的零售企业。

    在地域上,除经济已经起步的中国沿海城市以外,该基金还将关东亚、东南亚一二线城市。

    基金的每笔投资金额都会在5000万美元左右。

    李和同时看中贝尔斯登在美国高档百货领域的运营经验,像Balducci、Stuart Weitzman鞋业和Vitamin Shoppe项目,做的非常不错,他也代表四季百货与其达成了战略结盟,将分批派遣团队来美国接受培训。

    在这场宴会上,他把伊万诺夫带了出来,被在场的所有人默认为他在美国的利益代言人。

    伊万诺夫这么个粗犷的汉子,激动的一晚上没睡得着觉,这代表着他真正的进入了美国的上层。

    他徘徊在李和房间的门口,手举在半空,想敲门但是又犹豫着要不要敲门。

    “你在干嘛?”江保健从隔壁的房间出来。

    “江先生?!币镣蚺捣蛎腿槐幌帕艘惶?,见是江保健才道,“你还没睡?”

    又不自觉的从口袋里掏出雪茄,点上了。

    “你找李先生?”

    “是...哦,不是...”伊万诺夫一会点头一会摆手,显然有点慌张。

    江保健歪着脖子看着他,“这什么毛???”

    显然不是他认识的伊万诺夫。

    伊万诺夫少有的害羞道,“我只是想对李先生说声谢谢,没什么?!?br />
    “就这?”江保健有点不信。

    “是的,谢谢李先生给我机会?!币镣蚺捣蛏钗豢谄?,“你知道的,在潘松和万良友先生雇佣我之前,我只是一个退伍之后流落在远东的无业游民,真的,我自己都没想到,我能走到眼前的这一步,这一切,像是腾云驾雾?!?br />
    他现在是白俄罗斯有数的顶尖富豪,是总统府的座上宾,可以谈笑风生,他现在受万人敬仰,他不但是东欧有名的大地主,也是纽约数得着的地产大亨。

    “我会转告李先生?!苯=⌒ψ排呐囊镣蚺捣虻募绨?,他理解伊万诺夫的感受,因为他自己都是这种感觉,甚至这种感悟比伊万诺夫要深的多。

    他自己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再普通不过的从农村孩子,别说放在人群里看不到他,感觉把他自己一个人放在广场上也没人会注意到,普通的走他自己的每一个路程,普通的做每一个事情,随波逐流...

    一步一个脚印熬到大学,熬到毕业分配,进了本省最后的红星厂,最后又公派出国,这都是值得骄傲的。

    他原本最大的期望就是回国之后可以彻底稳定下来,单位分个房子,娶个老婆,生个孩子,一个月拿个百十块钱,相对于在鄂北大山里刨食的父老乡亲,甚至同龄人都要强上百倍的。

    这就是他认为的人生最大赢家。

    开始的接触潘松和万良友、兰世芳等人,只是为了勤工俭学,只是为了混个补贴,哪里能做其它想,就是给他一个月1000块,他也想回国端他的铁饭碗。

    但是,直到他遇到李和,一起纵横捭阖,他才真正的感受到财富的力量,所以当李和跟他说让他留下来帮忙的时候,他才答应留下来帮忙。

    只是没有想到,李和会这么的重用于他,在前苏联的大部分产业都归他管控,至于像波罗的海船运、高尔基动力厂、达美银行、别捷列夫半导体、达美航空,虽然不是他管理,他是他有强大的监督权,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及至他现在回乡,上到省里,下到县里,都对他殷勤之至。

    这个时候,他才有一种人生没白活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