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租那么好的车出来撑场面,摆给谁看呢?

    因此无心搭理,当下只顾吃自己的,但是耳朵也没放下听陈硕和李和说话。

    陈硕疑惑的道,“贝尔斯等登这个名字挺熟悉的,好像在哪里见过?!?br />
    他是个理工宅,对金融和商业上的事情显得很陌生。

    自己家男人榆木疙瘩,赵美心忍不住白眼道,“离我们餐馆不远,证交所大厦旁边就是贝尔斯登总部大楼,你说你有没有见过?”

    “哎,瞧我这记性?!背滤兑慌哪源?,这才想起来,把一碗汤喝完,用餐巾擦了下嘴,继续问道,“你小子混的不错啊,这样的大亨都能接触的上?!?br />
    李和道,“你也知道,现在什么都在寻求出口,我也做点外贸,自然也接触的上?!?br />
    “你现在做什么,还是在做生意?”陈硕对李和的生意也是知道的了了,想当年这一批同学中,李和是有钱的,大钱不一定有,小钱是从来没见他断过。

    李和不在意的笑笑,“我啊,你还不晓得,大名堂没有,就是混着吧?!?br />
    他真不想炫耀什么,否则什么都能变质,这点同学情也就没了。

    “幻影都开上了?”陈硕调戏道,“这还叫没什么名堂,哄着我玩呢?!?br />
    李和指着伊万诺夫道,“我早就说过是朋友的车,瞧见那大胡子没有?车子是他的,我现在就住在他那里?!?br />
    这个说的是实话,他李老二最贵的一辆车也就是沃尔沃,在香港是有几辆上档次的豪车,可是都是挂在于德华金鹿集团名下的。

    “那你朋友真够有钱的,我那车跟他的车比起来,连零头都不够?!背滤段匏降男π?,又问吴波,“你小子我知道是不错的,老蒋和我说,你们那个喷码机在美国搞的很有气势,叫什么牌子?”

    吴波道,“极地印刷?!?br />
    “英文名是不是叫por?”

    吴波点点头,“没错,难不成你还见过?”

    陈硕笑着道,“还真见过,你们搞的那个喷码机在底特律会展中心做过广告吧?我上次去参加一个会议,见过一次,你不说,我还真想不起来,底特律会展中心正对面,还是中英文双标识,一般中餐馆才有双语,科技公司基本没有,我还疑心是不是内地来的公司,没想到会是你们。那个位置我记得很清楚,以前是富乐施乐的,我还诧异呢,哪家公司能把他们的位置给挤掉了,一年没几百万不行吧?”

    吴波苦笑道,“哪里能做一年,也就展会那么几天,不过是不少花钱,就那么五六天要十几万?!?br />
    他想着都有点心痛。

    陈硕拍拍他肩膀,“你小子是发了?!?br />
    吴波瞥了一眼李和,见他在偷笑,心里有气,套用李和的口头禅道,“我是在替无良老板打工啊,不要拿社会主义的老板不当资本家,剥削起来可狠?!?br />
    “来喝啊?!崩詈托ψ啪倨鹁票?,不想让他们俩就这个话题继续扯下去。

    喝到半途,他不想再喝,这种蛋奶酒实在是索然无味,便起身招呼服务员埋单,在这种私人聚会场合,伊万诺夫等人自然分得轻重,是不敢张扬给他买单的。

    “你干嘛呢?!背滤栋牙詈桶聪?,坚决要自己付款。

    赵美心无意间看到了李和从口袋掏出的银行卡,接着又定睛瞄了瞄,黑色的银行卡,她压根没见过,估摸着李和就是虚情假意的客气一下。

    “别,跟我计较这个没有意思了?!崩詈褪谴蚨ㄗ⒁獠蝗贸滤冻哉飧隹髁?,他这媳妇实在是不能吃亏的主,不能留这个把柄,好像是故意来蹭饭似得。

    现在出门虽然一样不带钱,但是银行卡都是随身装的,走到哪里刷就是了,他现在银行卡好几张,且都是来美国之后,人家给办理的。

    在国内,他连张银行卡都没,只有储蓄存折,还在何芳手里管着。

    “老陈,你们都是同学,人家的好意你也别辜负,百十块钱争来争去,让人看笑话是不是?”赵美心心里更加的不屑,觉得李和虚荣的也是没完没了的,因此忍不住出声,要看着李和刷卡,刷不了才叫下不来台呢。

    李和趁着陈硕犯愣的功夫,直接丢给了服务员。

    等收银员拉完卡,把小票给李和签字的时候,陈硕才反应过来,无奈的坐下,“你这样真没意思了?!?br />
    赵美心特意看了小票,账号很短,而且是超短,她没来得及细数到底是几位,她自小跟着父母做餐饮几十年,耳濡目染,自然接触过有钱的客人,可是拥有这种卡号的就没几个人,都是非富即贵的。

    这个世界变化的就这么快了?

    她只听说这两年内地发展的快,可是没有想到居然什么时候也有这么有钱的人了?

    李和笑着道,“我请你吃顿饭还能怎么的了?!?br />
    把卡放进口袋,感觉有什么东西,一掏出来,居然还有一点现钞,让他很意外,看了看在旁边闷头吸果汁的孩子,笑着道,“来,叔叔来之前也没给你带什么礼物,拿去买糖吃?!?br />
    还是国内的那些老礼,礼不能废。

    陈硕急了,把钱从孩子手里夺过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这是?!?br />
    他见吴波也要掏钱,赶忙也给拦住,“再这样我就急了啊?!?br />
    李和道,“别管什么意思,我两个孩子呢,你以后能少的了了?将来随便意思意思就行了?!?br />
    他拒绝接回钱。

    吴波也把钱塞给了孩子,“别以为能占便宜,哈哈?!?br />
    “这多不好意思?!闭悦佬淖焐险饷此?,但是眼睛还是朝那两沓子钱放了光,大概估摸了下,怎么也有七八千。至于回礼?那就是笑话,她们以后回国不回国,都是未可知呢!

    一行人出了饭店,在门口告别。

    赵美心又有了新的发现,李和所谓的朋友,俨然都是以他马首是瞻,她看那一圈老外对着李和都是恭恭敬敬,这让她李和又有点好奇了。

    她看着远去的豪华车队,拱了拱陈硕的胳膊,“你觉得你这同学是不是真的有钱?”

    陈硕叹口气道,“谁知道呢,只是照顾咱们面子而已,没多说,肯定是不会差的。你说你什么时候上礼给过那么多的,他们是眼睛都不带眨眼的啊?!?br />
    “还真是?!闭悦佬娜峡傻牡愕阃?,“你以后多跟他们联系联系?!?br />
    陈硕没好气的道,“那你还这种态度?”

    赵美心委屈的道,“谁知道是不是来打秋风的?”

    “哎,跟你说不通?!背滤独鸷⒆泳蜕狭顺?。

    赵美心悻悻得跺了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