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美国,会发现,麦当劳肯德基的汉堡和薯条真的已经涵盖了美国菜一半的内容,另一半是三明治和沙拉,但是也不怕单调,有别的国家的菜来凑,中国菜,日本菜,韩国菜,泰国菜,墨西哥,法国,意大利。

    虽然都不地道,但是也极大丰富了美国人民的菜篮子,有点可圈可点之处。

    李和等人刚找好地方坐下,伊万诺夫一帮人也随后跟进来,在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来。

    赵美心对着伊万诺夫这十几个人注视着,再看看李和,又感觉他们相互间好像互不认识。

    陈硕把自己儿子拉到椅子上,不准他乱跑,然后从服务员手里接过菜单递给李和,“看看想吃什么?!?br />
    李和刚翻开一页,菜单没有图片,但每道菜后面都会将成分和制作方式写得很清楚。然后手摆的和拨浪鼓一样,“别为难我这样的土老帽?!?br />
    很可悲,他不会点西餐,光看菜单就够他糊涂,因为也涉及到专有词汇,就像一些科技词汇一样,他这种英语流利的人也得查字典。

    Ham他看一眼知道是香肠,后面冷不丁又出现一个Salami,不都是香肠吗?

    jalapenos?

    不认识。

    犯难,什么鬼东西。

    中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千个常用底层词汇,何况汉字字库已经被国标固定,所以国民无法造新字,最多是老字新义:比如囧字的新生。完全可以望文生义,有新的事物出现,用合适的词组就能表达出来,汉字连在一起都能认识,但是英语就不一样,大部分情况下都得造个新词出来,这是英语最大的问题,也是这种语言显得很“笨”的地方,词汇的记忆量太大。

    当然,没有优劣。

    陈硕再递给吴波,吴波随意点了个凉拌猪皮和烤鸡翅,又转手给旁边的美心,”嫂子,你点,我们都不怎么会点?!?br />
    赵美心拿过菜单,从头翻到尾,依次也点了三四道。

    陈硕问,”喝什么?“

    赵美心皱着眉头道,“你别喝,要开车,别拿我和孩子的命开玩笑?!?br />
    陈硕道,“你开车就是了,我少喝一点?!?br />
    “对,老陈,你别喝,开车确实不能喝?!蔽吮鹑思彝サ陌捕ㄍ沤?,李和只能是附和,老话说的好,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李和高兴不高兴也就这么一会,陈硕高兴就成。

    最主要的是从本质上来讲,就是看和尚好欺负,因为他是吃素的。

    “咱们喝蛋奶酒?!俺滤恫还苏悦佬牡陌滓?,还是坚持要来了酒,”只有十度,喝着不晕头?!?br />
    吴波先举杯道,”为了咱们十年第一次相聚干杯?!?br />
    三个人同时举起杯子。

    李和端起来,白白的,粘稠的很,感觉就是牛奶,入口后酒味也不浓。

    陈硕指着吴波道,”你小子还有脸说,来美国这么长时间也没打招呼?”

    “主要是太忙,每次来去匆匆,你看,我早就要来你号码了,都没时间打?!蔽獠ㄐ睦锏故乔煨颐挥心敲丛缌党滤?,要不然还不被他媳妇白眼给羞愧死。

    “你和赵青在一起了?”陈硕从服务员手里接过给老婆孩子点的水果杯。

    吴波好奇的道,“你怎么知道?”

    陈硕没好奇的道,“我联系方式你从哪里来的?”

    吴波脱口道,“蒋爱国啊?!?br />
    陈硕笑着道,“那不就得了?!?br />
    吴波懊恼的道,“真是个大嘴巴子?!?br />
    陈硕不屑的道,“你那点破心思,学校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当你能瞒得住谁?”

    “去去,去....你那会....“

    “这个我知道....他那会整天不着调的想做个作家,不过呢,梦想是好的,现实很残酷?!靶铱骼詈头从?,急忙的插话,要不然两口子能当面打起来。

    他能说陈硕这货为了追中文系的女生,整天装文艺青年吗?

    甚至没事就喜欢到女生宿舍蹲点。

    装着装着,倒是真的变成了文艺青年,没事就喜欢写点豆腐块。

    陈硕送了一口气,冲着吴波瞪了一眼,同李和举杯笑着道,”哎,还是小李子你理解我,哥啥都不说了,一切都在不言中?!?br />
    赵美心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突然一反常态,笑嘻嘻的给吴波夹了块小卷饼,笑着问,“吴先生,我们老陈可是花心,估计上学的时候没少招惹女孩子吧?“

    陈硕急着要说话,却被赵美心一个凌厉的眼色瞄的不敢说话。

    吴波也不傻,刚才只是情急,现在反应过来,才笑着道,”那不能,不要说他,就是我们整个班里都没几个谈恋爱的,学业压力太大?!?br />
    赵美心正要说话,董浩却出现在身后。

    李和问,”有事?“

    董浩把手提电话递给李和,”吴小姐的电话?!?br />
    ”喂?“李和听出了老五的哭腔。

    ”哥,我的摩托车坏了?!?br />
    ”谁啊?!?br />
    ”哥,是我,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你有几个妹妹??!”

    “你谁?”李和生气了。

    “哥!”老五又加重了哭腔。

    “想骗我钱?”

    没门!

    李和直接挂了电话。

    他上次一时心软,同意了老五玩机车,但是现在又有点后悔,机车坏了,更符合他心思。

    刚把电话交到董浩手里,电话又响了,李和以为又是老五,摆摆手道,“直接挂了?!?br />
    但董浩刚挂了,电话又响,接着摁,还响,翻来覆去五六次,他只得接了,不过明显不是老五,对方虽然是个女生,可是英语,他只得又交给江保健。

    不一会儿,江保健走到李和的跟前道,“贝尔斯登主席凯恩先生的秘书打电话过来,说凯恩先生约你去钓鱼?!?br />
    “凯恩?“贝尔斯登的主席凯恩,李和只在巴克莱主席迪塞尔的宴会上见过一面,双方并没有过多的交集。但是他想了想还是点点头,”明天吧?!?br />
    毕竟是美国第五大投行的掌门人,面子是要给的。

    赵美心在旁边听得半信半疑。

    贝尔斯登主席约一个小年轻吃饭?

    还是一个中国人?

    华人中间除了王安这样的商业大亨,谁还能有这个面子!

    她不禁冷哼一声,看看江保健一行人,再看看李和,派头是有点大,但是未免太虚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