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最好的时候遇到你,是我的运气??上颐皇奔淞?。想想说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啊?!?br />
    低声自言自语,然后泯然一笑,就又回到沙发上,拿起公文包,从里面抽出一大摞的文件,埋头开始工作。

    就算她的答案是错误的,那也是她认真思考过以后得出的结论。

    李和与汪雨分开后没有去医院,直接回到了住宿的地方。

    他没有住在酒店,而是和董浩等人住在了伊万诺夫的家。

    纽约是最负盛名的超级大都会,汇集了众多的梦幻豪宅,从曼哈顿cbd到汉普顿海滩,从顶层公寓到海滨庄园,每一套都是售价不菲,但是全球的顶级富豪们依然趋之若鹜。

    但是最土豪的行为还是买庄园,对美国上流社会的人来说,没一套庄园,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富豪。

    东汉普顿到南汉普顿更是庄园林立,众多的超级富豪都把家安排在这一带,交通工具基本都是直升飞机。

    李和初来的时候,也被震撼了一把,马场,泳池,私人高尔夫球场都是最基本的标配,颇有一种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之感。

    不过最令他震撼的是这价格,像顶层豪宅,便宜点的只有五六十万,而庄园贵点的也才二三百万美金,简直便宜的不要不要的!

    所以入住伊万诺夫家之后,他第一件事是就是要求伊万诺夫买,买,买,一口气从顶层公寓到联排别墅、再到庄园,买下二十七套。

    连5000万美金都没用完。

    他就是坐等升值,眼前这样的庄园放个十年二十年,光是一套都不会低于5000万。这样抄底地产的行为虽然很没什么出息,但是这和捡钱没什么区别了,他没有理由不整,不捡白不捡。

    5000万不多,但是伊万诺夫却被李和的行为吓了一跳,他是辛辛苦苦搞楼盘开发,就是为了卖房,哪里还有买房子的道理。

    不过接下来让他更心惊胆寒的是李和要求他在东海岸大规模的收购物业!

    他当准备据理力争的时候,在嗓子眼里的话被李和一个冷笑给憋回去了,他只有执行的份,李和向来只看结果。

    伊万诺夫的庄园,上千亩的面积,除了佣人和管家,一直也就一个巴芙拉住着。

    李和住了几天,觉得很惬意,他娘的比他还会享受。他当即也要求把他买在附近的庄园也收拾一下,他有时间也可以带老婆孩子过来度假。

    他刚准备在泳池泡一会,散散酒劲,就听到了旁边的喝彩声。

    转回头一看,董浩和伊万诺夫两个人较量上了。

    伊万诺夫人高马大,光着膀子,露出满身横肉,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而董浩只是捋气袖子,把鞋给脱了,摆了个起手式的架子。

    李和也兴致勃勃的在一旁看起来,他也不晓得,这俩活宝从见面就有点不对眼,总想找着机会灭对方威风。但是他还是倾向于董浩能赢,因为伊万诺夫的实力也就比张兵这些人强一些,而在丁世平和万良友手里都扛不住,而丁世平又亲口承认自己不如董浩。

    根据这样的代换关系,李和想当然的认为董浩能灭了伊万诺夫,伊万诺夫这家伙也是纯粹找虐。

    伊万诺夫纵声长吼,身形一展,脚蹬地借力,紧握拳头直接往董浩欺去。

    董浩一矮身,一个横扫踢过去,不等伊万诺夫摇摇晃晃的反应过来,接着又是一个腾空飞踢,伊万诺夫被踢的后退几步才站稳脚跟。

    伊万诺夫脸上无光,又是一声怒吼,也用大脚板子朝董浩过去。

    董浩身子一让,顺手抓起他的手臂,一缩一圈,不给他向外逆翻的机会,膝盖顶在他的后腰上,径直的把他压在地上。

    干脆利落。

    被压在地上脸着地的伊万诺夫无论怎么使劲都无法从地上爬起来,气的脸煞白。

    李和一脸懵逼,伊万诺夫这货这也太不中用,这一个回合都没撑住,就被掀翻了。

    “这不是中国功夫,这是桑博!”伊万诺夫不服。

    江保健蹲在伊万诺夫的身前,抬起头笑着翻译给董浩听。

    董浩难得的笑意满满,道,“告诉他,这是中国太极功夫中的棚、捋、挤、按?!?br />
    江保健愣了愣,“棚、捋、挤、按”怎么翻译??!

    如果只是直译,根本表达不出原本的意思。

    最后他想了会,只得无奈的对伊万诺夫道,“哎,老伊,不管你信不信吧,这是中国功夫,中国的太极?!?br />
    伊万诺夫愤恨的起身,依然叫骂不休。

    一众人在旁边乐的哈哈大笑。

    吴波出院,李和把他接出来之后,方向也来了,不过身后带过来的一个人有点眼生。方向介绍说这是万向集团在美国分公司的总经理,李和同他握了个手,算是打完了招呼。

    同时感叹鲁万向的牛逼之处,一家民营企业在此时不但已经上市,而且已经进军海外市场,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影响,估计万向是第一个进军美国的民营企业。

    也有更早的进军美国和全球市场的民营企业,但是更多的都是通过国内进出口公司和海外代理,像鲁万向这种直接建立海外分公司的不多。

    李和等人在酒店摆了一桌,算是祝贺吴波健康出院,又是觥筹交错的一天。

    “我过几天就准备走了,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国?”

    吴波笑着道,“在美国公司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经手的,我要是走了还不得乱套,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吧,美国没你想的那么乱,要不然哪里有这么多人挤破脑袋想来?以后我会注意一点,你别这个表情啊,我说真的,要是回国,起码等我手头事情处理好?!?br />
    “行,我信你?!崩詈图岢?,也就没再多说,只是问道,“见过陈硕那家伙没有?”

    他想着好不容易来一趟美国,总要和老同学聚一聚。

    何况,之前他们还是一个寝室的,感情自不必说。

    十几年未见,说不想念都是假的,男人之间的基情,有时未必就比男女之间要弱。

    “就在长岛,联系方式我有,但是没见过?!蔽獠ɑ涣烁鍪娣淖?,靠在椅背上道,“听说结婚了,姑娘是她老乡,孩子都上小学了?!?br />
    “这小子不错的嘛?!崩詈兔幌氲匠滤毒尤慌茉诹怂撬腥说那懊?,不过说话来,这小子长的白白净净,又斯文秀气,嘴皮子又利索,没理由不着姑娘喜欢。

    他从吴波手里拿了陈硕的号码,拿着手提电话开始两遍都没打通,后来等到下晚的时候才打通。

    “喂?!?br />
    “找谁?”接电话的是个女人。

    “我找陈硕?!崩詈凸兰剖浅滤兜睦掀?,所以说话也是很客气。

    “找他有事吗?”女人接着问。

    “我是他同学,请问他在吗?”

    “老陈,有人找?!?br />
    李和听见电话那头的女人开始喊人。

    “喂,谁啊?!?br />
    “你说我是谁?”陈硕的声音很有特色,李和一听还没怎么变化,调笑道,“连哥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你是....”陈硕在电话里有点迟疑。

    “哎,我说,不能真记不住了吧?!崩詈筒桓咝说牡?,“仔细想想,这么磁性的声音有没有在哪里听过?”

    “嘿,给谁做哥呢!”陈硕终于反应过来,声音里隐隐有点激动,“小李子,你在哪呢?”

    “哈哈,我就在纽约!”李和很高兴陈硕能听出他的声音,“想不到吧!”

    “真是想不到你也能来纽约,你这是来求学还是有什么事没有?”

    “废话少说,我就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去你那搓一顿,行不行吧!”李和毫不客气。

    “没问题?!背滤兜?,“让我看看时间,哦,这周我要在实验室加班,下周,下周六,你看行不行?来我家,我把地址报给你....”

    李和正准备拿笔记地址,却又隐隐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不满的女声,“又是哪里来的巴子?!?br />
    “喂,喂,小李子,记好了没有?!背滤都詈兔欢擦?,赶紧询问。

    “哦,记住了,你放心,下周六不见不散?!?br />
    吴波见李和挂完电话之后有点不高兴,就问,“怎么了这是?刚刚还是兴奋的很?!?br />
    “选夫不好毁一生,娶妻不贤毁三代?!?br />
    “什么话呢,这是?!蔽獠ú唤?。

    “下周六再解?!崩詈湍米庞愀腿サ鲇?,留下一脸迷惑的吴波。

    李和不得不承认,纽约是钓鱼爱好者的天堂,长岛海峡和布洛克岛海峡交汇处的蒙托克拥有得天独厚的的地理条件,一年四季都有丰富的鱼获。

    唯一让他不满意的是,这里还是度假胜地,太过吵闹,大批的人聚集在这里参加盛大的游艇俱乐部派对,在海边冲浪,嬉戏声,尖叫声,音乐声交杂在一起。

    不过埋怨归埋怨,他也不愿意吃亏,成群结队的比基尼妹子,没少让他饱眼福,黑长腿,白长腿,前凸后凸,都是非常的有料,直恍人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