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误会,误会?!彼固股腿槐灰话亚苟プ?,吓得魂都没了,昂着头,身体后仰,双手举得高高,余光不经意间扫到江保健的时候,才大声的喊道,“江先生,我没别的意思,我想这肯定是误会?!?br />
    跟着她一同下来的女秘书也是吓得紧紧的捂住嘴,噎住了不敢说话,想叫而又不敢叫。

    江保健上前道,“你一路跟着我们?”

    脸色有点不好看。

    “江先生,能不能先把枪收起来?”斯坦森很不自在。

    “收起来?!苯=〕遄乓桓龅栋塘车愕阃?。刀疤脸很听话的放下来了枪,他也是白俄罗斯人,是跟着伊万诺夫一起来到美国的,对江保健自然也不陌生。

    “呼...”斯坦森松了一口长气,放下手整整衣服的下摆,才道,“我就是想知道你们住在哪里,你知道的,如果迪赛尔主席问到,我不知道情况,他会怪罪我的?!?br />
    “这是我的名片,随时可以打我电话,不要再鬼鬼祟祟?!苯=「昝?,又到李和身边说了几句。

    李和笑笑,浑不在意。

    吴波醒来是在第三天,当他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是一个人正坐在床头边抠脚丫子,还不时的往鼻子上耸。

    “小李子,你干嘛呢?”

    “嘿,醒了?”李和赶忙穿上拖鞋,要用手贴上他的额头试体温。

    “哎,离我远点?!蔽獠ǜ招牙疵皇裁戳ζ?,可是脑子清醒,不得不用劲喊。

    “怎么了,这是?”李和的手离他也就不到几公分,只能停在那里。

    “你洗手没有!”

    “我呸!”李和站起身道,“你也不闻闻你自己,躺床上五六天没洗过澡,都是一股馊味,你还好意思嫌弃我,也是没谁了?!?br />
    “还真是?!蔽獠ㄍ嶙挪弊映绨蛏系淖笥椅帕宋?,想努力的支起身子,李和刚想过去扶着他,还是被他嫌弃的撵了,“李和同志,和我保持距离?!?br />
    “躺会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吃饱了有力气就行了?!崩詈臀弈?。

    “麻烦给我一杯水?!?br />
    “这会不嫌弃我脏了?”

    李和递给他一杯水,他咕噜咕噜的喝完了。

    “你怎么来了?”吴波自己把杯子放到了床头柜上,用胳膊肘做支撑,身子努力的移到墙面上。

    “还不是担心你,别用这么感激的眼神看着我?!崩詈涂醋潘杂种沟难?,知道他想问什么,只是道,“赵青这是一天好几个电话,也是个败家娘们,不知道这国际长途有多贵,我都替她心疼。她是不容易过来,要不然早就来了?!?br />
    “谢谢了?!蔽獠ǹ嘈Φ?,“欠你太多了,我在想都该怎么还?!?br />
    “还?怎么还?你要是花姑娘还能来个以身相许,我要你个大老爷们还什么?”李和点着一根烟,塞到吴波的嘴里,“来,欢迎重新回到人间地狱,也就是早死早超生?!?br />
    吴波夹住烟,刚吸了一口,又重重的咳嗽了一下,好半会才缓过劲。

    “终于活过来了?!?br />
    李和调笑道,“不错,咳嗽声很有力,还能活几十年?!?br />
    吴波犹豫了一下,还是道,“麻烦再帮我给她打个电话,省的她担心?!?br />
    “中?!崩詈痛蚩?,冲门外的董浩交代几句,又把脖子缩回了病房。

    “谢谢?!?br />
    “再听见这俩字,我可就骂人了?!崩詈妥白鞑桓咝说难?,继而问,“你这是怎么回事,我几天没见就吃上花生米了?人家也没收你子弹费?!?br />
    吴波看着烟圈,待散尽了,才重重的抽一口,又吐个烟圈,道,“哪天晚上,我口袋没烟了,就想下来买包烟。布鲁克林的富人区治安向来很好,都有警车巡逻,我没人让陪,就自己下来的,结果买完烟从商店出来,被一个人给一下子拉到了巷口,扯出好几米,我正要挣扎,就被枪给抵住,没再敢乱动,把口袋所有的美钞都给了他?!?br />
    “那为什么还要朝你开枪?”抢劫是以求财为第一目的,暴力只是手段,一般情况下都是不会乱开枪的,除非抢劫犯是个gay,还想劫色。想到这里,李和不禁燃起熊熊的八卦之火,“他想强攻,你誓死不从?”

    “想什么呢?”吴波被李和说的很生气,就道,“他是想要我的手表,我没给,两个人争抢起来,他就给了我一枪?!?br />
    他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腕,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你那破表又不值钱,给他就是了?!蔽獠ㄒ恢贝髯诺木褪强榧甘榈暮E副?,这抢劫犯的眼光在大晚上的也真不好。

    “你懂什么,那是赵青送我的?!?br />
    “哦?!崩詈吐冻隽巳坏谋砬?,不过觉得吴波还是有点太死板,爱情固然价更高,可生命也不能随便抛啊,“你放心吧,抢劫犯肯定能找的到,我已经让伊万诺夫在找,肯定是那种惯犯,只要还在那一片混,就跑不了?!?br />
    话刚落音,两名警察进来,给吴波简单的做了一个笔录。

    中午,李和从中餐馆叫来了一堆的硬菜,吴波的胃口还是有限,只是动了一点肉粥。

    两个人还在闲聊,江保健的脑袋从外面探进来,“吴老板,外面有个女孩子来探望你?!?br />
    “女孩子?”

    吴波正在疑惑,却见江保健让开身子后进来一个明黄淡雅长裙的女孩子。

    “吴波,好点了没有?”女孩子墨发侧披如瀑,素颜清雅的面庞本来是淡淡笑着的,可是在看到李和的那一瞬间陡然杏眼圆睁,眸中仍映着惊愕。

    不要说她,李和都有点愣了愣,只感叹世界太小了。

    而且果然是女大十八变,当年的她虽然也出落的亭亭玉立,非常的漂亮,可是绝对没有现在这种春水清波流盼的感觉,

    “汪雨同学,好久不见?!?br />
    还是他率先打破了僵局。

    “你是李二和?”汪雨还是有那么一丝不确定,十几年的时光,一眨眼就过去了,恍然如梦。她实在不相信眼前这个穿着大裤衩子拖鞋的,一头短发的男人是当初那个满脸青春疙瘩痘的李和。

    “哈哈,如假包换?!崩詈透崃艘话岩巫?,“请坐,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br />
    “谢谢。你变化也挺大的?!蓖粲昝挥凶?,把手里拎着的水果放在桌子上,笑着看着李和。

    “你们俩认识?”吴波在旁边疑惑了,他也是来美国之后,因为赵青经常托他从国内带东西给汪雨,才认识汪雨的。

    “汪雨同学是人大的,念书的时候就认识了,我们还是老乡,不过是比我们大一届?!崩詈陀植蝗范ǖ奈实?,“你是八零年来美国的是吧?”

    汪雨点点头,“是的,你记性还不错?!?br />
    吴波道,“在国内那我还真没见过她?!?br />
    “恩?!崩詈陀治实?,“在美国还好吧?”

    “挺好,结婚了?”

    “恩?!崩詈托ψ诺愕阃?,然后比划道,“大儿子都这么高了?!?br />
    “哈,终于学会拱白菜了?!?br />
    “哎,怎么说话呢?!?br />
    哈哈大笑后,随即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汪雨听说你升职了?”吴波见气氛有点沉闷,开始打破僵局。

    “是的?!碧岬阶约旱墓ぷ?,汪雨的眼神不一样了。

    “恭喜你熬出来了?!蔽獠ㄕ嫘氖狄獾淖:?,大部分银行的晋升体系都是大同小异,从****yst到associate,再到vp,都是非常难的,何况又是一个女性。

    女性在华尔街向来就没多少地位。

    “还成吧,不能跟你比?!蓖粲晷闹遣荒芎臀獠ū鹊?,哪怕她现在升职了,可是充其量一年也就十几万美金,她进门瞧着走廊里一大串的保镖和员工,觉得吴波是真的发了。

    她偶尔也有点羡慕赵青,总有个投靠的怀抱,总有个依赖。

    但是呢,尽管不能和吴波比,她这个收入也足够傲视群雄,在美国不敢说能怎么样,起码要秒杀国内九成九的人群,这个自信她还是有的。

    “恭喜?!币恢闭也坏交疤獾睦詈?,也在旁边插了一句。

    “你呢,怎么样,来美国做什么?”汪雨也问起来了李和的情况。

    李和一指吴波,“我千里迢迢过来,还不是因为他,可把大家吓得够呛。我自己就是做点生意,凑合过日子?!?br />
    “反正比我这种飘着的强?!?br />
    “没回过老家?”

    汪雨摇摇头,苦笑着道,“没,我挺想我爸妈的,可是总是不那么方便,没那么多时间,我想了,等存够钱就回去,也算衣锦还乡?!?br />
    “有时间回老家看看,这两年咱们省内变化挺大的?!崩詈涂纯词奔?,道,“晚上我请你吃个饭吧,大家在这里相遇挺不容易的?!?br />
    “好啊,我请你?!蓖粲甑?,“你从国内来一趟不容易,我带你好好看看吧?!?br />
    “你说个地方,咱们晚上一起去吃?!敝劣谒肟驼飧鑫侍?,李和也不纠缠了,估计两个人都没付钱的机会,自然有手底下人帮着结账。

    吴波插话道,“要我说,你们二位赶紧出去商量,我呢是没法去,就先休息一会?!?br />
    他的胸口还是隐隐的偶尔作痛。

    李和拉开病房的门,绅士般的扬起手,“请,汪小姐?!?br />
    “谢谢?!蓖粲瓴豢推南瘸隽瞬》?。

    刚出医院的大门,李和点起来一根烟,她也跟着点起来一根女士烟,李和好奇的问,“什么时候也抽烟了?”

    汪雨淡淡的道,“压力大的时候,习惯抽一两根?!?br />
    “女孩子还是少抽的好?!崩詈鸵彩呛靡?,或者说是想着法子接话,“想好去哪里吃没有?”

    汪雨对着李和上下打量了一遍,“换身衣服吧?!?br />
    这身打扮只能进中餐馆和快餐店。

    “没事,你说地方吧?!崩詈拖悠榉?,在美国有伊万诺夫和巴芙拉刷脸,他跟着进哪里都是畅通无阻,在国内更是不用说。

    汪雨突然向他转向头,“有没有想过留在这里?不说多,一年挣个三四万美金是可以的,换成人民币就是二十万左右,你想想在在国内可是一辈子都挣不来的?!?br />
    “你让我猫在这里做黑户?”李和很诧异,想不到汪雨会提这茬。

    “什么黑户不黑户的,这么难听,这是为了前途,改变命运的机会,你在国内别说做什么生意不生意的,能挣多少?我说实话,我父母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尽管省吃俭用,到现在的存款都没有超过二万块钱,等我哥一结婚,家底就祸害干净了。你想想,你要是能留在这里,你学历又不差,一边工作,再一边上学,熬个几年,就有可能拿到绿卡,你还年轻,还怕没机会?”

    李和哑然失笑,“不能,老婆孩子都一大家子了,哪里还能这么折腾,我啊,还是得回去过我的小日子?!?br />
    “你这人怎么这么倔呢?”汪雨没好气的道,“你想想,等你条件好了,再把他们接过来就是。你说,真心的说,你来一趟美国容易吗?那签证可不好办,我听那些新来的人说,美国大使馆的门口还是整日整夜的排着队,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进来,你就这么回去,能甘心?在美国只要肯干,遍地是金。何况我再说句不该说的,吴波你们是同学,你在这里有他帮衬,比什么都强?!?br />
    “甘心?!崩詈突卮鸬暮敛挥淘?,不过他觉得汪雨可能是误会了什么。

    “那是我的车,看见没有,刚买的,可花了我三万多美金,在国内至少也要卖个二十多万人民币,你说,你在国内能买得起?能不能有点追求?”汪雨循循善诱,她还要继续说的时候,一辆平治停在了她的车的旁边,从车上下来的人让她有点不敢相信,她急忙对李和说道,“我遇到一个同行,你等我一会,我马上就过来?!?br />
    从平治车上下来的斯坦森刚看到倚靠在门廊柱子上抽烟的李和,正要和他挥手致意,却被冲撞过来的一个亚洲面孔的姑娘给打断了。

    “斯坦森先生,你还记得我吗?”汪雨上前热情的和斯坦森握手,“我是巴克莱银行债券收益部的inka,Wang,前几天才给你打过电话,你还记得吗?”

    “inka?我记得,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彼淙皇敲琅鼻?,但是斯坦森的目光一直都是盯着李和,生怕一不注意就不见了,他可是担着重任而来。

    “是的,斯坦森先生,关于500万亚利桑那咸水河工程债券,票面利率5%,到期时间2035年,我们买方出价4.55%收益率,客户卖方报价4.50%收益率,双方均不让价?!蓖粲昙固股裆辖棺?,显然是有事情要忙,她不得不在匆忙的时间里说出重点。

    她的工作主要是一级市场的新发债券和促成二级市场交易,而斯坦森主要负责巴克莱银行现货债券,全部是自营交易,打交道的都是华尔街各大投行和她这种小银行。

    “抱歉,抱歉,我想我们可以晚点再聊这个事情?!彼固股醇=〉某狄丫T诹死詈偷拿媲?,显然是要出行。

    他不顾汪雨的回应,直接越过她。

    而汪雨居然有点不敢相信,顺着他的背影,看见他对着李和点头哈腰,堂堂巴克莱的董事居然还有点小害羞和拘谨。

    她揉了揉眼睛,感觉有点花。

    “李先生,你好?!?br />
    “有事?”李和感觉这货有点阴魂不散,在哪里都能看见他。

    “迪赛尔主席向你发出了诚挚的邀请,希望你在他的庄园和他共进晚餐?!?br />
    缓缓向李和走进的汪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

    华尔街最有名的银行家迪赛尔要邀请李和?

    她觉得有点幻觉。

    对,一定是幻觉。

    谁知道李和笑着指着汪雨道,“抱歉,我已经答应这位女士一起吃晚餐,所以迪赛尔的好意我只能心领了?!?br />
    斯坦森朝汪雨看过去,疑惑的问,“不知道你和inka女士是?”

    “我们是朋友?!崩詈秃芸隙ǖ幕卮鸬?,“所以抱歉?!?br />
    他也没心情去陪个老头子吃饭,说些乱七八糟的客套话。

    斯坦森急忙补充道,“李先生,当然是等你时间充裕的时候,时间由你来定?!?br />
    在一旁的汪雨有点怀疑人生,她没听错,这么谦虚的话是出自巴克莱的董事。

    李和问旁边的汪雨,“你找这货有事?要是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br />
    “哎,这家伙是管巴克莱银行债券的,自然要打交道?!蓖粲晁档牡囊彩锹痪?,反正洋鬼子都听不懂中文。

    斯坦森一脸迷茫。

    “走吧,一起吃个晚饭吧?!崩詈拖蛩固股⒊隽搜?。

    “荣幸之至?!彼固股裣?,没有一点犹豫。

    李和见汪雨要开自己的车,直接道,“把钥匙给我?!?br />
    不等她反应过来,就夺了钥匙,丢给了身后的保镖。

    “那咋过去?”

    李和指指已经拉开车门的劳斯莱斯幻影,“坐这个?!?br />
    汪雨浑浑噩噩的的上了车,觉得一切都有点虚幻。

    “李二和,你到底现在在做什么?”

    李和把背靠在椅子上,舒展了下胳膊,道,“就是做点生意?!?br />
    “不是小生意吧?”汪雨觉得自己很可笑刚才还苦口婆心的劝李和留在美国。

    “还行吧,反正这两年算是赚了点?!崩詈鸵膊恢涝趺唇馐?,说大了怕吓着汪雨,只是换了话题,“去吃中餐吧,这地方你熟,你说哪里好吃?!?br />
    “去唐人街吧,哪里有一家湘菜馆,很好吃的,我有空就去吃?!蓖粲昝辉傥世詈途咛宓?,她还是不怎么好意思问。

    餐馆人不多,大概还没有到饭点,他们来的有点早。

    但是餐馆不嫌弃他们早,还是热情的给他们沏茶拿菜单。

    “你看着吃什么,随便点?!崩詈桶巡说サ莞送粲?。

    “斯坦森先生,你看着点吧?!蓖粲攴炊巡说ジ怂固股?。

    “no,no,女士优先?!彼固股苁乔?,这点眼力劲他还是有的。

    “你不用惯着这货?!崩詈捅纠淳拖悠饣醢?。

    汪雨无奈的道,“我知道你喜欢吃肉,他这里的笋干炒腊肉很正宗的?!?br />
    她一口气点了五六道菜,等她点好,另外一桌的江保健等人已经吃上了。

    李和这一桌的菜上的也很快,要的都是啤酒。

    “这家味道还是挺不错的,我决定了只要在纽约,以后就认定这家馆子了?!崩詈驼饧柑煲丫じ龌恢胁凸?,就没有一家合他口味的。

    汪雨把鸡屁股夹给他,“这个给你?!?br />
    斯坦森大概明白了汪雨和李和的亲密关系,喝完三杯酒后,主动和她谈起了关于债券的事情。

    汪雨自然是一阵高兴,她想居然得来全不费功夫,像这样的交易,平常谈个三五个月都是很正常。

    而李和给了斯坦森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

    饭还没有结束,斯坦森的秘书,一个金发妹已经抢先把单买了。

    李和对着汪雨道,“你看,又省了一顿饭钱?!?br />
    “你真小气,明天我请你?!蓖粲甑牧成纤淙皇切ψ诺?,但是心里的滋味只有她自己知道。

    只是,她眼前对李和的所谓的小生意还是一无所知。

    只能从斯坦森的态度和李和的排场中,让她感觉到李和的肯定不是小生意。

    “我送你回去吧?!狈购?,李和把斯坦森赶走,主动提出来要送汪雨。

    “谢谢?!蓖粲旰攘司?,感觉脸颊烧得慌。

    两个人一路无话,这里离她租住的地方很近,也就十几分钟的车程。

    “你住这里?”李和下车后对着新式的小区打量了一遍,感觉位置还是很不错的。

    “恩,刚搬过来的?!蓖粲暄氲?,“要不要上去坐下?我给你冲个茶?!?br />
    “不用?!崩詈兔诖?,什么都没找到,又重新爬进车里,拿出纸和笔,刷刷的写了一串数字,然后递给她,“有什么困难打我电话?!?br />
    汪雨站在路边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直到他上了车,车子消失在楼宇之间,心里一阵泛酸。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浑身无力的上楼,开了门,把高跟鞋随意的一甩,站在窗口边,望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