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什么给你!”高个子女孩子把怀里的相机护的紧紧的,高声道,“就是要曝光你这种人!”

    “请把底片给我?!崩詈陀种馗戳艘槐?,不喜欢和人争论,而且还是和女人争论,因此显得稍微有点不耐烦,“宪法授予每个人的基本权利中,包括肖像权和**权。作为记者,当然不能僭越宪法的权威,需要尊重当事人的基本权利,不能想拍就拍,总的来说是要征得当事人同意方可,这一点你是认可的吧?”

    中年人挺着肚子冷哼道,“我可没听过法律中有这一条,实事求是是新闻人权利,底片无论如何我们是不会给你的?!?br />
    “嗯?”难道《新闻法》还没出来?李和还真请不清楚了,不过他满不在乎的道,“我这么说吧,你要是敢乱使用我的照片,我能把你告到破产?!?br />
    这点信心他是有的。

    巴芙拉跟江保健低声说了几句,然后站出来道,“这里是美国,你们要尊重美国的法律,否则我就有权起诉你们!”

    巴芙拉出面,李和省的再操心,躲在旁边抽烟,犯个懒,和这些人纠缠显得他没水平。

    对方见巴芙拉出面,愣了愣,那个高个子女孩子笑着道,“小姐,我用人格保证,我们没有拍摄你的照片?!?br />
    “抱歉,我必须看到你的底片我才能相信你所说的?!卑蛙嚼∫⊥泛蟮莩隽俗约旱拿?,傲然的道,“我有理由相信你们是那些可恶的狗仔,为了?;の业?*,请把底片给我?!?br />
    “美国 visvim时装集团?!备吒鲎优⒆酉冉庸?,认真的看了一眼,然后递给了中年人,“社长,你看一下?!?br />
    中年人拿着名片仔细的从正面翻到背面,眉头不时的皱着。

    那个戴着眼镜的女孩子也贴身凑着脑袋朝名片上看,又瞄了一眼傲慢的巴芙拉,才低声对中年人道,“郑社长,这家店就在第五大道,你还记得吗?”

    “恩?!敝V魅蔚愕阃?,一件衣服都要好几千美金的 visvim他怎么可能记不住,这反应了美国人民物质生产的极大丰富,他还准备回去大书特书一番呢。他正在犹豫要不要把名片递还给巴芙拉,最后还是没还,只是道,“巴芙拉小姐,我想你是误会了什么,我们绝对没有对你进行拍摄?!?br />
    “请把底片给我?!卑蛙嚼寄垦祭?,傲然的指着马路上的巡逻警察道,“否则我将喊警察过来处理?!?br />
    她本来是学医的,在李和的安排下成了白俄罗斯名副其实的泥煤和矿藏钾盐大王,但是她还是怀揣着一颗对美国的向往之心,偷偷的鼓动伊万诺夫来到了美国。

    对她来说,她讨厌和脏兮兮的泥煤打交道,虽然钾盐看起来洁白无瑕,可是呢,她觉得过于无生气,很是呆板。

    名义上都是她的产业,但是基本都是伊万诺夫在打理。

    她一到美国,就一心扎进了美国的时装界,尽管她对时装只是一腔热血和兴趣,而又丝毫不懂,可是谁让她是李和的救命恩人呢,李和基本就是放任她。

    通商银行和达美银行对于她的贷款要求向来不拒,她仗着李和的资金,愣头青般的把美国时尚界搅得腥风血雨,对她恨得牙痒痒。

    有钱就是任性,买买买,不但收购了两家老牌时装公司,还从世界各地请来了顶尖的服装设计师。

    她对李和的话敬若神明,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一些了解她和李和关系的投行,比如高盛和贝莱登就积极筹划她去上市,她现在也是满心的准备着。

    “郑社长,怎么办?”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孩子低声问。

    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

    郑社长沉吟了一下,道,“美国是法治社会,在人家这里,咱们还是尊重的一下哈,就给这位小姐看一下?!?br />
    然后用英语对巴芙拉道,“巴芙拉小姐,你可以先看看底片,如果没有你的照片请还给我们。小杜,把底片取出来?!?br />
    巴芙拉冷哼一声,没说话。

    叫小杜的高个子女孩子果真打开相机把底片取了出来。

    巴芙拉毫不客气的接过,直接丢给了伊万诺夫。

    而伊万诺夫却没等对方反应过来,用打火机已经点燃。

    “哎,这位先生,你怎么可以这样!”高个子女孩子刚要上去扑救,就被伊万诺夫的保镖拦住,显示出要哭的样子。

    伊万诺夫没搭理她们,只是对背着身的李和道,“李先生,ok?!?br />
    李和见事情已经解决就道,“走吧?!?br />
    只留下一群人看着他的背影发呆。

    “我想起来了!”那个叫小杜的女孩子看着李和的走路时候一晃而过的手表,突然大叫一声,把其他人吓了一跳。

    郑社长道,“什么一惊一乍的,你想起来什么了?”

    “我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小杜懊恼的道,“我怎么就没那方面想呢!真是太巧合了!”

    “谁?”郑社长和众人一样,拧着眉头问道。

    小杜兴奋的道,“大家还记得那个白俄罗斯人刚才喊他什么吗?”

    “Li,Sir?!贝叛劬Φ呐⒆硬钩涞?,“那就是姓李或者姓厉?!?br />
    “他说他是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还是个教授,这就好猜了啊?!毙《判朔艿牡?,“今年五一劳动奖章的唯一民营企业代表就是姓李,大家有印象吗?颁奖大会现场我们距离的太远,我没拍的仔细,后面报纸上多了很多关于他的报道,都很模糊,可是那张和领导人握手的照片,握手的姿势很特别,手腕上的手表很突出,我当时看了,是劳力士,我还嘀咕现在的个体户真有钱?!?br />
    “对啊,刚才那个人手上戴的就是劳力士?!贝┪髯暗哪昵崛艘惨慌拇笸?。

    “叫什么单位来着?”郑社长也在努力的回忆。

    小杜笑着道,“皖北再生资源有限公司?!?br />
    她说的非??隙?。

    这是李和唯一的一个挂着董事长名头的单位,实际上就是李隆的废品站。

    当初他找边梅给李隆办营业执照,没交代清楚,边梅对李隆不熟悉,通讯又不方面,图着省事,直接把法人办成了李和。

    这么多年,李和忘了,李隆觉着没毛病,所以就不曾变更过。

    直到五一劳动奖章名单确定下来,省里给他的邀请函里的单位名称就是皖北再生资源公司,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他这么多年一直占着弟弟总经理的名义,只能等着回老家以后再给变更过来。

    “那就没错了?!贝髯叛劬档哪歉雠⒆右哺湃范ǖ?,“从年龄到姓,都挺符合的?!?br />
    郑社长道,“回去后我们再做一遍确认工作,绝不冤枉一个好人?!?br />
    大家都笑了,社长这次是真的被气坏了,他们回去又是有的忙了,没有他们不能骂的,直指社会现象是他们的责任和义务。

    雾已经散去了,太阳出来了,空气又显得干净了。

    “李先生,这就是纽约证券交易所?!钡搅嘶质缓诺呐υ贾そ凰?,江保健还是继续充当导游的职责。

    “看着挺一般的?!闭驹谕饷?,李和对里面的气氛丝毫感受不到。

    但是他明白纽交所的厉害之处。

    纽约证券交易所是一个由二十一名董事组成的董事会所管理的股份有限公司,是资本主义的大礼堂,企业成长的兵工厂。

    尽管让人一夜致富的微软,英特尔都在Nasdaq交易,纽约证交所仍是最大、最老、最有人气的市场,刚刚举行过200周年庆典,庆祝的红色条幅依然挂在门头上。

    上市股票至少有1800种,包括大部份历史悠久的‘财星五百大企业’,股价总值达2500亿美元,上市条件也较为严格,还没赚钱就想上市集资的公司无法进入纽约证交所。

    电影中股市内人声喧腾,比手画脚的镜头,在使用计算机和电话交易的Nasdaq看不到。

    要感受那种金钱游戏的热气,只有来华尔街十一号的纽约证交所。

    但自1975年美国国会废除固定佣金制,鼓励实行竞争体制以来,交易额有所下降,处于竞争不利地位。

    1975年,在全美主要交易所交易的股票中,有71%是在纽约证券交易所里完成的,1992年这个比例下降到50%,同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的股票交易份额也由过去的85%下降到1992年的62%。

    李和听见了里面的人生巅峰的声音,突然问道,“可以随意参观?”

    江保健道,“李先生,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br />
    不一会儿,交易所的大门出来了一行人。

    “你好,加尔文先生,又见面了?!苯=∩锨昂鸵桓鐾憾ダ贤肺帐?,然后把他引到李和身边,介绍道,“这是我们李先生?!?br />
    “你好,李先生?!蓖憾ダ贤范宰爬詈秃苁枪Ь?。

    江保健对李和道,“这是交易所负责公共事务的高级副总裁唐纳德.加尔文先生?!?br />
    “打扰了?!崩詈透爬贤方私灰姿?,华尔街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