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昧不可救药!”穿着西装的年轻人,看旁边的矮胖的中年人脸色不好,急忙安慰道,“郑社长,咱们不要和这种人计较,没文化,咱们回去还要多呼吁一下,加强宣传,不能让这些没文化的暴发户在国外丢人!”

    一副我是精英我是文明人的嘴脸。

    “大家任重而道远啊,我们报纸人担负着教化宣传的责任?!?br />
    矮胖的中年人还没说完,江保健就憋不住笑了。

    连一向不苟言笑的董浩都笑了。

    伊万诺夫和巴芙拉等人听不懂,江保健笑着给翻译了。

    结果一众人都笑的前俯后仰。

    什么?

    李和没文化?

    这是他们听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说李和什么的都有,但是从来没有人敢说他没文化的。

    即使是伊万诺夫等人都知道,李和是一名拥有很高专业水平的教授,特别是在军事武器的了解上,对各国的家底都是如数家珍,比他们这些当过兵的还要专业。

    李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他李老二“参考文献”的名头绝非是浪费虚名,虽然有作弊的成分,可实打实的是他的实力。

    “你还有脸笑!”矮胖子瞪了一眼带头笑的江保健。

    江保健笑着道,“这位老同志,我提醒你一下,站在你面前的这位是一位教授,也是国内知名的物理学家,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br />
    对方只是惊诧了一下,高个子女孩子仔细的盯着李和看了看,然后冷眼道,“就这种人也配做教授?颁奖大会我就在现场,可没有看过你。你说你是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就一定是???有证据吗?”

    “千把号人,看不见我很正常。我凭什么向你证明?”李和笑笑,也满不在乎,没什么人有资格需要他去证明。

    “这里可是美国!”中年人怒李和不争!

    “那又怎么了?”李和无所谓的道,“难道我在这里花了钱,我还要弯腰装孙子?”

    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风景一定是钱,有钱就是海阔凭鱼跃,没钱就是破鼓任人捶。

    除了学校这种地方值得他花钱装孙子,他好像也想不出别的什么地方。

    中年人看了看伊万诺夫等五六个正在疯狂大笑的老外,寒着脸问李和,“你们是什么单位的?让接待你们的外国友人单位看笑话吗?”

    李和不解,“这也碍着你事情了?”

    “这位先生,我首先表示歉意,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人民群众的素质有待提高,不过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努力纠结教育?!敝心耆嗣淮罾砝詈?,反而用英语对伊万诺夫说话,“来到美国之后,我深受感触,空气是那么的甜美清新,而且是一种奇特的奢华?!?br />
    “而且美国人的素质很高,这让我们印象深刻,我们中国是很难与之相比的,需要我们时刻学习?!备吒鲎优⒆右哺派砗蟛钩?。

    大概是伊万诺夫高大威猛,西装领带大墨镜,身后一大串保镖,旁边还站着巴芙拉这样一个祸国殃民级别的大美女,完全符合一个奢侈荒淫无度的美国大资本家的形象。

    不过这话完全是瞎子对牛弹琴,伊万诺夫的英语水平完全不足以理解,只有旁边的巴芙拉看着李和的脸色,想笑而又不敢笑。

    江保健急忙转过身掩口,真的怕憋不住。

    没人给伊万诺夫翻译,反而让他一脸迷惑。

    李和瞬间懵逼。

    这是哪里来的逗逼??!

    一个占全世界5%的人口,却囊括了25%的罪犯和50%的律师,并且消费了世界上60%毒品的国家,是哪里来的高素质??!

    西方世界之所以成为发达国家,就是因为他们没素质,心思够毒才发达的??!从黑叔叔到印第安人,没有他们不敢杀的??!

    如果之前只是简单的心里抵触,不习惯这些人居高临下的说话那么现在就是彻底的厌恶了。

    他大概可以很肯定的确定这些人是什么人了!

    在这个世界上,有5件事物可以随意攻击随意抹黑,那就是中国、中国政府、中国人、中国官员、中国国企。

    这些人以天下评判为己任,视政府和百姓问题多多,自认担当启蒙责任,毁人不倦的一群文化人,他们以欧美日韩为文明灯塔,视国内为落后愚昧,封闭集权,然后总是自以为是的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文明的制高点,对任何他们瞧不上的东西肆意点评,无视根据,甚至恶意造谣,打压,贬低,对任何反驳他们的人,他们总会高傲的回以:奴性嘛!

    顺我者民主,逆我者独裁。

    他最烦的就是这帮人,简直就是科学界的“民科”,翻了一遍《通往奴役之路》就说自己是奥派,只看过一本经济学原理就敢批判中国货币政策,不知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脑残进水无下限。

    他倒是没有看不起看不起民科的意思。

    但是这类人凡事都喜欢搞个大新闻,由点及面,再由面到点。

    不管什么样的人,批评时政或者社会现象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由于中国特殊的意识形态存在,又使得一些人盲目上纲上线,他们根本不会局限于政府,他们看不惯社会上的一切事和物。

    这等人未必就是办事的人,只是用文明的话头骗几个钱用用罢了。有些冒充英雄的,向来只管自己敛财叫别人流血的。

    偶尔呢,屁股还会坐歪。

    城管打人了,他们出来了,美国警察随意杀人,他们消失了。富二代撞人了,他们又出来了,美国各种不断的枪击案,他们又消失了。

    伊万诺夫见大家都不理他,自己还在迷糊,只能求助身后的秘书,当听得身后的秘书的翻译后,也是瞬间就不好了。

    这是哪里来的奇葩!

    他字正腔圆的用英语道,“我来自白俄罗斯!”

    “白俄罗斯?”矮胖的中年人脸色陡然就不好了,其它人的脸色感觉也不好看。

    都愤怒的看着李和。

    李和感觉冤枉,关他毛事!

    “老同志,该干嘛干嘛去吧,不过走之前请把照片留给我?!?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