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保健和李和自顾自的说,方向听得一愣一愣,也难辨真假,只得闷头喝自己的酒。

    随意吃了一点东西之后,他也不等吴波醒了,就跟着来接他的美国员工去了分公司,总要有人来主持大局,否则之前所做的都等于功亏一篑。

    吃好饭以后,李和拒绝了江保健去第五大道的建议,对于这种奢侈品充斥的地方,他没多大的兴趣。

    他还是想去华尔街去看看,这里的传说他听得太多。

    没有坐车,一行人从着唐人街走,不消多长时间就到了华尔街。

    不过是一条几百米长的小街,十余米宽的街道两侧高楼林立,头顶只剩下一线蓝天,不禁让人觉的透不过来气来。

    华尔街,大名鼎鼎的世界金融中心,和好莱坞一样,实际上已经不是个地理概念了。就像好莱坞是美国主流电影业的别称。

    华尔街一词现已超越这条街道本身,成为附近区域的代称,就是美国证券市场的代名词,是全球80%以上金钱的集散地,美国各大金融机构的所在地,对整个美国经济具有影响力的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

    他看到了高盛,看到了贝莱茵资本、花旗,基本他所有的股票托管行都在这里。

    江保健道,“李先生,要不要进去看看?我打个电话就行?!?br />
    李和是华尔街的大客户,自然是想见谁就见谁。

    “不了?!崩詈筒蛔急妇?,怕麻烦。

    当曼哈顿银行大厦耸立在他眼前的时候,他不经意间的笑了笑。

    “李先生,这个属于大通银行,总共70层?!焙貌蝗菀子欣詈透行巳さ?,伊万诺夫自然要卖力的介绍,“你要是感兴趣,咱们也可以买下它?!?br />
    “那就买下来吧?!崩詈托π?,他记得后面这所大厦到了特朗普的手里,改名为特朗普大厦。

    没走几步路,感觉好像还没过几分钟的时间,李和就算把大名鼎鼎的华尔街游览过了。

    顺着百老汇路的拐角,不经意间让他瞥到了纽约证券交易中心还有那头气势冲天的铜牛。

    “李先生,我给你拍个照吧?!卑蛙嚼僮攀掷锏南嗷?,积极的道,“听说可以带来好运?!?br />
    “那就给我照好看点?!焙貌蝗菀桌刺嗣拦?,李和觉得应该有个到此一游的证明,西装有点掣肘,直接给脱了,扔到董浩的手里,然后胳膊一使劲,就翻身立在了铜牛上,笑着道,“快点拍?!?br />
    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孩子性子。

    巴芙拉举着相机,对着李和咔咔咔的连拍了十几张,“李先生,换个姿势?!?br />
    李和直接坐在了牛头上,还少有的摆了个胜利的手势,他自己想想都有点二。

    等着在铜牛旁边拍照的游客越来越多,他不好耽误多时间,正准备下来,旁边又挤进来五六个说着中文的人,还不时的对着他拍照,他还特意冲他们笑了笑,毕竟在国外能遇到老乡也不容易。

    他下来后接了董浩手里的西装,正想和那些人打下招呼。

    “真丢人?!?br />
    “好没素质?!?br />
    “....”

    这些话虽然说的小声,却偏偏让李和给听见了,他眉头一皱,不过没打算多理会,起身要走人。

    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孩子突然朝他开口用英语问道,“你来自哪里?”

    “八格牙路?!崩詈推撵隼凑饷匆痪?,妈的,站在道德高地上也不怕冷!

    他没去找他们麻烦就是不错的了,居然还敢找他的茬子。

    “日笨人?”那个戴眼镜的女孩子也是眉头一紧,对旁边的一个高个女孩子道,“是小鬼子?!?br />
    李和没好气的道,“你全家都是鬼子?!?br />
    “嘿,你怎么骂人呢?”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人一听李和一口带着渣子味的荷兰话,就晓得李和是调戏他们的。

    “什么人啊这是!”

    “咱们不要和这么没素质的人一般见识?!?br />
    五六人纷纷开口指责李和。

    “就骂你怎么了?!苯=∫布坏谜庑┤艘弥钙沟难?。

    伊万诺夫等人虽然听不懂,但是已经捋起袖子。

    “走人?!崩詈筒幌牒退嵌嗬朔咽奔?。

    江保健冲着那些人瞪了一眼,急忙跟上李和。

    “哎,你们别走啊?!贝髯叛劬档呐⒆硬灰啦荒?,李和都走了一大段距离了,他们依然坚持去追李和。

    伊万诺夫散落在周围的保镖要涌过来堵住这些人,被李和摆手给赶走了,他这一瞬间的动作并没有引起戴眼镜女孩子这些人的注意。

    高个子女孩子气冲冲的第一个到李和身前道,“你是中国人?”

    “看俺口型?!崩詈痛蛄烁鲅泼?,点着烟道,“有事直接说?!?br />
    有点不耐烦的意思。

    “一个人在国外的所作所为不仅代表了自己的形象,从某种意思上说他还代表了自己国家,请不要给国家抹黑。中国自古以来就是文明中外的礼仪之邦,中国人要注重自己的形象,我们不仅要彬彬有礼,而且要谦虚谨慎?!备吒鲎优⒆诱裾裼写?。

    “我呸!”李和狠狠的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也是受够了这些侮辱国人的洋奴哲学。

    “你这小同志,怎么可以这样!”一个矮胖的中年人对着李和不怎么高兴,摆出一副不怒自威的形象。

    “你这老同志管的也宽了吧?我算老几啊,我能代表国家形象?”李和不禁失笑。

    有些问题是整体的,那就整体解决;有些问题是个体的,那就个体解决。

    不能把个体当成整体,不能因为个体存在问题就认为整体存在问题。

    但是西方媒体都是偏偏这么干的。

    改革开放后,重新站在国际舞台的聚光灯下,中国自然要被世界所打量。

    问题在于,在于西方新闻信息的强势输入与中国新闻对外传播之间的逆差。

    他哪怕现在做的再好,毛用都没有。

    有钱他才是大爷,没钱他是十世好人都是孙子。

    且他非常反感为了西方人的眼光而委屈自己,甚至也把别人批判的一文不值!凭什么别人是暴发户,你就是有文化的高尚者?

    中国的国家形象和中国人的形象在西方舆论中被有意无意地歪曲、误读甚至丑化。

    女孩子亮从自己的证件,“我是报社的记者,你有没有想过,你这种丑陋的形象一旦上报纸,一定会受到大众的谴责?!?br />
    李和反问,“我哪里又丑陋了?”

    “站在牛身上,你不觉得很不文明吗?不觉得很丑陋吗!能不能有点素质!”戴着眼镜的女孩子也开口了。

    “有‘禁止爬上牛身’的告示?”李和拒绝被扣帽子,说的好像此刻他不是一个人在骑牛,他的身后站着伟大的不文明的中国人悠久的历史传统。

    “乱攀乱爬就是不对!在哪里都不能这样!”高个子女孩子举起手里的相机道,“照片已经拍下来了,到时候一登报,自有公断?!?br />
    李和不屑的问,“哪个报社的?”

    一副暴发户的态度。

    女孩子冷哼一声,并不准备做回应。

    董浩直接扯起女孩子脖子上的胸牌。

    “哎,你干什么!我报警了!”高个女孩子一声尖叫。

    “南方报?!崩詈鸵谎劬颓萍硕瞥豆吹男嘏?。

    “你太过分了!”那个矮胖的中年人很是生气,受不住李和的不屑,“你简直是冥顽不灵!”

    “咸吃萝卜淡操心?!倍杂诩钦?,李和从来没什么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