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先生,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江保健见李和盯着病房里面出神,善意的提醒道,“吴先生暂时是不会有事情的?!?br />
    “随便找一家馆子吧?!贝酉路苫较衷?,李和一直都是空着肚子的。

    太阳出来了,雾气尽管没有散光,但是可以把纽约的真容看个大概了。

    第一次来纽约的李和难以相信这里的如此脏,如此混乱,行人、自行车、汽车、人力三轮车并行,随处可见的是快餐垃圾、易拉罐瓶子,乱七八糟的购物袋。

    走半路地上还窜出个小老鼠。

    毕竟他曾经去过华盛顿的,印象很不错,干净,绿化好得令人发指。

    不过转念一想,他认为可能是年代的原因,毕竟他去过的是21世纪的美国。

    “李先生,你还没有见识过地铁下面,更脏更乱,到处是涂鸦,垃圾和流浪汉?!苯=≌庑┠暌蛭?,往来美国和欧洲已经是常事,名副其实的空中飞人。

    李和想想也就不奇怪了,毕竟纽约有世界上最大的垃圾填埋场,弗莱士河基本被填平了。

    他们这么一群白色、黑色,黄色的人种组合群体,在大街上并没有引来多大的关注,引入瞩目的是那一长串的豪车队伍。

    这种豪华车队在纽约并不少,但是不常见。

    伊万诺夫在美国混的彻底风生水起的原因,首要一条就是他够白,美国人的种族歧视有很仔细的分级,最高的当然是盎格鲁撒克逊白人,其次就是他这种东欧白,爱尔兰白,东欧白、西欧白。

    更此等就是黄种和黑色了,至于犹太人比较特殊,一般居于中间地位。

    只要够白,在美国的主流圈就没有问题,有不少俄裔在美国混的都不错。

    比如莱纳昂多,波特曼,乔沃维奇,哈里森福特、谢尔盖·布林、布拉瓦特尼克、华纳家四兄弟。

    而且他来美国之后,没有单纯的在白俄罗斯人中间抱团,而是刻意接近前苏联地区过来的,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同时,美国的资本型国家特征可以决定他活的很快活,很舒服,走到哪里都不会有排斥。

    江保健知道李和吃不惯西餐,所以特意指示司机去唐人街。

    车子进入纽约下东城唐人街,这里更加的陈腐和脏乱。

    传统的一家一店,老板坐在精雕细刻的老式桌前管账的杂货店,一家挨着一家。

    这里除了日用杂品店,最多的就是饭店,各种国内的菜式基本都有。

    当年因为华人识字率低而用来写信汇款的“邮局商店”依然生意兴隆。

    除了街道两旁,包括地下室都有店家外,人行道上搭起的铺位也是一大长串,主要是因为付不起昂贵的租金。

    这里最多的颜色就是黄色,中美建交以后,涌入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他们通常把这里作为赴美的第一站,华人总数隐隐有超越旧金山的趋势。

    李和图安静,没有进装修豪华、人生鼎沸的大中餐厅,而是有许多老外的小型中餐馆。

    “唐人街主要的支撑产业是制衣业和餐饮,在美国的华人倒是有一大半是做这个的,只是这两年美国经济下滑,同时你也知道,咱们国内的纺织业这两年冲击的厉害,这片的制衣厂都是不太好过,做餐饮的反而越发多了,连相邻的布鲁克林都有百十家中国商店,主要还是门槛低,不需要多少技能,这里一大半的华人不会讲英语,其它行业也做不来?!苯=∽潞蟠臃裨蹦睦镆匆缓卓?,给李和的茶壶续满,然后继续道,“不管是咱们中国人还是老外都喜欢来吃,不是因为菜好,而是因为便宜,西餐厅吃一顿,随便都要二三十,在中餐馆吃个便当也就五六块?!?br />
    李和笑笑,薄利多销是入中国人骨子里的,中国人卖什么什么便宜,买什么什么贵,这是后话。

    “吴波到底是因为什么出的事情?”

    问的是伊万诺夫,眼睛却是看向了江保健。

    伊万诺夫刚要开口说英语,李和立刻打断,“说俄语?!?br />
    伊万诺夫道,“吴先生住在布鲁克林的公寓,那里的治安一向不错的,所以吴先生在这边呆一阶段以后拒绝再让我们的人跟着,他说他只愿意和自己的公司员工在一起。吴先生是和公司的五名员工住在一起的,前天他下楼买烟,他的同事左右见他不回来,就下来找他,结果发现他已经被送到医院,根据警察的初步判断,可能是抢劫,具体发生了什么,需要等他醒来才能知道,不过李先生你放心,我已经派人在调查?!?br />
    巴芙拉用英语翻译一遍,然后江保健跟着用中文补充。

    “那就等他醒来吧?!敝挥形獠ㄗ约鹤钋宄?,李和又随即问伊万诺夫,“你在纽约的地产生意怎么样?”

    李和现在基本的想法都在地产这一块,国内和国外他都同时在布局。

    沈道如、于德华、陈立华在英国和香港的地产项目已经初具规模,国内的地产项目当前还是一个积累期,真正的爆发起来可能还是需要几年。

    只有伊万诺夫这边他还是不是太清楚是什么情况,只是知道才买下洛克菲勒大厦。

    “非常棒,非常好!”

    巴芙拉翻译的时候,故意把伊万诺夫的那种夸张和激动都模仿出来了,引得大家一阵大笑。

    “日落公园,威廉斯堡,贝瑞佳的房价这一年有2%的增长,包括我们刚刚拿到的皇后区的地块,预计建设建设513个公寓单元房?!?br />
    “进入什么阶段了?”李和对美国的地产业也是睁眼瞎,根本一窍不通。

    “已经进入了拆迁阶段?!卑蛙嚼乓镣蚺捣蚴奔涑ち?,有些东西她自己都能回答上来。

    “这个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有没有趁机要价的房主?!胺较虿蛔跃醯牟辶艘痪?,纯属是好奇。

    李和笑着解释道,“美国唯一神圣不可侵犯的是税收!”

    “什么意思?”方向不解,“这可和国内不一样,人家的私有财产不能说拆就拆吧?”

    看到李和等人突然用中文交谈,伊万诺夫等人也跟着不解,因为完全听不懂。

    李和笑着道,“美国跟咱国内有一点不一样,就是没钉子户这个词,因为当不起钉子户?!?br />
    江保健也补充道,“美国是有房产税的,不但买房要交税,而且以后的每一年都要交税。每个州以及州内各县市征收房产税的标准都不同,税率分布在1%-3%不等,并且每年都会根据地方政府的预算需求而改变。一般都是一年交一次?!?br />
    “这房子都买在自己手里了,凭啥后面每年还要交税?”方向对美国佬这种思维不能理解,尽管他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江保健道,“不但要交税,如果是贷款买房,还必须上房屋保险,这也是一笔钱。假如房主停止缴税了,房子所有权就属于美国政府,当所欠税款和罚息罚金达到一定程度后,地方政府可以对拖欠房产税房产采取留置、拍卖?!?br />
    方向呵呵笑道,“那农民的土地呢?”

    江保健道,“我刚来几趟,为了多了解美国,倒是打听不少,可也不多,税收我是不清楚,可是跟城里一样,都不自在,受人管,比如纽约,这屋前屋后种什么树,养什么花都是不能自己做主的,牧场也是一样的,房子盖什么样子,什么样子,什么高度,地里种玉米还是种小麦都是有关部门说了算,都要求统一,否则就是要罚?!?br />
    “所以很多美国人是买得起房,但是不一定养得起房?!狈共硕松侠?,李和先夹了一块鸡肉,皱了皱眉头,大概是不合口味,不过还是继续道,“所以美国是世界上搬家频繁最多的国家,一般都喜欢搬到偏僻一点的地方或者是房产税低的地段,特别是退休的老人,最喜欢搬家,为了减少开销,一般都会大房子换小房子?!?br />
    欧洲移民到北美时就曾有一句著名的口号:哪里有面包,哪里就是祖国?!?br />
    现代美国人也继承了这种精神,哪里房产税低,就把家搬到哪里。

    “那有些房子也不能随便拆吧?”方向感觉江保健和李和把话题聊岔了,又给掰回来。

    江保健道,“那就简单了,加房产税啊,按照法律,每隔个几年就要对房价重新评估价格,重新计税,美国有一个部门是专门做房价评估的,要是房价评估高了,你真住不起,有的是法子赶你走。而且美国的土地征用制度比较强硬,政府有土地征用权,只要政府是用于公共目的征地,并且用适合的市场价格给予原土地所有者补偿,征用土地就是不可抗拒的。美国有两条铁律,一个是不要惹收税的,一个就是不要惹警察?!?br />
    “说的对?!崩詈鸵膊唤幂付恍?。

    什么'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段子,都是国内的慕洋犬们舔出来的,美国宪法没这条,欧洲宪法也没,只有法国人造反的时候卖弄了几句。

    不管对什么国家,什么政权来说,权力意志的体现是一国主权的象征,是统治阶级的工具。

    你敢拿政府不当回事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