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八蛋!”

    穿透力超强,震得空气颤颤地抖动。

    他瘫坐在酒店的门口,狠狠的把手提电话扔在地上,随着破碎的声音,心情更加的糟糕。

    “我们和张先文有合同,要不我们到法院去起诉?”身后的一个高管不忘记提醒。

    熊海洲恼怒的道,“一纸协议有什么用?人家有心躲,那就是狗屁,就是废纸!”

    他现在只恼恨没有按照规矩去收个几千万的押金或者保证金,要不然不会现在什么都抓不到。

    怪就怪在他太急用求成,对张先文太过信任!

    向来只有他骗别人的,哪里能轮到别人骗他!

    关键是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给他下的套,对手是谁?

    他现在只有一点很肯定,这个给他下套的人和徐国华、张先文,甚至那帮温州佬和潮州佬都是一伙的!

    炎炎夏日,大地烤得发烫,就连空气也是热烘烘的,人一动就浑身冒汗。

    小鸟不知躲藏到什么地方去了,草木都低垂着头,知了不住地在枝头发着令人烦躁地叫声,像是在替烈日呐喊助威。

    两个月过去,颐和山庄还是一团死水,资金链断裂,整个盘遇到僵局,需要大量的钱来解决这个僵局。

    熊海洲到处找投资,丢了往日的傲慢找银行,但是已无结果,以往称兄道弟的行长们,避而不见还算好的,恶劣点的直接撵人。

    他这些年给人的印象大多数是为人豪爽,出口成章,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气质儒雅,又重义气,经常吃一顿饭第一次见面就送人价值数万的礼品。

    所以他自认为人缘还是不错的。

    没有想到会是今天的境地。

    颐和山庄门口,没有了闹事的,也没有了退房的,却是多了一大批要账的供应商,然后是银行,然后是施工方来要工程款,更可恶的是施工方还组织了百十号工人围着。

    包括泛海集团的总部也来了不少要账的。

    “各位,我承认眼前是有点困难,可是大家不能信外面那些谣传?!毙芎V抟廊晃挛亩?,文质彬彬。躲开这次的风头,却躲不过下次,还是要耐着性子好好说,认真的说。

    “熊总,据我说知,颐和山庄自从开盘虽然卖出了几套,可还退了几套?!币桓龃┳盼髯?,戴着眼镜的中年人终于出声。

    “张经理,请务必给我一点时间?!币蛭旱2黄鸬绶?,泛海集团的中央空调没有开了,尽管熊海洲想努力的保持风度,可是依然阻挡不了脑门子上顺下来的汗珠子。

    这个人他是认识的,这个龟孙子是银行的一个客户经理,之前把他巴结的跟亲爹一样,想不到现在翻脸这么快。

    “对不住了,按照银行的规定,我们将进行资产保全?!敝心耆擞执影锬贸鲆环菸募?,“这是法院的判财产保全裁定书,自己看吧?!?br />
    熊海洲紧闭双眼,没有去接。

    这是真的,毋庸置疑,只是来的有点快。

    他什么都没了。

    大厅内乱哄哄的,都和他无关,而是他的一帮子债务人在商讨清偿顺序。最让他感觉难过的是,他无法宣告破产,不能通过破产程序清偿债务,因为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只有全民所有制企业才能申请宣告破产。

    他意识到,如果不出意外,他一辈子可能都需要背负上企业债务。

    乱糟糟的一个多小时,大厅的热闹劲没了,连工资和生活费有着落的员工都走了。

    熊海洲想找个椅子,却一把都没了,被人搬空了。

    他坐在台阶上,一根烟接着一根烟,不停的咳嗽。

    “熊总,抽烟不习惯吧,来根雪茄?!?br />
    “是你?”伸在面前的雪茄,熊海洲没有去接,只是抬起头,看到了让他咬牙切齿的一个人。

    “怎么不认识我了?”从来不抽雪茄的李和,此刻也乐呵呵的送到自己嘴里,让罗培给点着了。

    乐呵呵的吐着大烟圈。

    “你来做什么?”熊海洲站起身,恶狠狠的看着李和,“来看我笑话?”

    当一个人家庭和事业都陷入困境的时候,他必须稳定其中之一,只有稳定了一半,才能好好处理那烂掉的另一半。

    他目前面临的,恰恰就是这样的难题,家庭和事业都不顺,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糟糕。

    “环境不错,不过可惜了?!?br />
    李和背着手在乱糟糟的,充满纸屑和垃圾的大厅里来回转,好像对着一切都挺好奇。他始终没有正眼看熊海洲,那个刚刚理过的又大又亮的光头一直是背着。

    大厅的玻璃门又被推开了,哗啦啦又进来了五六个人。

    “姓张的!”熊海洲一声怒吼捏着拳头就要朝着刚进门的张先文砸过去。

    早就等着机会的罗培一脚把熊海洲踹在地上,刚要上去补一脚,又被李和拦住。

    熊海洲一介书生,又是多年的养尊处优哪里是罗培这种街头混子出身的人对手。

    只是窝在地上,半天也不得起身,他看看罗培,看看李和,再看看对着他笑的徐国华和张先文、平松等人,就是再傻,他也明白了什么。

    他怎么会不明白呢。

    商场上和他有仇的人很多,但是有能力整他的不多,结了仇而又有能力整他的,只有李和一个,这也是他在五一劳动大会之后从报纸上铺天盖地关于李和的宣传上突然认识到的。

    只是当时他没有后悔。

    “你想怎么样?”

    熊海洲终于努力的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死死的盯着李和。

    李和回转身,和熊海洲直视了几分钟,才摇头笑道,“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来这里接受下属于我的东西?!?br />
    “什么是你的东西?”熊海洲想看看李和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罗培在一旁诧异的问道,“难道银行的人没有和你说?已经把泛海集团名下所有的资产打包出售给四季百货和地大地产,资金用来清偿债务?!?br />
    最重要的是原本属于他的百货公司又回来了,虽然他又重新欠了李和一屁股债务,但是已经无所谓,他欠李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欠的越多反而觉得越心安,让他觉得对李和还是有用处的,他不会被那么轻易的抛弃。

    “你赢了?!庇行┦虑樾芎V拊缬性ち?,此时倒是没有多大的激动了。

    李和原本想把熊海洲骂一顿,再上去抽他几个耳刮子,直到抽得他满嘴流血,跪地告饶为止。

    但又改变了想法,脑子里冒出的是两句诗,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他如果将熊海洲痛骂一顿,和得志小人,又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他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去,只是简单的道,“你该料到会有今天的?!?br />
    熊海洲冷笑道,“为了绊倒我,你该预谋很久了吧?也是煞费苦心了?!?br />
    那话语里似乎有点得意,甚至觉得能让李和费手脚,是挺骄傲的一件事。

    平松在一旁道,“不然你以为你能拿得动这块地?”

    “是啊,以你的财力应该把周边的地都买了下来吧?”

    熊海洲没有理平松,还是直勾勾的看着李和。

    有些事情,他前后一想,也就通达,如果不是这样,不会在他开盘的日子里,周边的楼盘也跟着开盘还同时降价。

    李和点点头,不可置否。

    “是你做事太绝,我向来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br />
    “是啊?!毙芎V搋獠阶叩酱翱?,打开窗户,理理衬衫上的领带,“今天天气不错?!?br />
    李和笑笑,不再应声,转身就走,没有再多说的必要,熊海洲已经威胁不到他了,而且有他在,也不可能再翻身。

    刚下楼,却听见嘭嗵一声,然后就是小威的一声尖叫,“哥,他跳楼了?!?br />
    李和怔住了,他没有过去。

    头脑里乱作一团麻,罩着一团雾,浑身感到不自在。十二层,基本没有活的可能性了。

    他忘记了,熊海洲也是一个骄傲的人,骄傲到不知道什么叫自卑。

    越是骄傲到极致,越是不能接受失败。

    警车来了,救护车来了,家属来了。

    “喂,我叫熊海洲,我听你班都叫小李子是吧?!?br />
    “我比你大,以后喊我哥。我兜着你?!?br />
    “小李子,怎么样?帮哥递个信?!?br />
    “瞧着没有,这是五块钱,给哥送到都是你的?!?br />
    李和忍着不舒服看着远处的一滩血迹,又回想起那个潮气蓬勃的年轻人,那时候虽然有傲气,可也不失可爱的。

    他捡起地上那张带着血迹的报纸,头条中央下发《关于当前经济情况和加强宏观调控的意见》。

    这才是催命符。

    没人任何人跟着,他自己开车回了家,整个浑浑噩噩的。

    熊海洲死了,他没有一点开心。

    下意识地朝幼儿的门口望过去,一拨又一拨的小朋友,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蹦蹦跳跳的,跟小鸟一样。他就开始羡慕他们,那是打心底的羡慕,羡慕他们的快乐,羡慕他们的无忧无虑,甚至羡慕他们的蝴蝶结和五颜六色的衣服。

    连午饭也没有吃,躺床上好不容易睡了一会,又被惊醒,好像有人在找他催命。

    是啊,是他害了熊海洲。

    他突然第一次感觉到,他的双手是血淋淋的。

    “老熊,走好,我不是故意的?!?br />
    很残忍,但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