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熊海洲脑子里回旋了几遍,才下定决心喊住已经走到门口的张先文。

    没等七点钟,在大半个中国都缺电的季节,首都的夜晚仍然流光溢彩。

    按照规定主要宾馆、饭店、娱乐场所、商场等夜景照明设施必须灯火通明,逛夜景也已成了不少旅行社的重要项目。

    如果是在以前,在没有月色的夜晚,又没有电灯,胡同里又没有亮,人们晚间出去若不打着灯笼,就会越走越怕,越怕越慌,迷失在黑暗的胡同里,大概胡同长的又都差不多,都很容易迷路,找不到家。

    有时候会在一个地方转来转去,一转就是一夜,俗称鬼打墙。

    李和此刻坐在四海饭店和平松等人觥筹交错。

    他的对面就是张先文。

    “他答应了?”

    张先文笑着道,“当然,李老板,那可是近三个亿,他可舍不得,不答应也得答应?!?br />
    李和笑着道,“他没什么怀疑?”

    从本质上来说,他和熊海洲是一类人,从来不冒没有退路的风险。

    张先文道,“我想顶多会打听一下,可咱们买下甘柏小区是实打实的,没作假,实力在这放着的,他不得不信?!?br />
    已经谢顶的刘胖子也在一旁道,“李老板,你放心,这几天我都不会让熊海洲消停住?!?br />
    这也是他第一次见李和,对李和不甚清楚,但是他对苏明和平松、寿山等人了解甚深,向来对这些人马首是瞻,而现在李和能让这些人低声下气,他就大概能猜到李和的地位了,所以一点不敢怠慢。

    这次帮李和也是帮自己,他对熊海洲的这口恶气,憋在心里可是一直没出呢。

    李和喝的差不多了,直接放下酒杯,推开的了面前的骨盘,刚掏出烟,就被苏明给点上了火。

    他弹下烟灰,淡淡的道,“你们看着办吧,我还是看结果?!?br />
    进度比他想象中的快,想不到熊海洲是个外强中干的货,认真的说挺让他失望的。

    “哥,你放心,我们一定办的妥妥的?!闭庑┠昶剿梢丫煜ぷ约依习宓钠⑵?。

    李和对他很信任,这些都是建立在“汇报”基础之上,工作该汇报的地方,他跟李和汇报过后再执行,李和都支持。

    没有汇报的事情,他做什么,李和都歪着脑袋提出几个问题,问题中还有问题,得到的指示很模糊。

    说穿了,李和要的就是提前汇报,然后他掌握全局。

    这段时间内,以李和为首的地产商在京城闹气来了腥风血雨。

    什么?

    三环内有2000的房子?

    不但熊海洲哭,三环以外的地产商也跟着哭。

    面对紫玉山庄、香榭丽花园大幅度降价咄咄逼人的销售策略,其他房地产商怎么办?

    再放些蒙消费者的假利好消息显然不顶用了,降价不降价?

    是个艰难的选择!

    不跟着降价,房子根本就卖不动,现金回笼不来,那就是几乎是在等死,而要是跟实现降价策略,大打价格战,就是意味着割肉,对那些实力雄厚,现金流充沛的大房地产商来说也许还能抗得住。

    但是对于实力弱小,本来盈利就微薄,现金流异常紧张的房地产商来说,那就基本是等于找死,本来就只剩下一点肉了,再割就没了。

    李和这样做,虽然对众多小房地产商来说很残酷,但商场本身就意味着残酷,比生活更残酷。

    在这个日益炎热的春夏交替的季节里,进行大幅度的行业重新洗牌,许多人感觉在过冬,只有清楚内里的在盼着熊海洲快快去死!

    不过让许多开发商高兴的是徐国华、刘胖子的日子遇到了麻烦。不管是大报小报,接连几日的开始质疑紫玉山庄、香榭丽花园的房屋质量问题。

    有记者写道,“你是否意识到,你买的产品质量如何?”

    “去了现场,那时我看到那些薄薄的墙体及材质,我是外行但总感觉不对劲,当然建好后装修下非常美观,可那是外表....”

    “开发商做广告都是宣传地理位置如何好,没有说过房子用的钢筋质量是如何的好,水泥是如何好,他们都不像真正的卖方,真正的卖产品的要夸自己的产品本身质量好才对,所以我感觉有水分,所以你们买的不是舒适的家而是安全和质量...”

    “在欣欣向荣的房产市场,开发商却反其道而行之,突然亏本销售,房子的质量估计好不到哪里去...”

    原本那些有购房意愿的人,面对突如其来的降价自然是高兴不已,在喝高时吼上这么一句,“明天就去买套房,过两年给你们看看我走上人生巅峰!”

    继而座下其他人也纷纷开始赞同,掌声一片。

    可是酒醒之后,看到报纸上对紫玉山庄、香榭丽花园的报道,又默默地对自己说,“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买房子这么重要的事情,怎能儿戏?还是再观望观望吧?!?br />
    徐国华、平松和郭复兴等人,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都没有急着去澄清这些是非真假,他们的目的本来就是搅局,而不是卖房,何况亏本的生意当然是做的越少越好。

    同样,熊海洲的楼盘也是卖不出去,不是因为他老老实实的遵守与张先文的约定,不去对外出售,而是没法对外出售。

    颐和山庄的售楼部门前,每天都有不同的购房者来闹事,打着条幅要求来退房!

    开始,他是没放在眼里的,他做房产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第一个退房者是因为对方有点小背景或者说他大度,他才给退房的,至于第二个效仿者,他就采取了大棒政策!

    冒充颐和山庄保安的打手与要求退房的业主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冲突。

    不打死人都不是大事。

    这一点熊海洲很肯定,且很有经验。

    受害者的家属五六个人来售楼部寻求公道,他还是强硬的专治各种不服。

    这样又多了五六个受害者。

    但是,事态超出了他的预料。

    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家属,打条幅的,谩骂的,静坐的,几十号人堵在颐和山庄的大门口。

    同时,又接二连三的出现了一批人,不是来退房的,而是来维权的。

    出卖人交付的房屋套内面积或建筑面积与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面积不符!

    颐和山庄的门口已经有小百十号人了!

    他都不敢报警,因为这已经成了群体**件,他是有脑子的文化人,自然不会犯浑,一旦事情闹大了,向来是不分对错的。嗓门大的,弱势的,人数众多的最后肯定赢,倒霉的还是他。

    现在他寄希望于还是私了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