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真?”熊海洲看到这个老好人脸上的阴狠之色,不免心中一凛,不晓得他是从哪里来的底气和他叫板。

    “我就是打酱油的,不用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闭畔任亩陨闲芎V薜难凵?,装作无辜的摇摇头,倒是把李和围观时候的口头禅学了个十足十,“也不干我事,要不我先走?”

    这还不是他笑场的时候,他的大招要放到最后,起码要等到对方血条变红。

    “打酱油?”熊海洲明显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

    “我就是路过的,明白没有?”张先文笑嘻嘻的给解释起来,“二位什么仇什么怨跟我都不没关系?!?br />
    “那么,张总,你对我的楼盘有兴趣吗?”熊海洲整理下西装,然后道,“在商言商,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br />
    “直接说个实在的?!闭畔任乃鄯殴獾?,“你知道徐总这边是2000的!”

    “2000?张总,你是明白人,2000明显是亏本的价格,如果楼盘没有问题,他能卖2000?这里明显有猫腻!”熊海洲故技重施。

    “老徐,我也搞不明白你啊,你这亏本卖是什么意思?搞的这么着急,我心里都不安?!闭畔任南蛐旃度チ艘苫蟮难凵?。

    徐国华没好气的道,“我有钱行不?我爱卖什么价就是什么价!”

    “可也没嫌弃钱多的啊?!闭畔任亩孕旃拥牟恍湃瘟?。

    “张总,要不这样,咱们先去售楼部里面详谈,你怎么说,咱们怎办,你看行不行?”徐国华对着熊海洲投去了愤恨的一眼。

    “这....”张先文犹豫起来,打开了徐国华扯着的手,道,“老徐,你看要不这样,我今天呢,也特忙,就先走,等我有时间再过来,成不成?”

    虽然是询问的语气,可是转身就要走。

    “别啊,张总,我这人的人品你还能信不过,我说没问题就是没问题?!毙旃棺≌畔任牡娜ヂ?,“听我的,先进去看看,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徐国华,好狗不挡道?!毙芎V蘩溲叟怨?。

    “老徐,你看何必呢,以后有的是时间?!闭畔任陌研旃瓶?。

    “老张!”徐国华的声音里充满了不甘!

    这个时候,熊海洲都有点充满怀疑了,难道是自己瞎猫碰上死耗子,歪打正着?

    徐国华的楼盘真的有问题?

    要不然没有这么上杆子亏本卖的道理???

    看到要上自己车的张先文,熊海洲赶忙追上几步,喊道,“张总?!?br />
    “有事?”张先文明知故问。

    “张总,赏个脸吃个午饭吧?!毙芎V薷刑咀约好桓镁?,只要和张先文打好交道,他的楼盘就不愁卖了,随便那帮温州佬怎么闹腾吧。

    “吃个午饭?”张先文狡黠的笑道,“熊总,咱们还是直接去你的售楼部吧。只要价格合适,什么都没问题,什么都有的谈?!?br />
    看到熊海洲这种猴急的样子,他懒得再用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

    “那再好不过?!毙芎V夼恼拼笮?,“张总,请移驾坐我的车?!?br />
    “不用,我又不认识路?!闭畔任拇净得?,不等熊海洲说完,就直接上了车,拉下车门道,“走吧,你打头?!?br />
    熊海洲满面容光的上了自己的车,但是一上车脸色就沉了下来,咬牙切齿的道,“徐国华!老子不会放过你!”

    坐在旁边的销售主管笑着道,“熊总,还是你有办法,不费吹灰之力就扳回了大局!高!实在是高!”

    “想和我斗,他还是嫩了!”熊海洲面有得色,显然很享受下属的吹捧。

    “熊总,你说这紫玉山庄不能真有问题吧?”销售主管见马屁拍到了正确的位置,继续再接再励。

    熊海洲冷笑道,“不管有没有问题,不管真假,现在就给我联系媒体记者,花钱都不怕,就从价格上做文章,先把紫玉山庄的名声搞臭再说!另外给我举报到建委,我要让他们吃不了兜子走!”

    “熊总,要不干脆连香榭丽花园都一起给举报了?”

    “都由你来办,只举报这两家就行?!毙芎V拊奚偷目戳艘谎叟员叩闹鞴?。

    把水搅浑是再好不过。

    回到售楼部的办公室以后,他对张先文进行了热情的招待。

    但是张先文明显的不冷不热,对他给出的2700的价格,感觉到不满。

    “熊总,这价格和其它家差的也太多了?!?br />
    “张总,你买甘柏小区的时候可没有这么说吧?”熊海洲直接用这话给堵住。

    张先文买甘柏小区的价格更高,怎么遇到价格更低的颐和山庄就这么磨磨唧唧了呢?

    张先文翻个白眼道,“那是我不知道,买的有点仓促,现在我知道了,我还能做这个冤大头?”

    熊海洲乐呵呵的道,“张总,你理解下,我可不像姓徐的,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明知是亏本的生意还是在上杆子做。你也是生意人,你也明白,没这个道理?!?br />
    熊海洲觉得今天既是他的不幸日,又是他的幸运日。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他一到售楼部就得到了从开盘到现在已经售出11套的好消息!这让他陡然间充满了信心和自信!

    价格不是决定市场地位的唯一要素!

    在这种利好之下,唯一的那个捣乱的退房者,他给退款了,他的房子不愁卖,这不他还在正和张先文谈着呢?

    当然,要不是那个购房者有点背景,他是决然也没有那么大气去给退款的!

    “我再考虑考虑吧?!闭畔任奈弈蔚囊∫⊥?,“已经行错一着,再出篓子可就无颜见江东父老了,这可是一帮兄弟的血汗钱?!?br />
    “张总,我可是很有诚意的。有什么意见你提?!彼淙恍芎V抻行判?,可是不代表他就能舍得舍弃张先文,一次性给卖了,他就得得到大笔的现金,以应燃眉之急。

    张先文点着烟,挠挠头道,“2700,这个价格我倒不是不能接受,这是我真心话?!?br />
    “还是那句话,有要求尽管说?!毙芎V薜男睦镏共蛔〉母咝?。

    “之前在甘柏小区已经花了二亿多,这你是晓得的。你这个楼盘虽然不比甘柏小区贵,可是面积比甘柏小区大啊,总价比甘柏小区多的多?!闭畔任哪闷鹱雷由系募扑闫?,啪啪的打出一串数字,递给熊海洲道,“瞧瞧,三个亿是打底!我就是有钱,也没这么多??!”

    “那你的意思?”熊海洲本能的问道。

    “让我一次性拿三个亿,总得给我点时间,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能这么一次性吃进你楼盘的,除了我,你还真找不到第二个人?!?br />
    “你要多长时间才能凑齐时间?!毙芎V薜男睦镉械愦蛲?。

    张先文摆着手指头,嘴里念念有词,假模假样的皱着眉头道,“至少要给我一个月吧,不然我可真的一次性拿不下这么多?!?br />
    “那可真不行,我也说认真的话,有一个月时间,我楼盘也能卖的差不多了?!?br />
    真的要是等一个月时间,他坟头草都有二尺来高了!

    坚决的是不可能的。

    “那你说多长时间?!闭畔任暮苌?。

    熊海洲咬牙道,“最长给你半个月时间?!?br />
    “半个月?”张先文不高兴的皱皱眉头道,“半个月可以,不过得答应我一个条件?!?br />
    “说?!毙芎V扌睦镉械憬粽?,成与不成,就是最后这一回合了。

    “从现在开始不准再对外出售一套!”张先文斩钉截铁的道,“半套都不行!这半个月内要是有一套对外出售,咱们的协议也就作废?!?br />
    “什么?不准对外出售?”熊海洲陡然陷入了两难的警惕。

    “熊总,你考虑一下再答复我?!闭畔任南汾实目醋判芎V?,然后向门口走去。

    他好想给熊海洲的倒霉熊样录个像,好给李和邀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