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什么?”徐国华突然发现这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图砸钱时候的爽快?

    以前他穿昂贵的名牌,吃鱼翅燕窝,住N星级酒店,开豪华的汽车,财大气粗到处显摆,混个名声,在别人眼里顶多是个暴发户。

    而现在呢,他徐国华没事就砸个上亿的楼花玩玩,这才叫真土豪!

    哪怕是冤大头的名声,起码也是证明了他是个有钱人!

    现在都有人上杆子和他打交道!

    砸钱心痛吗?

    心痛!

    因为,总之,不管怎么说,虽然不会花他一毛钱,花的是别人的钱!他心痛的是,这些钱不属于他,他也是替人家瞎心疼而已!

    只是为了图着看熊海洲倒霉?

    那是不可能的,虽然他也不喜欢熊海洲的傲慢和猖狂,但他的人生哲学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宁得罪君子也不得罪小人。和气生财最好,和熊海洲往日我从近日无冤,莫名其妙的得罪人,没有必要。

    那么肯让他冒着得罪一个能量不小的人的风险,除了平松等人的交情,更重要的是为了去博取另外一个人的欢心,好获得最大的利益,看利益得失而已。

    “是啊,徐胖子,你这么做,我都看不明白啊?!闭畔任脑谝慌约绦菹?,乐此不疲。

    熊海洲笑着对张先文道,“张总,你说说,这天底下有做这种亏本生意的吗?我断定他的楼盘肯定有问题,到时候要是豆腐渣工程,可就是要命的事情,不可不防啊?!?br />
    他自己说这话都有点不信,因为在他认知里徐国华不是那种投机钻营的。

    在他某个时刻里,反而是非常欣赏徐国华这种憨厚劲的。

    “哎,老熊啊,你说我说你什么好啊?!毙旃蝗挥械憧闪鹦芎V?,要不是被逼急了,是不会说出这种下三滥的话的。这种肆意污蔑人的话从一个天子骄子且是上亿资产的老总嘴里出来,再对比之前的的温良谦恭,一时间有点不能接受。

    他又突然想起那个人的话,精疲力竭、山穷水尽的时候最容易看出一个人人品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活下来的**足以让很多人放下任何底线,此时仍然保持自己底线的,才是真君子。

    唯有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青山矗立,不堕凌云之志。

    “徐胖子,你可不能坑我?”张先文谨慎的问道,“我得去查查你房屋的质量?!?br />
    “老熊,我认真的跟你说吧,你这次是不死也得脱层皮,我现在作为一个曾经的朋友,给你一个建议,你啊,赶紧的收手吧?!毙旃蝗ゴ罾碚畔任恼飧鲅菁寂?,反而对着熊海洲说了些半真半假的话。认真的道,“这场赌局你玩不起!”

    “徐国华,明人不说暗话,我自以为对你也是交心的,也拿你当朋友?!毙芎V蘩浜叩?,“请问,我是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么针对我!”

    既然已经撕破脸,他也没有必要再伪装下去,要不是因为张先文在跟前,他都恨不得此刻直接大骂。

    “拿我当朋友?”徐国华无奈的摇摇头,“你这人眼里没朋友。当初刘胖子的香榭丽花园项目在征地的时候是谁搞的鬼?整整拖延了三个月的工期。别以为别人就不知道了,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br />
    “你是误会了吧?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中伤我了?”熊海洲心里一惊,他的每一个动作是那么的有意为之,每一句话说的是那么动脑子,每一个表情都镶嵌的天衣无缝,“咱们相处可不是一天两天了?!?br />
    但是还是不自觉的眯缝着眼,暗自猜测,难道就是因为这个事情,这帮温州佬才认死要和他作对?

    要是因为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倒是还有转圈的余地。

    再说,就凭什么一定认为是他做的?

    他自认为做的隐蔽和机密,帮他做事的都是他手底下的心腹,从理论上来说,是不会有任何人知道的!

    谁让刘胖子不知道好歹,不但和他争地块,还仗着不知道哪里来的资金,把香榭丽花园做的比他的颐和山庄还阔气!

    好死不死的,香榭丽花园在他的楼盘的隔壁!

    他刚刚来紫玉山庄的路上,看到香榭丽花园人山人海,再与自己这边一做对比,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差点有直接下车去揍刘胖子的冲动!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他还是决定来先找徐国华,再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买下甘柏小区的财主!

    现在既然提到了,他大可以来个死不认账!

    有本事拿证据来??!

    你们温州佬的敌人多了!

    为什么一有事就往我熊海洲身上推!

    徐国华还是摇摇头,“老熊啊,这不是你想解决就能解决的事情?!?br />
    “老徐,杀人不过头点地,大家犯不着这么拧着?!?br />
    熊海洲误以为徐国华承认了是因为刘胖子的事情,大家才集体针对他的。

    话说回来,即使真的有证据又能怎么样?

    一没杀人,二没放火,只是给鼓动一些拆迁户去闹事而已。

    他觉得只要态度得当,给的利益合适,温州佬应该做点让步。

    再不行,他大不了道个歉,做个让步。温州佬要的不就是面子吗,要不然能这样亏钱抱团和他死磕吗?

    他们要的风水轮流转,要的面子,他给就是了!为了将来,为了长远,他熊海洲未必就不能退一步!

    何必为了一点点过往的小事,揪着不放呢?

    大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没必要做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没这个道理!

    都和钱没仇??!

    “随便你吧?!毙旃丫涣撕托芎V藜绦赶氯サ?*,“你啊,现在赶紧的回去收拾包袱跑路吧,这是我给你的最后的善意的提醒?!?br />
    “徐国华,你当真要和我鱼死网破?”熊海洲也彻底的没了耐心。

    他何尝向人这样低过头!

    “网破不破我不清楚,但是鱼是肯定要死的?!?br />
    既然给脸不要脸,他也就不客气了。有人撑腰,徐国华又怎么可能怕熊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