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犹自气愤的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他决定亲自去紫玉山庄,眼前最重要的就是找到紫玉集团董事长徐国华!

    他到现在都不肯相信那个实诚憨厚,愿意对他推心置腹的温州佬会给他下绊子!

    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即使是死,他也要死个明白!

    而且,徐国华在华北地区的温州佬帮会里有一定的影响力,只要搞定了徐国华,帮着他说话,其它温州佬肯定不会再难为他。

    同时,他心里还抱着一个幻想,那帮子在甘柏小区扫楼的南蛮子就在紫玉山庄,万一有机会遇到,他的楼盘岂不是会起死回生?

    那帮子蛮子财大气粗,买楼眼睛都不待眨眼的,要是看中了他的楼盘,他就能瞬间扳回局面!

    高高在上的“紫玉山庄”两层小楼售楼部,象一座小宫殿一样,矗立在外墙装饰一新的小区前面的广场上,造型与身后一幢幢耸入高空的住宅楼相比,是那样的小巧别致,又是那样地亮眼醒目。

    米黄色大理石磁砖,在广场的边沿,铺在门前分段拾级而上的台阶上,给人一种冰冷坚硬的水泥地面穿上一层暖色柔和的外衣的感觉,很阳光很舒坦惬意。

    门前屋檐下,两根大圆柱形的柱子上,被黄灿灿的锡纸包裹着,彰显着商家的富贵与尊荣。

    这是地产商学会的与国际接轨的最新的做法。

    正如温度节节攀升的天气一样,紫玉山庄的售楼部门口人潮涌动,几千名购房者排起了等候长队,呈现出难得一见的购房盛况。

    熊海洲从车上下来,看到那条“开盘必特价,特价必超值”的条幅,脸上的肌肉不争气的抖了抖!

    脸色更加的不好看。

    只见舞台中央的刘小庆一曲歌毕后,一手拿着话筒,一手拿着纸,轻声道,“开盘当天推出8.5折优惠,凡购房客均可抽取由京美电器提供的家电大奖!”

    在购房者们高涨不下的热情中,现场下单声此起彼伏。少楼栋都被贴上了售罄的标签,火热程度可见一斑!虽然现在在售楼栋所剩的房源已经不多,但是到访的客户的热情仍持续不减。

    他正要顺着人潮挤进售楼部,却被旁边的高管拉了下衣袖。

    “熊总,你看?!?br />
    三辆轿车停在售楼部的广场前,第一个从车上下来的是徐国华。

    “老徐,发财的很啊?!毙芎V蕹遄判旃蛘泻?,尽管内心很不平静,可是还是双手插在裤口袋里,不疾不徐的向徐国华走过去,近了跟前还要握手。

    “抱歉,抱歉?!毙旃疽庖恢皇值难?,和另一只手的公文包,示意不方便握手。

    “老徐啊,你把我害惨了啊?!?br />
    我会亲手做了你们!

    憎恨,还有焦躁,压抑不住想要破坏想要毁灭想要杀戮……

    熊海洲在心里怒吼着,可必须压抑住怒气,瞬间脑子里的声音小了下来,装作不停的苦笑。

    “熊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徐国华抬头看见熊海洲,并没有多大的惊诧。

    “哎,你看看你这边的售楼部,再去看看我那边?!毙芎V弈芸醇旃娜惹?,却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味道。

    笑了笑,没有继续多吭声,脑海里却还在想着昨天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很显然,这里面是有人在刻意做文章,但不会是徐国华,应该另有其人,不过是被人利用的一杆枪。

    他与徐国华两人其实是鹬蚌相争,都已经失了分,至于谁是渔翁,还要再等等,时间久了,那人自然会现出原形来。

    他还在深思,这个时候,他身边的一个经理,又低声提醒道,“熊总,熊总?!?br />
    不需要刻意关注,熊海洲已经看到徐国华车上又下来的一个人,这个人他是认识的,潮州佬在京城的商会会长张先文。

    他至今都搞不明白包括温州佬在内的这些小蛮子为什么这么爱抱团?

    “张总,好久不见?!毙芎V藁故俏肿抛约捍笃?、沉稳的形象,这也是人之常情,大凡有点身份地位的人,都是很重视形象的,别管道理是站在哪一边,人多的时候,总要争个面子,甚至在很多时候,很多场合下,面子比里子更加重要,在这点上,很多伟人都不能免俗,更何况他熊海洲了。

    虽然他骨子里有点瞧不上这帮子泥腿子出身的暴发户,万把块的西装穿在这帮人的身上有点糟践。但是他还是没有把这点鄙视显露在脸上。

    “哟,熊总,这是怎么了?”张先文把手里的大哥大交给身后的秘书,反而和熊海洲握上了手,“这气色不是太好啊,我这有朋友送的燕窝,走的时候给你带着,回家好好补补?!?br />
    “你太客气,好意心领?!毙芎V薮铀牧成峡吹揭还勺蛹ペ降奈兜?,“张总的普通话越来越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本地人?!?br />
    他决定先忍一把再说,温州佬已经不给他好脸了,他没有必要再得罪潮州佬。

    “真的?”张先文难掩高兴,“大家都是这么说的?!?br />
    “张总,徐总,你二位这是?”熊海洲没工夫继续在这里寒暄,总要探明白。

    张先文道,“你知道的,我一帮兄弟都是大老粗,这些年手里有点闲钱,钱啊又越来不值钱,又没什么投资渠道,所以就一起多买几套房子,哪怕租出去也能挣个零花钱。这不,徐总这里开盘,我就打头到徐总这里看看?!?br />
    “定了吗?”熊海洲心里一动。

    张先文无奈的摇摇头道,“可惜啊,甘柏小区的章总根本不给面子,那么小的楼盘,够本不够咱们买,没消半小时,我给他包圆,还让我到处费劲找楼盘。要不我能到徐总这里?”

    话说的半真半假,但是有一点很肯定,拿着别人的钱,买买买,果真很爽!关键还不需要他担一点风险,甚至还有一点点赚头。

    当然,凭着他如今的身家,已经不在乎那点赚头。

    他在乎的是能不能结的善缘。

    “原来甘柏小区是张总的手笔,佩服!佩服!”熊海洲眼前一亮,“张总,你也知道,我们颐和山庄今天开盘,要不要我领着你去看看?”

    这帮人有钱,他是知道的!

    可是绝对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有钱,有这么大的手笔!甘柏小区会是他们给包圆了的!

    此刻一听,就开始毫不掩饰的当着徐国华的面揽生意,似乎感觉到不虚此行,而他的公司也有救了。

    徐国华笑着道,“熊总,当着我的面拉客人,这么做可就不地道了,有个先来后到吧。起码要让张总到我这里坐一会儿吧?”

    心里开始冷笑,想不到熊海洲现在还在做这种春秋大梦。既然想做梦,他也不急着把他叫醒。

    他和平松、苏明、张先文、王晓、卢波、罗培等人相交已有十余年,想当年他刚刚北上是何其艰难,遭到严建成三番五次的打压,要不是有他们帮衬,哪里能有他徐胖子的今天!

    真正的生死之交!

    至于熊海洲,他只是奉命陪玩而已。

    仗着有点关系,有点小钱,就敢这么嚣张,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从平松到卢波,再到王晓,哪一个不是身家过亿,何况这些人身后还有一个需要绝对仰望的大佬,他只要能巴结上,与得罪熊海洲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地道?”熊海洲笑着对徐国华道,“徐总,当初大家可是说好的,守望相助,可是你今天的开盘价可真是让我大喜过望?!?br />
    他差点压不住心里的怒气。

    徐国华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辆沃尔沃,然后才回过头对熊海洲冷笑道,“大家也是早说好的,各凭本事?!?br />
    “徐国华,2000块的均价。我就是不明白,你亏本卖倒是图个什么?”这才是熊海洲最不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