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海洲显然是受到了甘柏小区开盘的影响,优质的购房客户是有限的!他不能落人后!

    “明天去把甘柏小区的尾盘全扫了?!崩詈脱杆俚南铝司龆?,然后又问平松,“你准备好没有?不能有一丝差错?!?br />
    平松道,“广告早就印刷好了,销售团队也就绪,只是这演员不好请,而且这一下太突然了,他们都有自己的档期?!?br />
    苏明在一旁道,“这个我来负责吧,只要是国内的演员还想在影视界混,还没人不敢不卖我这个面子。何况他们不会和钱有仇,像刘小庆这种大牌,平常出场费三万这个样子,我给她加到五万就是了?!?br />
    他说的很自信,他在电影圈和音像市场有这个底气和影响力。

    他能深切的感受到李和对熊海洲的恨意,所以他不得不跟着一起重视,眼前也不止是平松一个人的事情。

    李和的敌人也是他们所有人的敌人。

    “不管你们明天怎么办!我要见到效果?!崩詈鸵а赖?,“熊海洲要是死不了,都去寿山的饭店刷盘子吧?!?br />
    寿山咧着嘴道,“那我热烈欢迎?!?br />
    当晚,为了不打草惊蛇,李和名下的九处楼盘去只有一处紫玉山庄开动,工作人员连夜不睡觉开始在售楼部门前搭起了舞台和彩旗,四周围上了早已印刷好的广告,甚至连周边的路灯都没有放过,都放上了广告牌。

    “生活有了美感才值得思考……”

    “春光永驻童话之城”

    “心无界,身无界”

    ‘市中心的稀世名宅”

    “看见非一般的梦想”

    “稀世经典席,地段优势,就是永恒价值优势”

    大多都是这种诱人心弦的广告词。

    李和这边大张旗鼓,不可能不引起熊海洲的注意,他很烦躁,刚拿起电话的人又放下了。

    估计那帮温州佬和他一样也是受了甘柏小区的影响。现在给他们电话根本没有多大的意义,这帮温州佬凡事都要抢先一步,处处不留情面。

    难道打电话和他们说让他们不要急着开盘,然后让自己先卖?

    根本不现实。

    他还是有点欣慰,辛亏只有一处开盘,加上他和甘柏小区,也只有三处现房,影响不大。

    只是,这房价,他需要重新确定。

    他要保持竞争力,价格一定要比其他人低!

    他自己心里清楚,温州佬的房产项目不管是设计还是户型都比他强!天知道,那帮人怎么这么有钱!

    现在,只有优势的价格,他才有能耐和温州佬竞争。想不到平时称兄道弟的,会在关键时刻给他捅刀子!

    他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又敲,打出有节奏的声音。

    随即又拿起了电话。

    才四点半,已经透亮,不觉天边露出熹微晨光,彩霞已织出一匹辽阔的云锦,准备着迎接凯旋归来的太阳。

    早晨是静谧的轻散的,没有车水马龙,没有人喧马嘶,只有出行锻炼身体和买早餐的行人,相互打着招呼。

    洒过水的湿润街道上会飘散着豆浆油条的香气,一辆辆公交车到站,开始了这个城市一天的生机。

    李和特意起了一个早,坐在路边摊上喝豆浆。

    喝完豆浆,又尖着嘴轻轻吹着茶。在茶烟缭绕中,他可以看见陈奎的车顺着柏油路急急的驰过来。

    “哥,哥?!背驴瓶得啪拖吕?,连关门的时间都没有。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崩詈偷阕叛?,斜着眼瞪了一眼大奎。

    “哥,熊海洲那王八犊子开盘了?!蔽吮硎就鸬锈?,大奎不忘记把熊海洲骂一句。

    “多少?”

    “3200?!?br />
    “这么低?”这是李和绝对没有想到的。

    大奎嘿嘿笑道,“咱们昨晚闹的动静有点大!就把熊海洲的胆子吓破,他自己盖的楼什么玩意,他心里有数,只要咱们入市,他的房子就卖不动,他当然得低价。要不要我给姓郭的那小子打个电话?”

    对于郭复兴,他越看越不爽,一个后来者凭啥爬到他头上!

    “不用,我们直接过去?!崩詈突故怯锌佳楣葱说囊馑?。

    这一早上,最轰动的不是因为紫玉山庄开盘请来了刘小庆、崔健,也不是颐和山庄开盘的市中心最低价,而是一群南方来的购房者!

    那买房不是论套买,而是论栋,一栋一栋的买!

    他们大都是西装笔挺、面色灰黄的中年人,操着一口浓重江浙和胡建口音的普通话,跟漂亮的售楼小姐站一起简直自惭形秽,却能在人们最初鄙夷的目光中扔下几麻袋现金,买下了几层房或几幢楼,让所有人在财富面前大惊失色。

    只用了不到半小时的功夫,甘柏小区的1221套房子售罄。

    这疯狂的一幕令许多在场的购房者目瞪口呆,还没准备好侃死售楼小姐的大招,房子已经卖光了。

    连讨价还价的机会都没有。

    真的开了眼界了!

    第一次见识到有钱人如何像买菜一样买房子。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一群蛮子!

    怎么可以这么有钱!

    改建综合开发公司的总经理章舒临却是心里有数,不顾公司里其他人的聒噪和兴奋,只是发声问道,“紫玉山庄多少钱?”

    “2500?!迸员哂腥烁隽舜鸢?。

    “多少?”章舒林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那是一个小时前的消息了。现在是2000?!坝钟腥烁隽俗既返拇鸢?。

    “2000?”章舒林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场的许多人也发出一声惊叹。

    “谁不知道紫玉山庄的温州佬和熊海洲好的能穿一条裤子,怎么关键时刻捅刀子这么狠?这什么仇什么怨,要这么玩?”

    有人发出了疑惑,不过却没人能解惑。

    突然,门被推开,章舒林的秘书急急忙忙的进来,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br />
    章舒林黑着脸看着那齐耳短发的秘书。

    “舒总,南景豪庭、东?;ㄔ?、银滩、学林雅院、翡翠湾、丽景湾、中央公园、香榭里花园全都开盘了!”秘书说的上气不接下气。

    “就这事?”早知道内情的章舒林虽然早已预料,可是此时心里也忍不住震惊!

    不过他面上还是没有显露出来。

    秘书却被章舒林弄懵了,这还不算大事?

    这都不算大事,还有什么能算大事!

    “多少钱?”有人不等章舒林说话,就朝秘书急吼吼的问道,“快说??!”

    “最低1800,最高的中央公园不超过2200?!?br />
    “你没打听错吧?”还有人不相信。

    “不能错的,咱们售楼部的人都被章总派去打听消息了,都是刚刚反馈回来的?!泵厥樗档暮芸隙?,而且她之前也以为听错了,自己还反复确认过。

    “乖乖,这熊海洲是怎么作死得罪这帮温州佬了,这是抱团往死里搞??!”有人迅速看出了里面的门道。

    “2000块,抛去地价,虽然不至于亏本,可是这银行利息是不够的,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币灿腥撕芸斓母愠隼戳苏四?。

    “辛亏咱们走运,一下子卖光了!要不然就得跟着熊海洲陪葬!”有人发出庆幸。

    “走运?”章舒林一声冷哼,然后又问秘书,“颐和山庄现在多少钱?”

    “2800,但是从开盘到现在只卖出了一套,买了那一套的客人现在后悔了,还在颐和山庄的门口纠结了一帮亲戚朋友闹着退房?!?br />
    “嘿嘿,这熊海洲也该吸取下教训,平时仗着有点银行关系,便把谁都不放在眼里。他这价钱可是难卖的,哪怕也同样放到2000,也没人买!”有吃过熊海洲瘪的,发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声,“他熊海洲也赔不起?!?br />
    是的,熊海洲赔不起。

    他此刻在自己的办公室正大发雷霆。

    地上到处是玻璃碎渣和散乱的文件,底下站着的公司高管低着头一声不吭。

    “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熊海洲发出了一阵阵的咆哮!

    还是没有人吭声,都在暗自嘀咕,你和那帮温州佬是朋友,平时又一起吃吃喝喝,称兄道弟的,你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们哪里知道?

    “买甘柏小区的那帮人打听清楚了吗?去哪里了?”这帮突然冒出来的有钱南方购房者,开始也让熊海洲惊诧了一下,现在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他的房子虽然不算好,可绝对不比甘柏小区差!

    凭什么能买甘柏小区,不能买颐和山庄!

    而且他的房价比甘柏小区还便宜!

    他自己都不清楚怎么得罪了温州佬,现在居然全部把他给针对上了!

    当听到其它八处楼盘同时开盘的时候,他整个人几乎崩溃。

    而再听到房价更是不到2500的时候,整个人就瘫坐在椅子上。

    他一遍遍的想着,房子卖不出去的后果。

    他这个时候再也顾不得面子,开始给一个个平日里称兄道弟的温州佬打电话,却是一个都没有打通。没办法,他一处处的售楼部开始找,却是一个都没找到。

    “那帮南方人都去了...”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说的吞吞吐吐。

    “去了哪里?”熊海洲更加的显示出不耐烦,“马勒戈壁,说个话都不清楚!”

    他丢了涵养。

    “去了紫玉山庄?!北暇剐芎V藁丫?,中年人敢怒不敢言。心里暗骂,马勒戈壁,你离破产不远了!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只有他们这些高层经理清楚泛海集团的现状,现金流几近枯竭!可能最多撑过半个月!到时候供应商就该来堵门要钱了!

    银行的债期虽然还没有到,可是一旦传出不好的风声,银行一定会釜底抽薪!

    他舅舅的面子没有那么大!

    没有人会陪着熊海洲死!

    “紫玉山庄?”熊海洲愣了愣,对啊,人家的价格比他低,去那里是对的。全然没有把那群购房者和李和联系在一起。

    一名销售经理道,“熊总,要不我们也降价?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br />
    他提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这样总比等死强。

    “降价?呵呵?!毙芎V蘩湫σ簧?,“有用吗?”

    他早晨开盘3200,接着紫玉山庄和其它八处楼盘接着开盘价没有一家高于3000的!

    他气愤之下,降价到2800,而紫玉山庄等楼盘直接降到2500以下。

    显而易见,所有人都是在针对他。

    如果他现在再继续降价,那些人也会继续跟着降价。

    他赔不起,他有这点自知之明。

    “那个人还在闹,怎么办?要不要退房?”女秘书推门进来,小心翼翼的推门进来!

    啪的一声。

    女秘书的脸上出现一道鲜红的五指印。

    “进来不知道敲门??!”熊海洲继而怒吼,大骂道,“老子养着你们是吃白饭的吗?这点小事还要来问我!”

    他好不容易出来的一点思路又被打断了。

    秘书抚摸着脸,委屈的眼泪忍不住就下来了。

    “滚出去?!泵厥檎庋痈尤眯芎V奚涣?。

    他想朝秘书扔件东西,发现桌上已经空空如也,没有东西可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