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么样,他与熊海洲的斗争都会波及到周边的楼盘。

    令李和稍微为难的事是怎么处理市城市改建综合开发公司,他的大脑立马儿像电脑一样地飞速运转了起来,可人脑毕竟不是电脑,电脑是没有情感的,所以电脑在决策时绝不会被感情因素所影响。

    可人却是有情感的动物,所以常?;岣星橛檬?。

    最终的决定是章舒声的面子他是必须给到的。而且既然章家的老大能找到他,说明这实力和能耐非同一般,绝对比熊海洲强,熊海洲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李老板,要是没什么吩咐,我现在就去按照你的办?”郭复兴见李和好久没说话,主动提出告辞。

    “等下?!崩詈拖肓讼胛实?,“旁边的市城市改建综合开发公司的房产什么时候开盘?”

    郭复兴道,“整个下半年,三环以内估计有20处楼盘入市,累计住宅套数约9790套,累计供应面积超过112万平方米。他们原本计划是下个月开盘的,可是看到周边这么多楼盘,他们现在可能会提前开盘。即使是熊海洲不会料到我们要对付他,可也是在担心扎堆的楼盘会冲击到他,现在已经在报纸、广播上开始做广告,也有可能会突然袭击搞开盘?!?br />
    “这样,改建综合开发公司能提前开盘最好,咱们不用理会,给他们一些时间,一旦熊海洲开盘,就没时间给他了?!崩詈图绦?,“告诉平松,如果改建公司最后还有未销完的尾盘,找个生脸,我们去包圆,就按照他们的开盘价来?!?br />
    “李老板,这样我们的损失可就更大了?他们开盘了,熊海洲估计不会等多处时间,顶多差一个星期时间,这一个星期指望改建综合开发公司清盘是不可能的,顶多卖上十几套,零头都卖不完,剩下的1000多套起码值二个多亿?!?br />
    包圆?

    那可是二个多亿!

    财大气粗也不用这样吧!

    郭复兴努力的提建议道,“要不要我们提前通知下姓章的?让他们提前开盘,哪怕多一个星期也好,他们多卖楼花,咱们也能少损失?!?br />
    送人情也没送二个多亿的??!

    做生意也没这样做的??!

    “这样会打草惊蛇?!崩詈秃敛挥淘サ匾∫⊥?,“就这么办,而且我们未必会有损失?!?br />
    “李老板,这我不明白?不亏钱?”郭复兴表示他的数学也不差,怎么算怎么亏钱,怎么会不亏钱呢?

    “你前阶段还对地产信心满满,现在就没信心了?”李和笑着道,“诚然这样做会占用大笔资金,可是与地产增值的幅度相比,简直不值一提?!?br />
    长期看来,尽管现在价格已经高到令普通人难以接受,但京城房市继续坚挺依然是未来的必然趋势。

    城市居民的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远远追不上房价。

    房价高是怪地产商吗?

    在这种专业问题上,听取一家之言是不好的:这容易令人过度迷信某个要素对整个问题的解释力,最终形成难以抹去的偏见。

    房价总的来讲是市场供求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反映。

    住宅地产的价格高低取决于该人口吸引力,决定人口吸引力的最大因素在于人口活动密集度,这是理论支撑。

    纵观中国人的住房奋斗史,当国家力量全面介入并掌控住房问题时,国人居住条件仅仅得到有限的改善,而且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捉襟见肘。

    而最近十年住房市场的繁荣,恰恰是因为对私有产权的重新承认,由市场力量代替国家和集体来开发和供应住房。

    地产商提供的是需求,如果房产没有商品化,得到的结果反而是更多人住不上房。

    不要指望福利分房普通人就能受益,福利分房制度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按行政级别配给,单位给予不同级别职工的租金补贴也不一样,行政级别越高补贴越多。

    城里的普通人尚且难,何况农村人。

    要解决住房问题,其实唯一的出路就是增加供给,实行市场化。

    “是的,我很坚定?!惫葱搜杆倮斫饬死詈偷囊馑?。

    “那就这么办吧?!?br />
    李和摆摆手,郭复兴告辞。

    这一天,在深夜里,李和已经上了床多时,只是翻来覆去,推着、挤着、抱着,大概是因为心怀愧疚,又比平时努力许多。

    三声炮响,差点累瘫。

    不过征服感还是足足的。

    对方也显得比较满意,桃花生面,绿鬃生烟,武媚百态,对着李和说出了平常不轻易说的甜言蜜语。

    他好容易朦胧了一会,床头的电话铃突然朗朗响了起来。他一听,却是平松的声音,道:“甘柏小区明天开盘?!?br />
    “按照计划办?!崩詈途凸叶狭?。

    所有的事情的发展都没出他的预计,改建综合开发的甘柏小区提前开盘。

    甘柏小区放出了“7天不涨价”的信号,意即一周之后难说。

    这是老套路了,无疑是告诉买房者,7天之后肯定涨价,早买早划算。

    甘柏小区的售楼部门前搭起了舞台和拱形气球,台上的歌声不断,音响声音很大,尽管是人山人海,可是瞧热闹的居多。

    售楼部里,询价的很多,不满声也很多。

    有看房意向的客户一看到开盘价就急不可待地说:“去年这一片只要3800!你们现在居然敢卖4000?”

    售楼小姐说:“那是什么时候?现在的房地产都涨价,我们只涨了两百块,小菜一碟?!?br />
    客户气愤地说:“你是坐着说话不腰疼。一平方米涨两百块,100平方米就是二万块,啥人有这么大家底子,拿二万块当小菜一碟?”

    售楼小姐一声不吭,脸发烫。

    整个一上午,甘柏小区只售出了三套房。

    李和带着大奎就坐在甘柏小区售楼部对面的马路牙子上。

    大奎道,“这扑了,按照这架势,一周能卖出十套房都是不错的?!?br />
    郭复兴摇摇头,“不止,许多人虽然没有成就,可是都是带着现金来的,第一天都只是观望,第二天也许才能成交,应该比我预想中的要好?!?br />
    “你怎么知道人家是带着现金来的?”陈奎不满意郭复兴一个新人当场驳他的面子。

    “瞧瞧他们拎的那包重量就知道了?!惫葱艘灿械闱撇簧铣驴庵滞帘┓⒒?,论斤两和平松这些人还不是一个级别。

    “希望他们能抓紧时间吧?!崩詈妥叩侥睦锒疾煌亲约旱牟韬?,啜一口继续道,“看明天的情况吧?!?br />
    但是事情却出乎了他的意料,熊海洲的颐和山庄在第二天也开盘了。?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