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透。

    李览拿着小铲子在到处乱挖。

    李和养的盆栽茶花也被祸害的东倒西歪。由于北方冬季温度过低,不适合地栽茶花,只能盆栽,冬季要放到屋子里面,这可是他好不容易养出来的,真真的费了心血的!

    更要命的是,茶叶明明早已发芽了,而此刻呢,什么都没了,只有光秃秃的枝干!

    “你真是欠揍??!”

    他努力不让自己嘶吼。

    “几盆破花,你稀罕个什么劲,外面卖的多的是?!焙畏贾苯影牙罾览?。

    “心血?你懂不懂什么叫心血?!崩詈吞耪饣熬陀衅?,虽然这不是什么名贵品种货色,属于烂大街的货色,可毕竟是他精心呵护出来的成果,一朝被毁,当然不高兴。

    “晚饭吃了没有?”何芳不愿意在那个话题上继续纠缠。

    “没有?!崩詈鸵簿龆ㄍ巳?。

    “自己盛饭,我去把菜端过来,单独给你留的?!焙畏计鹕砣チ顺?。

    李和把电饭锅的电源线拔掉,给自己盛了一碗饭,看到何芳端上来五个碗的菜,就好奇的问道,“来客了?”

    他们家里一般也就两三个菜,一荤一素一汤,老惯例了。

    “是啊,不过你想不到的?!焙畏记纹さ男ψ趴蠢詈?,很笃定的认为他肯定猜不出来。

    “别说,让我猜猜?!崩詈痛α讼潞畏嫉奶?,来的客人要么和他们关系一般,要么就是在国外,不然何芳不会这么说。

    首先,这个人是一定是两个人共同认识的,而且肯定是在同学圈里面。

    王慧?

    他第一个否定,和何芳关系不怎么好,即使来了,何芳也不会这么高兴。

    赵永奇、高爱国、蒋爱国、赵有才、吴波、刘波、赵青这些人他都给排除了,因为都是经常性见面的,何芳不至于这么单独拿出来说事。

    周庆?

    他也否定了,这家伙脸皮薄,要是他不在家,周庆是不会单独留在这里吃饭的。

    他把两个人的同班同学想了一个遍,国内的国外的。

    还别说,想了半天,他都没想到是谁。

    “猜不出来吧?”何芳笑的有点得意。

    “直接说吧,我还真猜不出来?!?br />
    “章老师?!?br />
    “谁?哦,章老师,章老师怎么会来?”记忆中的那个女神已经离李和渐行渐远,如果不是何芳再次提起,他是不会再去想的。

    “有良心没良心,章老师待你很好的好吧?!?br />
    “不是,我是好奇章老师怎么会突然过来?!崩詈头畔驴曜?,抿了一口酒。

    “说是找你的,要办点事?!?br />
    “找我能有什么事?”李和实在想不起来现在还有什么事情能和章舒声产生交集的。

    “她说了一个大概,只是生意上的事情,也是帮她哥说项的?!?br />
    “她哥?”李和从来没见过章舒声的家人。

    何芳点点头,“她哥是市城市改建综合开发公司的经理,她留了电话,你打电话具体问吧?!?br />
    “有时间我会给她打?!崩詈痛蟾琶靼琢耸裁词?。

    圈子真小,转来转去可能就是会牵扯上七大姑八大姨。

    特别在小地方特别明显,比如某两个人闹矛盾了,约人打群架,结果到了地方一看,居然看到对面那帮人大部分都认识,然后熟人之间互相做和事佬。

    原本气势汹汹的两帮人到后来勾肩搭背的去喝酒,这特么的就尴尬了……

    “章老师真不容易,你能帮就帮一把?!焙畏技潭?,“你说这好人非要受这么大委屈?!?br />
    “章老师这两年过得不好?”关于章舒声的近况,李和也是两眼一抹黑。

    “离了,你说章老师又漂亮又知书达理,这种臭男人还有什么不知足的?男人果然是有钱就变坏,在外面勾三搭四都不知道避讳人,章老师是实在忍不了了?!?br />
    “你说人家就好,别把棍子往我身上甩?!崩詈托男榈谋泶锊宦?。

    “你?你要有那个胆量才行?!焙畏嫉靡獾睦浜咭簧鹕?,只给李和留了一个背影。

    郭复兴再次来的时候是一个人。

    他看见李和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门槛上发呆。

    他要不是清楚李和的身份,都会产生错觉,这里哪里像中国商业教父?

    与平松这些时日相处,他反而感觉平松更像大老板,出门豪车开道,前呼后拥,走到地方上都是一级领导亲自接待,威风赫赫。

    接受记者采访,更是能侃侃而谈,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

    平松的日子,更能引起他的羡慕。

    再后来,接触到江威、苏明、黄国玉、卢波,陈奎,陈立华,无一不是派头十足。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些在商界成名已久的大佬都是李和的手底下人。

    所以哪怕此刻李和的形象让他产生错觉,他也不敢有一丝的不恭。

    李和问,“事情整明白没有?”

    郭复兴急忙的点点头,“李老板,我大概都明白,你想让泛海集团的资金链断裂,我认为没有多大问题。市场上房产的存量本来就比需求多,泛海的房产项目受冲击是必然。而且哪怕地大集团的房产项目和泛海的颐和山庄位于同一个价位,客户肯定都会优先选择地大,不管是小区的整体设计还是户型,在全国都是首屈一指的。要是再降价.....”

    结果很明显,除非泛海能在半路拿到外援资金。

    “这么说泛海必死?”

    李和对这些不以为意,从项目起见开始,他就是按照后世的主流户型设计的,与现在其它地产商开发的简单粗暴的筒子楼相比,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

    只要不是傻子,都会买他的楼盘。

    郭复兴点点头,“泛海不光在房产项目上有负债,其它如物流、百货公司都有负债,现金流基本被地产这一块掏空,负债率很高,只要有一个出问题,其它项目很难独善其身,牵一发而动全身?!?br />
    “等开盘那天,我让你去主持怎么样?”

    “我?”郭复兴以为听错了。

    李和笑着道,“知道为什么找你吗?”

    “请李老板指教?!惫葱伺Φ难怪埔迤粕ぷ雍砹募ざ?。

    “因为平松舍不得对自己割肉,只有你下手最合适,泛海卖三千,你就要敢卖二千!记住了,我不要泛?;?!”李和的决心很大,“我更不怕赔钱,因为都没我有钱,明白吗?”

    “是!”听了李和的话,郭复兴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沮丧!明明自己很有才华,偏偏要靠运气吃饭!他得李和的看重,完全是因为运气!

    但是,对他来说,这是机会!

    能得这样的大老板赏识,他将有机会一飞冲天!

    “还有,这还不够?!崩詈图绦钩涞?,“开盘那天气势做足,一定要锣鼓喧天,彩旗飘飘,把泛海的气势给我压下去?!?br />
    “那咱们再请一些明星?”郭复兴终于得到提建议的机会,自然不肯放过,而且做广告他也是熟门熟路。

    “这个建议不错?!崩詈痛蚋鱿熘?,“不怕花钱,什么内地的、港台的明星,都给我请过来,谁最有名就请谁,唱歌跳舞,随便他们,人气一定给我聚起来?!?br />
    虽然听起来很土很老套的建议,但是很实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