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他也不明白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付霞的司机四十多岁,个子不高,一路少言寡语。

    坐在副驾驶上的李和沿途看腻了风景,突然问道,“你们付总的男朋友是哪里的?哎,这太不负责任,抓住了,我非给扒皮?!?br />
    他摆出了一副关心人的样子。

    “抱歉,李总,我什么都不知道?!彼净缓靡馑嫉目戳死詈鸵谎?,继续稳住自己的方向盘。

    “真的不知道?”李和从中控区的盖子里掏出一沓钱,直接扔在司机的腿上,“再仔细想想?!?br />
    “李总,你这是为难我了?!彼净屯房纯赐壬系那?,然后又捡起来放在了车台上。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崩詈陀秩恿艘豁撤旁谒净耐壬?,司机作为付霞最贴身的人之一,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的!

    “李总,我....”

    啪,司机这一犹豫,面前又多了一沓。

    “捡你知道的说?!崩詈托ψ偶绦?,“告诉我想知道的?!?br />
    “我真不知道!”司机哭丧着脸。

    “你信不信,只要我现在给付总打电话,你晚上都不用回去上班了?!崩詈陀械阕拍?。

    “我信!我信!李总!”身为付霞的司机,他当然对李和有所了解,“可是我真不知道啊,这也不是你一个人打听了,很多关心付总的人都在打听,前几天冯磊经理还找我问呢,我说不知道,差点揍我呢?!?br />
    “付总天天去哪里,一般都是你送的吧?”李和放缓了口气,觉得司机说的不似假话。

    “我这么说吧,一年365天,有360天是我接送付总,可是我真不晓得付总有男朋友?!彼净档暮苁党?。

    “笑话,没男朋友,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天上掉下来的?”

    “哎,李总,不光你好奇,连我也好奇,付总是在县里医院查出来的,还是我送过去的,咱这旮旯,她比县长和县委书记的名声还大,怀孕这事根本瞒不住。这消息传到我耳朵里的时候,我都认为是无稽之谈,开始来找我打听消息的人,我直接给了否定??墒钦饧柑?,付总居然请了假,说自己怀孕了,要休养。要不是从她嘴里出来的,得到亲自肯定的,我自己都不相信?!彼净亨嗤亨嗟乃盗艘淮蟠?。

    “你没见过什么男人找过他?”李和点着烟,心里有点烦躁。

    司机摇摇头,“他就没和旁的人单独相处过,一般各部门汇报工作,都是不避人,至于她家里,也基本没有什么人去?!?br />
    李和问,“一个男的都没有?”

    司机苦想了一会,才道,“有是有?!?br />
    “谁?”李和紧张的问道。

    “是他弟弟付兵,不过他们是亲姐弟,而且自从去年闹掰以后,就没再来过香河?!?br />
    “尽说些没用的?!贝铀净炖镆丫蛱怀隼词裁从杏玫南⒘?,李和反而对姐妹俩闹掰的事情感兴趣,“她弟怎么惹着她了,还搞出矛盾了?”

    在他的认知里,付霞还是一个非常顾家的人,哪怕她父母对她很一般。

    司机道,“这个我清楚,那付兵还真不是个东西,看到她姐发财,自然想沾点光,他和他老娘是三番五次来。付总这人大家都晓得的,最是顾忌情分的,何况是她亲兄弟,而且她只有这一个亲兄弟,自然是照顾的不得了。每次来了,都是连吃带拿,付总每次也都给个三千五千,开始是一个月一趟,后来是一个月两趟,再后来是一个星期一趟,这一年算下来就有**万了,这些年林林总总算下来有六七十万。李总,你是老板,对这六七十万万可能没概念,可是咱是普通人,一辈子都挣不到,不少了??!”

    “是不少?!痹谝桓鋈司率杖氩蛔?00的国度里,对普通人来说,想挣到六七十万简直不可想象!哪怕李二自己,这么有钱,也只给老四钱最多,不及他一分钟的盈利。

    而给他兄弟李隆总共都没超过十万块。

    至于老五和李兆坤,他是严防死守,怀着一万个理由不给钱!

    不过他也是理解付霞的,一个女人无依无靠,没家庭没孩子,最亲近的就是兄弟,自然要捡着好的给兄弟。

    “李老板,还有你没有想到的呢?!彼净幕坝锢锬蜒谄?。

    “哦,你继续说?!崩詈头浅5暮闷?。

    “这付兵拿了钱,彻底阔了起来,本来就是个没工作的人,现在有了钱,更不愿意工作,胡吃海喝,到处显摆,整天也是吆五喝六的,不可一世。付总看他这样子很生气,让他找份工作,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有她帮衬,这日子能差吗?可是付兵不听,彻底把付总依赖住,亲姐姐是个钱罐子,他是钱搂子,不免要到处吹,也不知道是谁的挑唆,和他说,你那点钱和你姐比起来简直是九牛一毛,老子一个月挣三五百,还要花几块钱的粮食喂狗呢,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按说这付兵拿了六七十万,也该知足,这些挑唆话就不该听??扇思颐话?,不但隔三差五的来要钱,还变本加厉,一开口就是三万五万。在付总面前叫,我都不如你养的一条狗。付总恨他不争气生气之下,就干脆不给钱?!?br />
    “这做的对?!崩詈透枇似兰?,这种人就是不能惯着。总之就是贪心。

    “付兵就开始和付总闹,有一阶段就是带着一帮子狐朋狗友在厂子门口叫骂,说什么亲姐姐有钱之后白眼狼,六亲不认的话。付总很生气,不忍心揍他亲弟,直接让厂子里的人上手揍这些跟着她弟来掺和事的人,我都去了,一脚跺一个,你还别说,这帮人都没胆子,揍过一次,就没敢来第二次?!彼净槐呖?,一边说的有声有色,“付兵一看付总真的来硬的了,孤掌难鸣,他也不傻,干脆又搬他老娘出来,在付总面前哭,说什么嫌弃她兄弟之类的话。付总说但凡他争气一点,她做姐姐的能不帮吗,何况也没少帮,出去数数,天天嘛事不干,白捡六七十万的人有没有?”

    “确实没有?!?br />
    “付兵这时候说要付霞给机会,要到咱们家具厂来上班,又是赌咒又是发誓,保证一定好好干。付总以为他真要改过自新,就让他从厂子里的基层做起,做搬运工去。付兵是当场应了,真来上班了??墒侨词遣辉趺锤苫?,毕竟是付总的亲弟弟,谁好意思去和他计较?他越发骄纵,不到一个星期,算是把车间里的人得罪光了。付总自然是更加生气?!?br />
    “捡重点的说?!崩詈鸵裁欢嗝葱乃既ヌ?。

    “后来啊,发生了一件事,付总就给他开除了,自己拿100万补了亏损。你说亲弟弟联合厂外的人偷厂子里的东西算怎么回事?”

    “厂子里不是有保安吗?能让他偷走?”李和有点不理解。

    “他是提货单作假。他有点小聪明,从外面找了一个人冒充客商,他自己利用搬运车间的便利,直接做假的提货单,还冒充销售科长、财务签字,也有人怀疑,不给发货,可是他当场就骂,说要拉着去找付总当面对质,大家都基于他是付总的弟弟的关系,也就是小事化小,没人想到他会行骗到自己亲姐姐的头上,让他提货。事情败露后,付总气的把手提电话都摔了,那是他亲弟弟,她不能真的法办的,只能把付兵撵走,自己把苦咽到肚子里,补这个亏空?!?br />
    “付兵不可能就这么消停了吧?”李和对这种人算是有点了解,你越是迁就,他越是得寸进尺。

    司机摇摇头,“当然没,付总这次彻底对他失望,干脆一毛钱不再给他。付兵这些年花天酒地,手里那么多钱,根本存不住,断了来源,比要他命还狠。这次他还是老套路,让他老娘出面,这孩子有一大半的毛病倒是他老娘惯得。他老娘大庭广众之下还说自己拿自己家的东西能算偷吗?说这是付总故意算计自己亲弟弟。李老板,你说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人?老娘天天在厂子门口干嚎摸眼泪,骂女儿没良心,有钱之后爹妈都不要,不孝顺父母,不赡养老人。那话很难听,我都不愿意说。你当时不在场,不知道付总的脸都丢的干干净净的,简直是颜面扫地。要是不知道她的,还以为她老娘说的都是真的呢?!?br />
    “后面怎么处理的?”李和通过付霞老娘和李兆坤的对比,发现李兆坤还是不错的,起码他亲爹在大庭广众之下绝对干不来这么要脸的事情。

    “付总从来没丢过这种脸面,她这人向来最要面子。你说没了面子,他怎么管理五六千职工?她对着老娘发狠说,再闹就报警,把付兵法办,盗窃100万,可是至少够判十年八年的?!彼净究谄绦?,“付总这是伤透了心,要不然怎么能对亲老娘放这种狠话?她老娘开始不信,她一直依仗的就是闺女心软。付总也确实心软,只是找了几个警察朋友出面吓唬了一下,付兵去派出所还没蹲半天,她老娘就吓死了,她才没敢再闹腾下去?!?br />
    李和没再继续接话,只是感觉付霞很不容易。

    车子到家门口之后,司机直接下车,李和把车里的一沓钱直接丢给司机,“拿着吧?!?br />
    “不能,不能?!彼净诺酶辖粲秩踊亓顺道?,然后看跟着后面开另一张车的同事没有注意才松了一口气。不等李和回应,就赶忙走了。

    李和再一次发现了付霞的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