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主要不是纠结她任性,而是纠结她无知。

    “实在不行就揍一顿吧,这种王八犊子最是熊蛋,吓唬两句胆子都能被吓破,你要是不方便出面,就让张兵去?!崩詈吞岢隽艘桓霾皇前旆ǖ陌旆?。

    女人在恋爱时期的智商和教育水平没有关系。

    纸上谈兵的话,男人几乎都把漂亮排在聪明前面,尽说些糊弄女人的话。而且女人往往高估了自己对爱情的执着,低估了对男人诚实、成熟的喜欢。

    李爱军闷头自己点着烟,冷笑道,“手不能提,肩不能挑,除了会几句空话,他还会什么?我哪怕缺个腿,也单手捏死他,我自己弄,不用别人插手?!?br />
    他的拳头捏的更紧,说的很自信。

    “有需要吭一声,我一定到?!崩詈图绦?,“凭你现在想捏死个人还不跟玩似得?!?br />
    李爱军不但是上过人民日报的知名人物,而且毕竟是手里又有钱的本地老土著,从表面上来看,虽然高层的关系不如李和,但是有过命交情的战友或者朋友关系是比李和强的。

    交际广不代表人缘好,因为要看朋友心是不是血做的呀,而且社会上互相利用之事处处皆是。

    李览要溜出门外玩,被李和白了一眼,依然若无其事的骑着自己的推土机在巷子里乱窜。

    事实上已经证明,李老二在他眼里是纸老虎。

    “我走了。你说的我都记着了,大家都是人,我这阶段做的是有点过分?!崩畎酒鹕砼呐钠ü缮系幕?。

    他似乎顿悟了一点,做企业说文化,说情怀,说梦想,谈制度都是空,只有员工得了真实惠,才会有真正的拥护。

    得人心者得天下。

    “吃饭走吧,中午搞一盅?!?br />
    “不用,事情多着呢?!崩畎还死詈偷娜傲?,还是执意的走了。

    天热起来以后,李和每天吃完晚饭以后都带着何芳娘俩去散步。

    走着走着,何芳突然道,“付霞怀孕了,你知道吧?”

    “什么?你说什么?”李和手全神贯注地倾听着她说话。

    听着,听着,他的两条眉毛不由自主地拧在了一起,嘴角也由于过度的紧张而微微地抽搐着。

    “我说付霞怀孕了?!焙畏加种馗戳艘槐?。

    “哦,好事?!崩詈兔坏咳ゲ亮成系娜群?。

    心里一股莫名其妙的烦躁。

    何芳笑着问,“你说她对象长什么样,咱们也没见过?这丫头保密工作做得不错,我也是听常静姐说的。不过她也是够倔的,都跟人家分手了,还要把孩子生下来,也不知道图个什么,这样对她的影响很不好,一辈子长着呢,要不咱们去劝劝她?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也不算事啊?!?br />
    李和笑道,“人家个人**,咱们不方便问。何况感情的事情,外人也没法插手?!?br />
    “哎,你说她以前多精明的一个人,现在怎么这样了?”何芳不自觉的叹口气。

    李和不经意的反问道,“李秋红不精明?不还是一样?!?br />
    “那怎么能一样,付霞毕竟是已经受过一次伤害的,理应学乖,现在倒好,一个坑掉两次,这不是傻了吗?”李览走累了,何芳把他抱起来,又继续道,“这不行,不能因为一时的任性毁了自己。他最听你的,明天你去看看,一定要劝劝她?!?br />
    李和装作大大咧咧的道,“咸吃萝卜淡操心,没必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走,我去给她当人生导师,招人烦的?!?br />
    “不管她听不听,咱们话要说到?!焙畏加值?,“人家可是一口一个哥一个姐,喊的甜的很。我也是把她当妹子看的。你别磨叽,反正你这几天没事,明天去香河一趟吧?!?br />
    李和认真的瞧着何芳的脸色,见她不似作伪,才勉为其难的道,“哎,我就听你的,不过听不听就不关我事了?!?br />
    其实哪怕何芳不说,他自己也会去求证一下,好解开心里的疑惑,不过只能是偷偷摸摸的去。

    现在能光明正大的去,是再好不过。

    第二天一早,他连张兵和董浩都没带,就一个人开车往香河去。这一路上他遇到的大卡车基本上都是家具厂的货物运输车。

    他从来没有来过香河,更没有去过和霞家具厂,不过和霞家具厂在本地实在太有名气,整个县有一半的厂子是依附于家具厂的上下游的,因此他不费力气的就找到了厂区。

    听说李和来,付霞也早早的等在了厂子的大门口。

    她把手底下的人都赶走,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厂门口。

    许多人好奇,来的是什么人,需要她亲自迎接,要知道除了县里和省市领导,根本没有什么人值得她亲自接待的。

    但是没人敢上前问一句,都晓得付总是出了名的暴脾气。

    李和把车子停在厂区的门口,像一个将奔赴刑场的烈士,抬头挺胸的下了车。

    “哥,你怎么有时间来了?”付霞还是和以往一样,对他的态度没什么变化。

    “没事,我就来看看?!崩詈偷纳裆械悴蛔匀?,眼神还特意向付霞的肚子上瞄了一眼,还是没有显怀。然后故意往厂子四周看了看,“这是在扩规模?”

    他发现最北端的围墙已经拆了,许多车辆正在拉渣土进出。

    “嗯,扩建到800亩,这两年行情不错?!备断夹ψ爬砝矶钔飞系穆曳?,“哥,带你转转,你好不容易来一次?!?br />
    “行吧?!崩詈推涫刀猿ё用欢啻笮巳?,但是来都来了,不参观一下确实有点不像话。

    “哥,这边是我们的一个展厅?!被共淮断冀?,旁边的导购经理就及时拉开门,而付霞就把门抵着,挥手让导购去忙自己的,把李和迎了进去。

    “挺不错的?!崩詈投哉固牡谝桓芯跏瞧珊阑?,精致大气。

    “我们目前有一部分是实木家具出口和代加工,这个展厅就是出口展厅,开发的品种样式都在国外很新潮时兴。不论是闲适的英式田园风格,还是清爽的地中海风格,抑或简易的日式风格,大气祥和的中式风格,这个展厅都有?!备断疾煌5慕樯?。

    “挺不错的,你用心了?!崩詈臀薹蔷褪钦饫锴们?,那里摸摸。

    在一些半成品与完成品前观看时,他已不满足于只用眼去观察,伸手想试试品质如何,可即使小小一把实木椅子,木材的重量也令他意外与称奇,真材实料。

    他想这或许就是付霞成功的原因吧,一个当初只投入几万元的小家庭作坊,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是绝对的运气。

    之后付霞又带着他去了好几处生产车间,偌大的空间里满眼可见实木原材以及半成品、完成品,机器很多,工人很多。

    但是只有一处车间引起了李和的兴趣。

    因为从板材下料到部件完成只有十台设备,连一些雕花设计也都是机器完成,与其它车间完全迥异。

    他仔细看了看设备铭文,然后问,“这是什么设备,还是德国的?”

    “国外的出口标准标准比较高,所以我们从菲律宾购买了这些二手设备,叫导向锯,精度非常好,锯成的板件平直光滑,可以直接封边,不会爆裂?!备断级陨婕暗郊揖叩姆矫娴亩鞫际切攀帜槔?。

    “估计一分钟有8000转,高速硬质合金钢?!崩詈驮诤渎〉幕魃星屏艘换?。

    “哥,你真是行家!”付霞伸出大拇指给了一个赞。

    李和不在意的笑笑,只能感叹这么个普通的加工设备,国产就没这个水平。

    差距总是不自觉的从细微中体现出来。

    午饭的时候,两个人没有去饭店。

    付霞在家里烧了李和最爱吃的红烧肉。

    李和夹起一块尝了下,笑着道,“水平没下降?!?br />
    “喜欢,就多吃点?!?br />
    两个人边吃边聊,但是始终没有谈到李和想谈的问题。

    “我问你个事?!崩詈鸵丫抢巳敕沽?,实在磨蹭不下去。

    付霞给李和又倒了一杯酒,笑着道,“咱什么关系,还用这种扭扭捏捏,你直接问。这可不是你性格?!?br />
    “你怀孕了?”李和抿完一口酒,趁着酒劲,还是直接问了。

    “是啊?!备断蓟肴徊辉谝?。

    “哦?!崩詈妥约焊约旱咕?,直接灌进肚子。

    “能喝就多喝?!备断荚俅文霉破扛詈吞砩?。

    “我的?”

    “什么?”付霞不解。

    “哦,没什么?!崩詈陀械阈呃?,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哥,听我的,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心思太重,恨不得要把天下所有的事情想透了才肯罢休,可是何必呢,有时候啊,就是难得糊涂,有得就有失嘛,过去就过去了,也别太计较了。何姐以前说过一句话,我一直记着,用心计较般般错,退步思量事事宽?!?br />
    “你什么意思?”李和觉得她话有所指。

    “啊,我说什么了?”付霞噗呲一笑,突然把手伸向李和的额头。

    “你作吧?!崩詈兔痪芫撬衷谒亩钔飞先嗬慈嗳?,直勾勾的看着她,只想求一个答案。

    “别皱眉了,我给你顺平?!备断夹ψ诺?,“你才多大,天天唉声叹气的?!?br />
    “你真的打算把孩子生下来?”李和认真的盯着她问。

    “这和你没关系?!备断嫉氖炙趿嘶乩?,抱着胳膊惊呼道,“哎呀,都三点钟了,你赶紧回吧,趁着天黑前到家。你喝酒不能再开车,我安排人开车送你?!?br />
    说完拿起旁边的大哥大在客厅的过道里打起来电话。

    不一会儿就是砰砰的敲门声,她的司机就站在门外。

    “你们两个人,一个人开李老板的车,一个人开我的车,把李老板送回去?!?br />
    当着外人的面,李和不好再多说。

    直到出了付霞家,他都不知道这趟是干嘛来的!

    什么都没搞清楚!

    孩子是谁的?

    现在依然是他心里最大的困惑!

    李和呆呆地凝望蓝天。

    天上还时不时有几只鸟儿飞过,划过眼帘。他想什么时侯才能成为那只在天空翱翔的那只鸟儿,而不是被风任意指挥的绿叶。

    娘希匹!

    他气的骂了一句!

    爱咋咋地!

    他分分钟几千万上下,哪里有时间想这种破事!

    桥到船头自然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