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严密的组织是军队,最有战斗力的人是军人。使企业具有军队奉献精神、冒险精神、团队精神、探索精神、服从精神等特殊品质,是众多企业梦寐以求达到的境界。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加强企业军事化管理是提高企业工作效率一个很有效的方法。

    效率优先是企业最基本的生存条件之一,军事化管理确实能有效地提高了企业员工的素质,提高了企业的执行力,也有不少企业通过军事化管理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但却不是万能药,也有更多的是学习军事化管理方式而死掉的。

    他是很难认同军事化或者半军事化企业管理的,他自己就是那种单位出来的,好坏他清楚的很。

    长期以来,像中国的军工企业自不必说,都有军事化的管理方式,其它如铁路企业也是高度集中、大联动、半军事化的特点,甚至邮电企业长期以来就有一套较为严格的管理制度,也以“半军事化“企业而自居。

    其它国有企业部门,大多都有这种“半军事化”管理的特点。

    管理体制上,是以“一统到底”为特征的“直线制”模式。

    如果军事化管理真的是万能药,那么苏联也不会倒的那么快,中国的国企在此时也不会天天谈深化改革。

    当企业的经营意识在不断增强、经营效益在不断提高时,想让拿着工资的企业员工和军人拥有一样的奉献高度,简直是难比登天。

    极端一些的企业只是光谈奉献和忠诚而不给奖励,简直是耍流氓。因为员工的收获对不起付出。

    除了任华为,李和还没见过真正的所谓实现军事化管理而成功的企业。

    剩下很多缺乏良知的管理者,只是把军事化管理当作榨取员工的血汗一种手段!

    他李老二名下也有纺织、电子、服装这类的血汗工厂,但是他没有用乱七八糟的名目去掩盖,总是想着办法实事求是的去改善。

    简直是当婊子立贞节牌坊,当婊子有快感,立牌坊有荣誉。太多的人想把这两种相反的东西合二为一的拥有。

    这还不算什么,最严重的是立起牌坊后的婊子逐渐掌握立牌坊的决定权。

    “有什么问题你说?!崩畎氩坏嚼詈突嶂苯右⊥?,“我感觉还不错,每天我都让员工做晨操,执行严格的企业纪律,你还别说,现在起码管理上轻松许多。你以前也说企业文化,但是我都不懂,现在慢慢摸索有点感觉,就是打仗冲锋那股劲,勇往直前、披荆斩棘、前赴后继?!?br />
    李和笑着道,“我问你一句,你们厂子里工人的工资有增加吗?你们现在还是在搞计件工资,多劳多得,也就是说员工只要肯卖力,他们的收入就能增长。而你搞什么晨会,晨操,还有什么??钪贫?,员工付出了精力,收入却没有增加?!?br />
    李爱军厂子里的事情,李和大部分都是从小威嘴里听过来的。

    李爱军道,“我们也有奖励制度的,对于勤奋和遵守纪律的员工,我们每个月都有不少奖励的?!?br />
    李和认真的道,“可能得奖励的是少数,受罚的是大多数,只有普惠的制度才是好制度。而且我还听说,你们迟到就??钗蹇?,很多都是农村来的,那是孩子一学期的学费。请假也???,要是农忙,他们回家的权利都没了?你我都是受苦过来的,将心比心的说,咱们出来打工,如果老板要求这要求那,但是收入没有增加,付出和收入不一致,自己还不恨死老板?”

    特惠制度只能照顾某个小圈子,而如果圈子过小,员工的发展就会受限,企业就没有活力。

    有时候也可以延伸到社会制度,资本主义就是特惠制度,有钱就有选票,一切向钱看。

    像美帝的这种政治生态圈,基本被“亚当斯家族”、“罗斯福家族”、“肯尼迪家族”、“布什家族”和“克林顿家族”给承包了。

    直到出了川普这个异类,灭了克林顿的媳妇才算结束。

    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就是普惠制度,基本延续了科举时代的精英治国理念经验,寒门出贵子,将相本无种。

    没在底层和基层混过,一步登天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突然,李和听得啪嗒一声!

    一抬头,李爱军的脸上有一个鲜红的巴掌??!

    李和见他要继续举巴掌,赶忙抓住他的手,“你这是做什么?”

    “我....”李爱军顿住,羞愧的道,“我真是赚点臭钱就猪油蒙了心!我....”

    是??!

    他怎么就忘记了他曾经的艰难!

    他一想到他曾经的寒酸,脸涨的通红。

    李和笑着道,“我也不比你好,但是我也理解你,要竞争力就得压缩成本,可是我觉得成本控制可以在其它方面想想办法,比如杜绝浪费,电费水费,哪里不能省一点?”

    “哎,我就不该听秋红的!”李爱军终于道出了真相。

    “我前天还见过她,她谈朋友也没必要管的那么严,也不小了?!北暇故抢畎那酌米?,李和不好批判,只能岔开话题。

    李爱军叹口气道,“我沾你光,混的有点人样。你说我如今还在乎什么地位、名气,收入什么的吗?画画的也好,唱歌的也好,工人也好,领导干部也好,哪怕她找个叫花子,只要人好,品行端正,我都认??墒撬业氖裁赐嬉??说是什么画家,好家伙,我一打听,在五年前就被学???,完全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狗玩意!”

    李和掐指头一算时间,皱着眉头道,“被学???,确实是没几个好东西?!?br />
    “离开学校,大概消停了,处了个姑娘,各种山盟海誓,??菔?。后来是得了国外的奖学金什么的,要出国,但是姑娘肚子大了,他一甩手,名曰没有共同语言,就这么不负责任了??墒撬偎慵?,也没想到他自己活该,还是没出的去?!崩畎湫Φ?,“又不知道舌花乱灿,就这样把秋红给迷住,你说我气不气,要是杀人不犯法,我一刀给剁了!”

    他说的咬牙切齿。

    ps:月底再舔脸求个票。谢谢。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