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拥有1000多万人口的四九城来说,1993年5月10日是个重要的日子。

    从这一天开始,他们告别了使用近40年的“粮票”,可以到市场上随意购买粮食了,城里1000多家粮店也先后开始了企业改制,它们和市场上的粮食商贩竞争价格,自谋生路。

    粮票退休了。

    世界上唯一使用粮票的国家也没了,曾经种类多且繁杂的各种全国通用粮票、各省市自治区及市县地方粮票、工种粮票、饲料票、奖售粮票、侨汇粮票、食品粮票和军队用供给粮票等终于成为历史。

    实际上从四月份开始,按照国务院《关于加快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通知》精神,全国1200多个县市的粮食已经放开经营,大家已经买粮也早已不需要粮票,但是粮票突然消失,还是让许多人心有戚戚。

    曾经它们引以为傲的的识别各种票证的技能已经没有了无用之处。

    粮票取消了,却促使了另一个行业的繁荣。

    商品粮已经没有了意义,但是不代表商品粮户口没用。

    商品粮户口意味着城市户口,还是有许多人抢着要城市户口!

    在商品经济大潮的裹挟下,1992年随着京城吉祥号码拍卖和文物拍卖最后的一锤定音,“拍卖”——这个在我国曾经一度被取消的古老行业一—再度复苏,不少地方掀起了一股拍卖机动车辆牌号和电话号码的热潮。

    一些被人们认为象征发财的“吉祥”号码,顿时分外走俏,身价百倍。

    一个大哥大吉祥号平均成交价都是在**万。

    拍卖!

    什么都要按照市场来。

    所以,理所当然的,户口也能拍卖。

    卖户口成为不少城市创收的重要手段。

    这叫城市增容费,明码标价,童叟无欺,有的三千,有的一万。

    许多县、市公安局的门口每天都是排着长队。

    地方上想的很明白。

    过去如果有城市户口,可以买到有政府补贴的商品粮,现在粮价放开,粮票也取消,有没有户口其实不打紧。

    而且,过去城市招工看户口,现在只要有能耐有本事,民办企业招工就不看户口,加上又有房改,只要有钱,买套房根本不算事。

    户口会越来越没用。

    所以现在当然要趁着户口在有些人眼里还有点用场赶紧卖出去,等将来不值钱了,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现在不但是周萍等人有首都户口,就连何龙一家子都买了户口,甚至吴春燕也借钱给他哥哥买了。

    按她的话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有正儿八经做城里人的机会,她是怎么都不能放过的。

    至于何老太太是怎么都不愿意的,自然是舍不得家里,要是老家的户口丢了,也就意味着承包地没了。

    她是老持沉重,万一将来一家子城里混不下去,回农村还有个退路。

    少年宫兴趣班招生放榜后的第一天就迎来了上万名家长的排队抢号,更劲爆的是有的家长半夜就带着棉被蹲守。

    李和盼着何芳抢不到号最好,他是绝对不插手的。

    但是注定要失望,何芳毫不费力的拿到了名额,只因活动管理中心主任是她以前同事。

    “渍渍....何同志,你堕落了!”

    “什么意思?”何芳正在给李览刷新买的舞蹈鞋。

    “这走后门都这么溜了,能不能公平公正了?”李和出于对儿子的深深同情,也对何芳吹毛求疵。

    何芳训斥道,“礼尚往来也被你说的这么恶心,没事就去把席子刷一遍,晒晒天热能用?!?br />
    “不是,你们是怎么往来的?说说我听听的?!?br />
    何芳噗呲笑道,“他老公一直挂在外地,回不来,找不到门路,所以...”

    “你真够可以的?!崩詈拖氩坏剿颜杂榔娑加蒙狭?,果真是人尽其才,“老赵呢,咱们以后保持点距离,对她影响不好?!?br />
    何芳道,“我有那么不分轻重吗?其实就是老赵的分内事,人家要回来的条件都符合,只是得罪了人,一直被晾着,也就老赵随手的事情。再说老赵我又不亏他,从他孩子初中到大学,马金彩就没少找我,谁都不牵扯谁。老赵可比你鬼头多,这账他自己会算?!?br />
    “你越说越没谱?!庇惺焙蚶詈屯ο不逗畏嫉木?,但是又极不适应她人情归人情,利益归利益的算计。

    “都没你矫情?!焙畏家膊宦饫詈筒焕斫馑?。

    李和正在门槛上抱着闺女,李爱军老远就开始打招呼。

    “你今天不忙事?”

    “我天天能有什么忙得?”李和看到李爱军身后跟着一个人,看着有点眼熟,但是他很肯定,这辈子一定没见过。

    重生以来,让他感觉眼熟的人太多了。

    李爱军也一样坐在门槛上带过来的那个人领着包站在旁边。

    老太太看到来客人,就把李怡接过去了。

    李和拆开烟,一人散了一支。

    “谢谢李老板?!闭驹谂员叩耐憾ツ腥丝推慕恿死詈偷难?。

    李爱军介绍道,“这是郭复兴,我介绍给老仰做汽车广告的,老仰说你不怎么满意。小郭这小伙子人实在又好学,非要让我带着他来征求下你意见?!?br />
    “你好,李老板,这是名片?!毙』镒影炎急敢丫玫拿值莞詈?。

    “郭复兴?!彼蜒痰鹪谧炖?,双手接过了名片。

    这个名字对李和来说,也是如雷贯耳。

    “李老板,我看到你的广告词,让小弟实在汗颜,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宝马车,真是绝了?;骨肽愣嘀附??!惫葱舜油分廖捕际歉┳派碜拥?。

    李和道,“你不是做什么广告咨询什么的?!?br />
    他上下打量一下眼前的年轻人,他就纳闷了,这货好好的地产不做,做什么广告业?

    “李老板,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之处,请多多提点!”郭复兴的腰弯的更低,李和的这句话让他非常的受伤!

    李和乐呵呵的道,“广告靠什么?是创意!你没创意,就说明你不适合做这行!”

    他说的真心实意,可是这话落在郭复兴的耳朵里无疑是晴天霹雳!直接给他判了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