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的应该不多了。

    说声抱歉。

    五分钟以后刷新。五分钟以后刷新。

    五分钟以后刷新。五分钟以后刷新。

    真的,看盗版安安静静的看好了。。

    没必要到评论区和老帽说你要看盗版,因为你零粉丝值。。本来看的就是盗版。。。,扎心。。。。。

    你们口中的垃圾,都是老帽每天深夜花费二三个小时更新的。

    将心比心。

    再怎么说呢,每天都想做一个突破,看看自己到底能撑到什么时候,一百万字的槛已经过了,二百万字已经快了。

    每天都在努力。

    “刷——”一个“恭喜发财大吉大利”的微信红包弹了出来。

    莫苒的心脏随着这个红包的出现猛烈跳动了一下:数字土豪终于给自己回信了。

    这回红包里会不会又是什么特殊的金额?

    对于昨晚那个一块二毛五的红包,莫苒那是百思不得其解,她甚至连小学的奥数培训资料都给翻出来了,各种加减乘除符号运算,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颤抖着点开红包?!?br />
    ……着点开着点开

    岭城一家小型的汽车酒店里,赵俊这会儿正被五花大绑在床上,由两个彪形大汉死死看着。

    “两位好汉,能不能帮我先把内裤给套上?”赵俊苦着脸,低头瞅了眼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又乞求的看着两个彪形大汉。

    两百?单个红包的最大额。这又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不要总给我发红包嘛,我们聊聊天吧?!蹦鄄虏煌?,但却在第一时间就回了信息。

    聊天?宋谦不知道跟这个女主播有什么特别好聊的,一男一女,不太熟悉,聊着聊着就聊骚了。他只对这个女主播的声音有点感兴趣而已。这种明显的心机女,睡不好能栽个大跟头。

    “晚上看你直播?!彼吻亓艘惶?。想了想,随手又点出了一个红包。

    看到信息,莫苒郁闷了一天的心情顿时晴朗,虽然这会儿还不到三点,但她已经迫不及待要开始晚上的直播了。

    结束了与莫苒的聊天,宋谦又翻了翻几条未读短信。

    几乎全部都是账户余额变动的信息。他今天的十万额度,还剩下三万八,这还是在给小妹转了五千块钱,又吃了一顿拉风的天价火锅的前提下。

    看来,好好运用这代理财神的身份,好好散财,好好升级,他宋谦的好日子应该还在后头。

    嗯?赵俊发来的信息?

    赵俊,宋谦的高中同学。原本家里的条件比宋谦还差,但运气好,两间破烂屋刚好赶上拆迁,分了两套市中心的房子,结果卖一套,住一套,一下子就变成有房还有百万余款的拆二代了。

    跟大多数的拆二代不同,赵俊没有整天吃喝嫖赌。用钱生钱才能长久,这是赵俊的理念。虽然只有百万现金,但人脉不错的他,倒腾一些小额贷款,收收利息,倒比一般打工的同学赚得多。

    信息的内容有些令人无语。

    “我是赵俊,我被一**仙人跳了,现在在他们手上,身上被搜刮一空不说,还让我再交一万块,不然把我阉了。各位同学朋友,我在这里为我的子孙后代跪求了,借我一万,三天内还,利息五千,请转账至****,收款人:钱**?!?br />
    看着这条老套的诈骗信息,宋谦不禁替赵俊悲哀。这家伙好色是众人皆知的,约炮,捡尸,只要能免费啪啪,他都喜欢做。

    出来混总要还,天下没有永远免费的啪。对此,宋谦还曾断言过,这家伙迟早会被仙人跳。

    只是,这会儿的短信,却百分百可以肯定是个诈骗信息。任何人被仙人跳了都可能发求助短信,但赵俊不会。昨天赵俊还在群里广发贷款资讯,说自己刚收回了一大笔的贷款,无需抵押,手续简便,月息一分二。

    所以,即便他真被仙人跳了,不可能连区区一万块都付不出来,沦落到要被切掉小**的下场。

    他应该是把手机给丢了。

    只是,这诈骗的人,选的题材还真对应上了。包括本金一万利息五千这种话,也挺像赵俊的口吻。这家伙,狠起来那是真敢当街裸奔的。

    宋谦笑了笑,准备点开下一条消息。

    忽然,他犹豫了一下,反正卡里余额有多,这边刚好有个账号,即便是骗子,也不容易,给他汇个一万,兴许就够他支付这个月的房租了。而且,骗子得手之后,可能就不会去骗别人了,至少暂时不一定会。关键,自己还因此散出去了一万。利人利己利社会,何乐而不为?

    如是想着,宋谦便踱步到最近的那个华泰银行的ATM机前,就着赵俊这条信息里的银行卡信息,给对方汇过去了一万块。

    汇完之后,宋谦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骗子,于是短信里回了一条:“钱已汇?!钡攘艘换岫?,没有回信,也就作罢了。

    “刀疤脸,癞头三?!?br />
    “属下在!”……

    ……

    岭城一家小型的汽车酒店里,赵俊这会儿正被五花大绑在床上,由两个彪形大汉死死看着。

    “两位好汉,能不能帮我先把内裤给套上?”赵俊苦着脸,低头瞅了眼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又乞求的看着两个彪形大汉。

    宋谦一声招呼,两人不知从哪里霍的就跳了出来。

    “说说看,手里还有两万多,去哪里花比较合适?”“去一个好玩,又能给很多需要钱,为生计奔波的人散财的地方?!碧先?,这像是一个想要鱼和熊掌兼得的要求。

    刀疤脸想了片刻道:“按照帮主的要求,我们可以去拯救失足妇女?!?br />
    “噗——”刀疤脸再次几乎喷血:“帮主是要去玩,不是去做慈善家?!?br />
    “是去玩啊,帝豪娱乐会所,那里有很多失足妇女,帮主可以尽情在那里散财?!?br />
    呃!这个解释,倒还真符合要求。

    “好!就去帝豪娱乐会所!”

    ……

    ……

    岭城一家小型的汽车酒店里,赵俊这会儿正被五花大绑在床上,由两个彪形大汉死死看着。

    “两位好汉,能不能帮我先把内裤给套上?”赵俊苦着脸,低头瞅了眼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又乞求的看着两个彪形大汉。

    岭城一家小型的汽车酒店里,赵俊这会儿正被五花大绑在床上,由两个彪形大汉死死看着。

    “那要看帮主您花钱想要花出什么效果?!钡栋塘澄实?。

    效果?宋谦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本来嘛,有钱,自己吃好喝好玩好就行了,但是,刀疤脸一说到效果,宋谦便联想到了自己这钱的来源。财神,总归以散财为主。

    “去一个好玩,又能给很多需要钱,为生计奔波的人散财的地方?!碧先?,这像是一个想要鱼和熊掌兼得的要求。

    刀疤脸想了片刻道:“按照帮主的要求,我们可以去拯救失足妇女?!?br />
    “噗——”刀疤脸再次几乎喷血:“帮主是要去玩,不是去做慈善家?!?br />
    “是去玩啊,帝豪娱乐会所,那里有很多失足妇女,帮主可以尽情在那里散财?!?br />
    呃!这

    ……

    ……

    岭城一家小型的汽车酒店里,赵俊这会儿正被五花大绑在床上,由两个彪形大汉死死看着。

    “两位好汉,能不能帮我先把内裤给套上?”赵俊苦着脸,低头瞅了眼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又乞求的看着两个彪形大汉。

    岭城一家小型的汽车酒店里,赵俊这会儿正被五花大绑在床上,由两个彪形大汉死死看着?!叭ヒ桓龊猛?,又能给很多需要钱,为生计奔波的人散财的地方?!碧先?,这像是一个想要鱼和熊掌兼得的要求。

    刀疤脸想了片刻道:“按照帮主的要求,我们可以去拯救失足妇女?!?br />
    “噗——”刀疤脸再次几乎喷血:“帮主是要去玩,不是去做慈善家?!?br />
    “是去玩啊,帝豪娱乐会所,那里有很多失足妇女,帮主可以尽情在那里散财?!?br />
    呃!这个解释,倒还真符合要求。

    “好!就去帝豪娱乐会所!”

    ……

    ………………

    岭城一家小型的汽车酒店里,赵俊这会儿正被五花大绑在床上,由两个彪形大汉死死看着。

    “两位好汉,能不能帮我先把内裤给套上?”赵俊苦着脸,低头瞅了眼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又乞求的看着两个彪形大汉。

    岭城一家小型的汽车酒店里,赵俊这会儿正被五花大绑在床上,由两个彪形

    岭城一家小型的汽车酒店里,赵俊这会儿正被五花大绑在床上,由两个彪形大汉死死看着。

    “两位好汉,能不能帮我先把内裤给套上?”赵俊苦着脸,低头瞅了眼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又乞求的看着两个彪形大汉。

    岭城一家小型的汽车酒店里,赵俊这会儿正被五花大绑在床上,由两个彪形

    岭城一家小型的汽车酒店里,赵俊这会儿正被五花大绑在床上,由两个彪形大汉死死看着。

    “两位好汉,能不能帮我先把内裤给套上?”赵俊苦着脸,低头瞅了眼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又乞求的看着两个彪形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