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掉电话,从停车场出来,正准备往公园里面去,一摸口袋没有门票,再看看排的长长的售票窗口,人头攒动。

    正是休假的旺季,作为全国知名景点,人不用说都肯定多,本地的,外地的,一股脑的往里面扎。

    从这里他也发现男秘和女秘的区别,要是细心一点的,进去之前能不给他备一张门票吗?

    他正四处张望,一个背着小布包的妇女站在他跟前问道,“大兄弟,要门票吗?”

    “要,多少钱一张?”

    “三十,就剩最后一张了,你去找别人也拿不到票。要的话,我就拿给你?!?br />
    “大姐,你这生意做的真溜?!蹦呐率峭?,门票也才五块,到黄牛手里就翻了六倍,果真这年头只要钻到空子,寻觅到商机,做啥都赚。

    “大兄弟,我也不容易啊,你想想,我早上六点钟就来排队,排了三个小时,也才排了2张,也不容易啊?!备九詈吞扔淘?,又笑着道,“我看那大兄弟是实诚人,25拿去?!?br />
    李和犹豫,不是因为怕贵,他怎么可能怕贵,只是他再次发现口袋空空。

    “大姐,你跟我来,跟我到停车场,车上有钱?!?br />
    试试车上能不能找到一点钱。

    妇女看看李和,也毫不犹豫地跟着了。

    李和把车上能藏钱的地方都找了,只有几分钱的硬币,还是李览不玩了,最后放进去的。

    急中生智,把后备箱打开,从里面掏出一瓶酒道,“大姐,身上也没装钱,我拿这瓶红酒和你换怎么样?”

    这瓶酒他也记不得是谁送的,反正一直就在后备箱躺着,他没动过,现在白酒,红酒涨价厉害,这么一瓶,没几千块都不用想。

    他料想只要不傻的人,都能同意。

    妇女上下打量下李和,忍不住道,“谁知道是真酒假酒?别糊弄着我玩的?!?br />
    不然再不值钱,一瓶好酒都是几十块起步,再傻都不会舍得换他一张成本五块钱的门票。

    李和耐心的道,“大姐,我保证这酒是真的!假一赔十!我用人品担保?!?br />
    妇女道,“这年头还有什么能是真的,钱都有假的?!?br />
    李和苦笑道,“大姐,这是红酒,名牌,你拿出去一转手就是老千把块钱?!?br />
    一听一瓶破酒值千把块,女人越发不肯信,奚落道,“有钱就赶紧给我钱,没钱咱也别说那些有的没的?!?br />
    “我....”李和差点没被这句话噎死。

    “兄弟,他不要我要?!闭飧鍪焙?,一个在隔壁停车位上刚准备拉车门的中年人走过来,他摘下墨镜,夹着皮包对着酒盒子看了两眼道,“我给你100,行不行?”

    “哎,你傻啊?!敝心耆撕竺婊垢乓桓雠?,女人手里还牵着一个孩子。

    “你懂什么?!敝心耆瞬还伺说娜白?,仍然对李和笑着道,“兄弟,你看中不?他这门票也才几个钱,我给你一百?!?br />
    “行,你抱走?!崩詈椭苯影丫迫痈心耆?。

    中年人麻溜的从皮包掏出钱给李和,高兴的道,“谢谢,兄弟?!?br />
    嘴里还忍不住嘿嘿的兴奋声。

    李和接过钱然后丢给妇女,“大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br />
    妇女把门票给了李和,然后就点完零钱给他,看着李和头也不回的走了。

    “赚了,真是赚了,想不到出来玩都能遇到这种好事?!敝心耆税丫品旁诘厣?,小心翼翼的的拆开酒盒子,把酒从里面掏出来,仔仔细细的转圈看了好几遍。

    跟着她后面的女人不乐意,“你傻??!花一百块钱,买个葡萄酒,市场上五六块钱,还不是随便??!”

    中年人不屑的道,“你们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瞧瞧这几个人字母?认识不?”

    女人不屑的道,“v-s-op,好像谁不认识似得?!?br />
    “人头马!晓得不?法国名酒!活该你没文化!”男人继续洋洋自得的伸出五根手指道,“就这酒至少这个数,在市场上有钱还不一定有地方买!”

    女人继续挑衅道,“你就能确定这酒是真的?”

    中年人乐呵道,“这就是没见识了?!?br />
    他把酒装好,站起来转过身指着李和的车子道,“先瞧瞧这车你认识不认识吧?不认识吧?瑞典的富豪车!价格我是不太清楚,但是能买我这车至少三辆?!?br />
    “你都不知道价格,瞎吹个什么劲?!迸嘶故遣环?。

    “那你再看看这车牌!什么都能假,这车牌不能假吧?阿拉伯数字也认识吧?”中年人指着车屁股后面的牌照,越说越来劲,不等女人回答,就继续道,“京A00001,你用你那猪...就是你那脑子想想?这车牌是普通人能搞得到的吗?是普通人用的吗?用脑子好好想想吧?;褂?,还有,看见人家手上戴的是什么?劳力士!世界名表,几万块呢!长眼没长眼??!你说这种人能有假酒?开什么玩笑?!?br />
    一直在旁边听着没说话的倒票妇女也和那两夫妻一样,把眼神都盯在李和的车上。

    最后终于忍不住插话,“他兄弟,这酒真的值几千块?”

    中年人道,“大姐,这便宜你让我占了,谢谢你啦,你真是我的福星!”

    他越说越得意。

    “再有钱,也不能拿几千块出来换一张几块钱的门票吧?那不是冤大头嘛?!备九匀恍拇娼男?,她绝对没法接受天降横财然后自己没接住,要不然都能懊恼一整年。

    中年人道,“在有钱人眼里,时间才是金钱!你瞧瞧那排的大老远的队伍,人家怎么可能花上几个小时去排队。咱们普通人没钱,也为了节省时间多花几倍钱从你们手里拿票,咱们也是冤大头了?不是,都是想省时间。何况这种有钱人。越是有钱的,越是口袋不装钱,平常都有秘书、小弟、助理帮着付,不巧,人家今天就一个人出门,没带钱,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

    妇女越想越有道理,悔的肠子都青了,对着中年人道,“他大兄弟,咱商量下,我给200,那酒转给我怎么样?”

    年轻女人在旁边笑嘻嘻的道,“大姐,你可真美?!?br />
    妇女脸上一红,笑着道,“大姐年龄大了,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了,不过说实话,我年轻那会...”

    “不是,大姐,你误会了?!迸思泵Υ蚨?。

    “啊...”妇女愣了愣。

    “你是想的真美!”女人说完,不等妇女反应过来,急忙推着自己家男人上车走人。

    捞着便宜就赶紧撤才是正理。

    “你竟敢调戏老娘??!”妇女气的跺脚,望着远去的车子也是没办法??醋虐锕墓牡拿牌?,还卖个什么劲!

    自己口干舌燥干上两个月都赚不到五千块!

    煮熟的鸭子都没捞着!

    自己不是猪吗!

    李和拿了门票,就直接去了公园,找到上山的缆车处,给了缆车的钱,直接去了山上。

    何芳正拿着一个相机给两个孩子不停的牌照,李览也学会了喊茄子,不停的比划着剪刀手。

    “你怎么现在才来?等你到现在?!?br />
    “没事,电话耽误的有的长?!崩詈椭彰缓靡馑己退涤置淮?。

    何芳道,“你把俩孩子都带着,给你们爷几个都照?!?br />
    李和从老太太怀里接过李怡,然后把李览牵手里。

    “都笑一个?!焙畏寄米畔嗷?,道,“儿子,头抬起来,三....二...一?!?br />
    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