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随着省里的代表团出了大会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倒是有几个人是认识的,其中就有王选院士和吴教授。

    他正要上去招呼一下,却想不到吴教授也是看到他了,只是冲他摆摆手,然后跟着一群人走了。

    李和见这样子也就没去追,把口袋的烟拆开,给周边认识的几个人散了一圈,在外面可劲的过了一把烟瘾。

    朱厅长笑着道,“恭喜了?!?br />
    “谢谢?!崩詈退淙槐砻嫔险蚨?,可是心里还是有点小骄傲。

    这次省里来了这么多人,能够参加招待会的包括他在内也就三个人,一个是丰田的一个派出所的,但是不属于公安系统,而是属于档案系统,因为档案管理工作突出,才得了劳动奖章;另一个是省煤田地质局勘探队的,因为在冻结造孔工程的突出贡献而得了劳动奖章。

    “李老板,什么时候回乡也给我们一个做东的机会?!焙屠詈退祷暗氖且桓鋈獾?,国字脸的男人。

    “郑经理,相请不如偶遇,要不咱们现在就去搓他一顿?!崩詈妥沸ψ趴戳艘谎垩矍暗哪腥?,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是省第一建筑公司的经理郑智纯。李和又笑着对朱厅长道,“朱厅长,你看怎么样,你把人喊着,我请大家吃饭?!?br />
    朱厅长看着自己身边长长的队伍,又看看李和,笑着道,“咱们还是去招待所吧,哪里有地吃饭,这么多人在饭店吃饭可就麻烦的很?!?br />
    李和笑着道,“朱厅长,这个饭店面积够大,也够安静,你们放心跟我走吧?!?br />
    “这影响不是太好吧?!敝焯び械阌淘?,他们这多人浩浩荡荡的公开大吃大喝,要是进了有心人眼里,再到处一传,还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呢。

    李和也知道他的顾忌,“朱厅长,咱们不一起走,分开走,大家手里不都是有地图吗?我说下位置,走路十几分钟就能到?!?br />
    “朱厅长,既然李董事长这么说了,实在盛情难却了?!敝芫殖ご蟾胖览詈偷那榭?,不怕把李和吃穷了,就笑着对朱厅长继续道,“咱们也是人,是人就得吃饭?!?br />
    李和看了看朱厅长的态度,大概心里有了数。

    他找到张兵,然后道,“你先去周萍那里打前站,今天二楼一律不准接外客?!?br />
    张兵疑惑的道,“你不跟我车走?”

    李和摆摆手,“你别磨叽,赶紧过去,我走过去或者打车过去都行?!?br />
    等把张兵撵走,省里大部队已经商讨出了结果,有拦车过去的,有结伴走路过去顺便观赏首都街景的。

    周局长要拦出租车,却被朱厅长给打断,笑着道,“反正也不远,大家走路吧,你看我这肚子,再不走走路,真是人见人嫌弃?!?br />
    众人哈哈大笑。

    李和在前面带路,一边抽烟,一边介绍。

    没多大会就到了四海酒店的门口。周萍亲自迎在门口,得了张兵的交代,这是李和的重要客人,她也不敢马虎。

    到了二楼,大部队已经到的差不多了,整整的围了六张桌子。

    李和他们来后,又重新围一张,算是七张。

    凉菜已经布上来,而且每张桌子上都放了三瓶茅台。

    朱厅长道,“不用那么麻烦,有点家常菜就行?!?br />
    李和站起身,一边开酒,一边朝旁边的桌子上的人招呼道,“我也不和大家客气,酒不喝完,我就喝大家恼了?!?br />
    “一定陪你李老板到位?!迸员哂腥似鸷?。

    李和给自己这桌的酒倒满,也没有固定坐下来,反而端着酒杯在各个桌子间游走碰杯。

    他不需要迁就谁或者巴结谁,主要是为了尽个地主之谊,而且他一个兄弟,一个姐姐还在老家呢,他把人情摸输了,万一将来用着什么人,不至于临时抱佛脚。

    周局长在旁边喊道,“大家不用替李老板心疼钱,可劲的喝。这饭店可就是李老板自己的?!?br />
    许多人都惊讶的很,要知道这四海饭店可是有名的很!在省城的四海饭店吃饭还要预约呢!而且他们不管出差到哪里,都能看见四海饭店的牌子!

    这是多大的产业!

    而且也从来没有人能想到这是自己本省人开的!

    这一下,大家对李和的感官又不一样了!

    纷纷给李和敬酒。

    周萍耍了一点心眼,拿一个空瓶子加了雪碧,只留了一点白酒味,跟在李和后面倒酒。

    李和没点破,这样更好,不然六七十号人呢,他要是认真陪,真陪不起。

    这样他就是有恃无恐,凡是来敬酒的,他都不惧,一酒盅直接下肚,大不了多上几趟厕所。

    大家纷纷夸赞李和好酒量。

    “不能再喝了?!崩詈突挂焯ぜ绦咕?,朱厅长赶忙把杯子捂住,道,“我们明天就要回去,下午我还得去部里一趟,这喝成晕头猫子,可就不好?!?br />
    朱厅长不喝了,其他人也不好再多喝,纷纷加饭。

    这场饭局结束的也很快。

    李和把人送走,重新回到饭店,因为要参加晚上的招待会,他就直接等在饭店,等会就近去。

    虽然后面添的是雪碧,可是开始他也没有少喝白酒,少说也有一斤。

    他此时躺在饭店办公室的老板椅上,脑袋昏昏沉沉的。

    周萍给他送来一杯茶,“你喝点,解解酒?!?br />
    “谢谢?!崩詈痛盗艘豢谄〉牟枰?,然后问道,“你家老头子呢?”

    周萍笑着道,“我家老大不是高中就回老家了嘛,今年要参加高考,就在学校住着,晚上还要上自习,天天不能回来。我爸怕他吃得差,就回老家在那边附近住着,有时间就给他打打牙祭?!?br />
    李和一直以为周萍的孩子还小呢,想想以前刚过来的时候还是小不点,不过随即疑惑道,“你们户口不都转过来了吗?怎么还是要回去?”

    “学籍不在这啊,你说我大字不识几个,谁能想到会卡在这?”周萍无奈道,“我也想明白的,孩子要是争气,哪里读都一样,他要是不争气,那就没辙?!?br />
    “怎么没找我?”李和也跟着叹气,学籍、户籍、档案对许多人来说,哪一样是简单的了?哪怕周萍和寿山如今这么有钱,这么土豪,也是束手无策。

    周萍道,“孩子刚来的时候,已经够麻烦你们了,怎么再好麻烦你们。其实要是真找关系未必不行,可这就怕以后出个什么事情,我爸说总归不是正大光明得来的,心里兜着也不舒服,干脆就回去得了?!?br />
    “你家这孩子也机灵,考个大学应该没问题,到时候别忘记请我喝顿酒。?!闭饣八档睦詈妥约憾疾恍?,据他所知,周萍的大儿子挺娇气的,这孩子当初来这里上学,就是他托孟建国的老婆给办的。

    高考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没点血性怎么可能赢,何况又是冀北那旮旯,竞争的格外残酷。

    像赵永奇的两个孩子,马金彩虽然也惯着,可是在对待孩子学习的问题上,她和赵永奇是一条线的,学习不认真,考试不及格,那就是真的用皮带抽的。

    马金彩忍着眼泪都不带拦着的。

    “谢你这好话了,他成绩什么样我心里有数?!甭斫鸩市ψ诺?,“我爸的计划是要是他高考考的不好,就让他出国读书。不过现在也没跟孩子说,要不然他觉得有了退路,越发不肯学了?!?br />
    “也是好路子?!崩詈湍芨惺艿绞偕降慕孤?,看来在培养第三代继承人的问题上,他是下大决心的。他这种老派传统的人,是绝对不可能允许家业落到别人手里的。

    周萍走后,他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张兵就坐在他的对面。

    “几点了?”

    张兵道,“六点差一刻?!?br />
    李和洗完脸,重新系上领导,又特意擦了一下鞋子,整理下仪容,招呼张兵走人。

    上车后,为了舒缓下脑子,他把广播打开,想找点音乐。

    广播的新闻每天都是这样的新闻:南巡之后,本月累计引进外资是增长了百分之多少,某某某大项目奠基了,国家外汇储备余额是多少...

    高考的政治题都是围绕着南巡和十四大的。

    之后是倩文热情饱满的《潇洒走一路》....

    宴会厅灯火辉煌,人很多,但是都很规矩,都是老老实实的坐在位置上。

    说是招待会,其实没有丰盛的宴席,也没有精雅的糕点,唯一敞开供应的就是茶水。

    ps:本书已经就错别字、病句、逻辑不顺改了一遍,等有时间会继续改第二遍,第三遍,甚至第四遍。某些读者说要上主角吊炸天,不是老帽不会写,而是不能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