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睡觉,何芳要和他分开睡,打着不让他耗费精力的名义。李和只能望床兴叹,早早睡去。

    早上天还没亮,他就被何芳给拽了起来。

    他看看闹钟道,“还没到六点,着急什么?我再睡会?!?br />
    “赶紧去洗个澡,洗完澡就吃饭?!焙畏家槐吒乙路槐哐党獾?,“你连儿子都不如,他到时间就起来了。你也赶紧起来,好早走,现在堵车太厉害,总要预防一下,要是堵在路上,你哭都没地方?!?br />
    李和想想也对,堵车现在都成了老大难问题,要不然也不会那么拼命的建设卫星城镇和立交桥,中心城市的人太多不说,路况也差!

    真遇到堵车时候,骑个二八杠轻松秒杀各种跑车!

    他一狠心一咬牙我还是起床吧,赖床真的是越赖越累。先是洗澡刷牙,然后吃早饭,等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七点钟。

    张兵开车,李和坐在副驾驶上,眼睛也才睁开一半。

    从和平门地铁站开始,路上就水泄不通,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并没让李和觉得烦躁,反而觉得这是一股朝气,拉下车玻璃,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手靠在车窗上优哉游哉的抽烟,不时的弹两下烟灰。

    “开放的中国盼奥运”

    无论是路两边的巨幅广告,还是出租汽车的玻璃窗这样的字眼随处可见。

    甚至还有什么“萨马兰奇先生你好!”

    许多商业上广告牌上,在自家产品的口号打完之后,后面也加上了“xx公司支持申奥”。

    这一年中国在积极申奥。

    路过京美电器门店的时候,他发现京美电器也加入了这个潮流,“有京美生活美,品质成就生活”,后面是“京美电器支持申奥”

    李和有时候不得不承认,黄国玉是个天才式的人物,从1991年开始,京美电器统一门店名称、统一商品展示方式、统一门店售,在全国已经45家门店。

    这个发展速度,很是李和惊讶。从头至尾,除了给资金扶持,这家电器公司他是没有参与的,也没有给过任何明确性的指导。

    唯一提出过的意见就是反对意见,当初小威跟他说要做发展加盟店的时候,他直接给否决,要求必须走直营道路。

    在约定好的地点,李和一眼就看到了省代表团的队伍。

    “请大家再整理一下着装……”在前往人民大会堂的路上,朱厅长再一次向大家通报了严格遵守会风会纪的要求。

    甚至眼神有点发狠,意思明摆着,谁在这里给他丢人,他就回去拉清单。

    站在人民大会堂的门口,李和突然绝对以后就在这里开年会,阔气。

    要不要“人民大会堂”五个字的汉字图形给抢注了?

    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他不会做这个死。

    走完安检程序,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李和等人进入了灯壁辉煌的大厅,找了位置。李和没急着坐下,站起身环顾大概看了下,在会场上少说也有近2000人。

    他坐在椅子上,打开放在面前的“特供”的矿泉水,只是简单的润了下喉咙,喝多了可没机会去厕所,这可是开会的经验。

    砸吧下嘴,感觉特供的水和普通的水没区别,他可是没少吃特供,比如部队特供的压缩饼干和即食食品、自热食品,他是吃的也是够了。

    只要一加班,他们这些科研小兵就要拿这些东西当夜宵,吃的都想吐。

    特供显得很神秘,普通人都会很好奇,所以各路层出不穷的打着人民大会堂专用旗号的企业,什么“人民大会堂国宴特供”、“人民大会堂专供”。

    特供不一定代表特权,比如军队特供,这是出于现代军队后勤保障体系的需要,战时需要大量的物资,如果一开始就从民间征用,就会导致市面上物资缺乏,甚至贻误战机。

    但是一般来说享受上特供不是什么好事,都是突击队、敢死队之类的要上战场之前会得到特供,对越自卫反击战那会,其中的突击队临行前喝的酒就是茅台——属于战略物资。

    当然,有些方面特供的品质和市面上的会有差别,比如部队的特供车辆是属于军用的,绝对是不可能民用的一样。

    还有许多政府部门的特供只不过为了安全考虑,便于查找来源,国家重要机关、军队是不可能在市场上随便购买的,都有专门的供应商。

    世界各国都是如此。

    如果真的有所谓的一视同仁那就简单,老萨、卡扎菲、卡斯特罗简直会欢喜到天上去,看看老布什家的厨子到哪里买菜,哪里买面包,直接跟着就是了。

    保证一包老鼠药有疗效。

    老本子也不需费那么大力气,去炸什么五角大楼!

    突然会场上安静了下来,因为大家都想不到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会亲临颁奖大会。

    国歌响起,全体起立。

    跟李和参加过的大多数会议一样,就是听领导讲话,然后就是等主持人上台念名字,集体上台领奖。

    李和先是上台拿了一个“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他本以为没有他什么事了,后来评选“全国先进个人”居然还有他的名字,他差点以为听错了。

    就这样他先后上了两次台,第一次给他颁奖的是一位候补委员,握完手,新华社的记者咔嚓一下,要不是场合太重要,他都恨不得赶紧躲走。

    “皖北的?不错,小伙子?!?br />
    第二次上台接完奖章,李和听得有的呆。

    又是咔嚓一声。

    留下了一张很有分量的合影。

    李和朝着那个记者笑了笑,突然想去亲那个记者一口。

    “为人民服务?!惫硎股癫畹?,李和不知道怎么出来这么一句。

    几秒钟的功夫,对方已经给其他人握手颁奖,没给他机会了。

    从台上下来,他眼睛一直牢牢的盯着那几个记者,他要把面相给记住了,等散会以后,把照片给要来一张,以后不管是挂在家里,还是办公室都是挺有面子的一件事。

    散会以后,李和在不少人嫉妒的眼神中接到了参加招待晚宴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