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他自己也从来没有照过这玩意,他不妨去赶个潮流。

    虽然拍婚纱照舶来已久,在民国早期,照相机都不普及,何况是婚纱照,穷人穷的叮当响,只有富裕阶层才会去照结婚照,往往看当时的照片带有鲜明的模仿色彩。

    建国以后穿婚纱拍照的人极少,结婚照大多数就是穿军装、工农装的半身照片,讲究点的男青年大多身着中山装或者呆板的西服,女孩普遍留着刘海,编两个辫子,穿着比较时髦的衣服。

    两人胸前各带一朵红花,头往中间一凑,师傅快门一按,暗房里冲出几张黑白照片,就算结婚照,有点像结婚证上的二寸照片。

    进入八十年代他们这一代人的结婚证终于不需要再对着**宣誓了。

    伴随着开革开放进程,人们的物质生活不断丰富,时尚观念有了质的飞跃。

    最大的变化就是社会变得更为港台化或者说类西化,许多的大城市都有专门照结婚照的影楼,婚纱照开始盛行,深受年轻一代的追捧,将婚纱照挂在床头朝夕相伴是新婚夫妇最开心最值得炫耀的事。

    可是普及程度也还是有限,女方更多的是物质性的要求,三转一响一咔嚓要是齐全了,才算有面子。至于其它的都属于可有可无,女方到男方家办酒席,倒上两三次公交也无不可。

    及至到九十年代初,自由恋爱的熊熊火焰已经燃烧起来,都改革开放了,都发展起来了!快速商业化的社会催生出第一批以拍摄婚礼和婚庆策划为生的人?;樯磁纳阒鸾ビ辛瞬祷那魇?。许多过去的综合照相馆纷纷转变为专业的婚纱摄影店,且不管规模大小均只拍婚纱照。

    何芳听李和同意了,高兴的很,第二天就把李和拉到了影楼。

    她择了件洁白色裙子,李和挑了件西装打了领带,皮鞋擦得锃亮。

    化妆师给何芳脸上都打了点粉底,画点眉毛。也要给李和打粉底,李和急忙就拒绝,他可不想做那种磨皮小生,自然最好。

    何芳道,“擦一点,不然灯光一照,拍下来不好看?!?br />
    李和摇摇头,“就这吧?!?br />
    站在室内的一堆绿色植物里,靠着一堵风景如画的背景墙,重新理了一下领带。

    摄影师正准备拍,何芳看着胸口别着的大红花、手里捧着的白玉兰,怎么看怎么别扭,不自信的低声问李和,“这个怎么样?”

    “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br />
    李和道,“俗气,俗透了!”

    流水线似的摄影,根本没个性可讲。

    “那就不戴了?!焙畏及汛蠛旎ê桶子窭级挤畔铝?。

    “手扬起来,不要那么叠着啊?!鄙阌笆θ煤畏及诟銮Ы堪倜牡淖颂?。

    “就这么着吧?!焙畏及咽纸坏谇懊?,不愿意摆什么姿势。

    李和也只是把手垂着,同样笔直的站着。

    摄影师无奈,最终还是按下了快门。

    从影楼出来,何芳的脸上没有李和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就道,“要是不满意,我去请好的摄影师,多大个事?!?br />
    只要有钱,国内外的摄影团队多的是。

    “有就行?!?br />
    “真的?”李和努力从她的表情上分辨这话的真假。

    “当然是真的?!?br />
    “可是我感觉你不高兴?!?br />
    何芳翻个白眼道,“我哪里不高兴了,我只是想要是结婚的时候就拍,那不是更好?!?br />
    “都一样,现在补照样不晚?!?br />
    “怎么能一样,你看我鱼尾纹都出来了?!焙畏妓档挠械阈蛊?。

    李和道,“显得成熟,更耐看?!?br />
    成熟女人不一定漂亮,但身上绝对有一种属于自己的味道,毕竟天生丽质的女人只是少数,而后天的气质却是可以塑造和培养的。漂亮的女人让人眼前一亮,有独特气质的女人则令人回味无穷。

    何芳笑着道,“谢谢你老的夸奖,走吧,回家吃饭?!?br />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颁奖大会的前一天,李和去招待所拜会了来自省里的代表团。省里来自教育系统、保安系统、金融系统、公路系统、公安系统的先进集体、先进工作者、奖状单位、奖章个人等六七十号人都在这里,许多人都无聊的在里面打牌。

    带队的是省委劳动厅的朱厅长,待周局长介绍完以后,他笑着道,“李董事长,我们是翘首以盼啊?!?br />
    “朱厅长,你太客气了?!崩詈托ψ诺?,“朱厅长,你有什么交代尽管说,我都听你的?!?br />
    朱厅长道,“主要是会风会纪,等会我会统一宣讲?!?br />
    李和心里早就有预料,人民大会堂虽然已经对社会开放,可不代表就是随便的地方,从主席、总理,到开国元勋,连在人民大会堂喝一杯茶都要自掏工资,何况是他这种普通人。

    他同朱厅长本来就交集,没多少话说,只是随意寒暄了几句。

    他在走廊里抽完一根烟,周局长就喊他去开会。

    在旅馆后面那破烂狭窄的小院子里,所有人都聚集在这里,或站着,或坐着,或蹲着。

    “同志们,咱们主要讲一下明天大会的注意事项...”朱厅长喝了一口茶,把保温杯抱在手里,继续道,“我主要是强调这个守纪律、讲规矩,大家要明白人民大会堂是什么地方,那是全国十三亿人民代表共商国策的地方!”

    “...要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沿,小错提醒、动辄则咎,坚持高线?!?br />
    “不得大声喧哗...不得交头接耳.....”

    “该鼓掌的时候要鼓掌....”

    “对未履行请假程序或请假未获批准不参加会议的,擅自迟到、早退、中途离场的,均要进行通报...”

    “我还得提醒下各位老烟民,人民大会堂是严格控烟的地方,有的同志不要抱侥幸心理,厕所都不行!”

    朱厅长生怕别人听不进耳朵里,许多注意事项翻来覆去的讲了好几遍。

    李和回到家的时候,何芳也开始对着李和耳提面命,她真的怕李老二在关键时刻犯二。

    李和没好气的道,“我又不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