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偶尔倒是挺心疼儿子的,人家说严父慈母,他们家倒是反着来的,是虎妈猫爸。他虽然对李览也有标准和要求,可绝对没有何芳那么高。

    李和平常顶多对着李览凶几句,至于下手,那是绝计舍不得的,想当初老五调皮到那个程度,他也就吓唬一下。

    毕竟他自己都是那种酱油瓶倒了都不扶的住,哪里敢要求儿子过多,只要将来人品过关,学习不是太差,混个中上游,他也就满意。

    而何芳呢,与李和是绝对不一样的,她对李览也是宠溺的,但是相对的要求也高,要是李览犯了错,她绝对不会手软,下手也比较狠。

    李览就从来没少挨过老娘的揍,还经常性的被罚站,但是从来没挨过老子的揍。

    所以他现在是怕老娘居多,至于亲爹,他已经摸透了性子,纸老虎而已,顶多凶他两句,他已经不以为然了。

    李和有时候想想,某些方面,他倒是比儿子幸运,因为他没有学霸老娘。

    学霸老娘通常是争强好胜的主,往往不自觉的以自身起点为标准去要求下一代,是没法糊弄的。李和甚至都能想象的到,万一将来李览和李怡的成绩不是第一或者第二,那该多悲催?

    李和不能想,一想多就会为这兄妹俩打个哆嗦。

    而王玉兰呢,对他们这些兄弟姐妹从小到大基本没啥要求,从来不管他们做事对错,只会像老鹰护鸡仔一样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维护孩子。

    她最大的期望就是希望子女成家立业,然后开枝散叶。子女们稍微有点成就,她都会满足的不得了,还特别为之骄傲。

    完全是一个没什么企图心的老太太,也不会念叨别人家的孩子给李和等人做榜样。

    何老太太看着闺女板着脸,就道,“我给他买的,吃个糖葫芦怎么了?!?br />
    她也感觉不自在,好像做了错事,其实孩子吃个糖葫芦算什么错事呢?

    “走吧,咱找个地方去吃饭?!焙畏寄贸鲋浇砀罾啦亮艘幌伦彀?。

    王府井大街不远处就是四海饭店,而四海饭店的隔壁就是大名鼎鼎的全聚德烤鸭店。

    这里是四海饭店新建的总店,不是四海饭店中最豪华也不是最大的一间饭店,而是距离中国中心位置最近的一家饭店。

    寿山和周萍父女天天基本都是在这里的,他们把亲近关系的尺度把握的很好,不但李和肯来,连何芳也不拒绝。

    这里是商业和政治的中心位置,熙熙攘攘的人流把饭店撑得满满的,正是中午时间,人声鼎沸,上下两层的大厅基本上是没有空座的。

    李和一家子是见惯了的,自然是没什么、但是何龙是第一次来这里,他也是做餐饮的,跟寿山是同行,这场面他只有羡慕,而生不出一点嫉妒的心思。

    周萍把他们带到了三楼的一个专用包间,笑着问何龙,“老弟,你那边生意也不错吧?”

    吴春燕道,“不能跟你们比,我就小打小闹,混个肚子?!?br />
    服务员端水进来,周萍接过,然后给大家倒茶,对李览和何龙的两个孩子道,“你们想吃啥,大姨请你们?!?br />
    何龙的大闺女何娟选了个玉米烙,儿子何虎对着菜单上的肉类选了一个遍。

    何龙没好气的拍了儿子脑袋,“能好不能好了,乱点什么啊,输猪的啊你!”

    何虎这才委屈的选了一个酱鸭。

    周萍又问李览,“你呢,你吃什么?”

    “糖葫...”李览还没完,陡然又看到老娘的眼色,突然又不敢说了。

    李和又替儿子叹了口气。

    吃饭的时候,寿山过来陪着李和喝了两杯,有的没的说了不少。寿山一个劲的暗示李和,他没多少日子好活了。这话李和几年前就听了,已经听腻了,不以为意。

    吃完饭,周萍抛开店里生意,陪着何芳他们一起去逛街。李和自然不愿意再跟着去,借口看儿子和闺女午睡留在了饭店。

    逛街这种体力活完全不适合他。

    男人的购物态度很干脆,心中要买一件东西,直入百货公司,购了就直出来。

    相反,女人心想要买的一件东西,在百货公司内走一圈,可能要另外多买几件其他的东西才能出来!

    商铺只要贴出“大减价”的字条,女人的目光立即会被吸引过来,非要踱进去看个究竟不可。

    并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是天生的购物狂,起码何芳就不是,但是有一点李和很肯定,大部分女人都是挑剔的很,是天生的议价狂,她们买东西或者做生意,永远不会轻易的做决定,不对比个五六家店就生怕吃亏了。

    这跟智商没关系,只是女人的本能,在购物这件事上,他们远没有男人那么干脆果断。

    何芳同吴春燕和周萍逛到下午四点钟,也才给李览选了两件衣服,自己买了一件裙子。

    回去的时候,照例还是何芳开车。

    走到半道,她把车停在了路边。

    李和问,“怎么了?”

    这是一片正在拆迁的地带,尘土飞扬,但何芳还是拉下车窗,指着旁边的一家店道,“还记得那家吧?”

    “记得,咱们在那照过相?!焙畏忌盏哪且淮?,两个人第一次在一起照了一个合影。那个曾经排长队的店已经关门,屋顶已经掀开,工人们拿着铁锤,站在墙上砸来砸去。

    只有那块靠在墙边的破旧牌匾还能显示出这曾经是一家照相馆。

    不止照相馆,旁边曾经热热闹闹的副食品店、煤油店都统统的关门了。

    “记得就好?!焙畏际裁炊疾辉偎?,启动开车子继续往家去。

    碍于老太太和吴春燕都在,李和没好多问。

    只是到家以后,他才问道,“你这是怎么,谁惹你了?”

    何芳望着家里的墙壁道,“你不觉得家里缺什么吗?”

    李和松了一口气,笑着道,“缺啥就去买?咱不差钱?!?br />
    何芳摇摇头,“我一个人买不了?!?br />
    “什么东西你一个人买不了,我去给你买?!?br />
    “得咱俩一起去才行?!?br />
    “明说吧?!崩詈筒虏坏胶畏家蚴裁?。

    何芳瞪了李和一眼,一改刚才低沉的语气,带着责问的口气道,“李老二,咱俩结婚那会,你没觉得缺点啥?”

    “结婚证咱领了,房子买了,车子也有,彩礼我也没少,酒席也办了....”李和掰着指头算,“老家亲戚也带你见了,咱娃也有了....”

    “李老二!”何芳愠怒。

    李和赶紧哄道,“那到底缺啥啊,你说呗,我真的想不起来?!?br />
    “咱俩没结婚照!”何芳终于说了出来。

    “我当什么呢?!崩詈突腥淮笪?,话说回来,两个人当初结婚,愣是没一个人想起来要去拍结婚照的,“这个也不怪我,咱们结婚那会,也没人时兴这个。要不赶明去补个?”

    其实他可以不在乎这些,既然何芳在乎,他倒是不妨去迁就一下。

    “真的?”何芳突然又露出了小姑娘的那种天真,不相信李和这么容易说话。

    “我说,又不是上刀山下油锅,就拍个婚纱照嘛,我陪你就是了?!崩詈痛蟀罄?。

    女人啊,通常是想一出是一出,他今天敢不同意,后面肯定没完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