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钟后,重新刷新。十分钟后,重新刷新。

    十分钟后,重新刷新。十分钟后,重新刷新。

    年轻人……”老婆婆拿着那五十块钱喊道,却只够得着一个背影了。

    “……就算十六斤,三块钱一斤也是48块,打包哪有还往上凑整的啊……”老婆婆嘟囔着,捏着五十块钱的手却在颤抖。老头子的静脉曲张厉害,今天这一篮子黄瓜卖出去,可以买好几盒止疼药了。

    与此同时,虽然多提了十几斤重的黄瓜,但宋谦心情很好。

    可不是么,助人为乐,助人为乐,帮助别人还真的挺快乐,更何况,这还是用的自己的钱。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短信的铃声,还是连续两下。宋谦将所有的东西都换到右手,左手掏出手机看了看。

    余额变动?

    不能??!自己买菜一直都是用取出来的现金,怎么能有余额变动这回事?于是赶紧点开了看。

    “您尾号8888的储蓄卡账户8月17日09:20消费支出人民币50.00元,余额149950.00元?!咎焱ヒ小俊?br />
    “您尾号0109的储蓄卡账户8月17日09:20转账收入人民币50.00元,余额3251.13元?!净┮小俊?br />
    嗯?什么情况?散财账户里莫名少了五十块,自己的储蓄卡里却多了五十?触发了什么导致这散财账户的钱到自己口袋里了?

    宋谦晃了晃脑袋,幸而,眼前出现了一行文字,对这个事进行了解释说明。

    【捐赠型消费,属于散财行为,由散财余额进行支付】

    哦!宋谦豁然开朗。敢情这五十块是自己刚才向那个老太婆买黄瓜的钱。因为他根本不需要黄瓜,但觉得老太婆可怜,就买了。按照财神爷的理念,就属于什么“捐赠型消费”,所以,钱从散财额度里出了。

    要是这么说的话……

    “大哥哥,买枝花吧?!?br />
    忽然,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宋谦闻声看去,是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女孩儿,正高高的冲自己举起一把玫瑰花,一脸期待。

    花?自己不需要花啊。

    “小妹妹,我不需要花,你去找别人吧?!彼吻嗣∨⒍耐?,满脸不好意思。

    这黄瓜可以买回去吃,玫瑰花,买来还真没用。

    “大哥哥,你买这么多菜,肯定是回家跟女朋友共进晚餐吧?女生做菜很辛苦哦?!?br />
    不得不说,这小女孩的眼力劲儿真不错。虽然没全对,但真是那么回事。

    “多少钱一朵?”

    “十块钱一朵哦?!毙∨⑻鹛鸬乃档?。

    十块钱,还是单独包装好的玫瑰,属于市场行情。十块钱,买了不吃亏,十块钱,买了不上当,带回去插花瓶也行。

    这样想着,宋谦便伸手进口袋掏钱。

    “买一朵一心一意,买两朵,两情相悦,买十朵十全十美哦!”小女孩儿又天天的说道。

    呃!这生意做得。

    “那我要是全买了呢?”宋谦半真半假的问道。

    “那您就是财神爷?!毙∨⑷词且涣橙险娴幕赜Φ?。

    捐赠型消费,属于散财行为,由散财余额进行支付。忽然,宋谦的脑海里闪过了刚才那行字。

    “必须付现金吗?”

    “微信,支付宝都可以?!毙∨⒍底?,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两张卡片,上面印刷着两个二维码。

    与此同时,小女孩儿开始低头数起手里的花。

    “……35、36、37……”

    “嘀——”

    宋钱扫了下其中一个二维码,显示支付对象是“城北福利院”。

    福利院?难道这女孩儿是福利院的孩子?

    宋谦再次抬头仔细看了看女孩儿,五官很漂亮,皮肤却不怎么好,类似那种风吹日晒后产生的高原红。也是,这么大热的天,在菜场周围转悠着卖花,肯定辛苦。

    “不用数了?!彼吻底?,直接点了500元,确认了支付。随后将手机屏幕跟小女孩儿示意了一下:“给这个号转了五百,应该够这里的花了?!?br />
    “谢谢大哥哥,谢谢大哥哥!”女孩儿连连道谢。

    小女孩儿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一分钟之前还一朵花都不愿意买的男子,转眼不仅买了她全部的花,还多给了一百多。五百块,可以买上十来个电风扇,晚上睡觉大家就没那么热了。

    宋谦也很高兴,因为刚才那五百块,是从散财账户里出去的。

    原来,并不是单纯说只要自己消费,自己买东西,就不能用散财账户里的额度支付。只要不是刚需,都算“捐赠型消费”。这个发现,可算是拓宽了自己散财的渠道了。

    ......

    捧着一大捧的鲜花,还有好几大袋的蔬菜,宋谦回到了住处。十点,曹甯已经不在家里了。

    花有点多,宋谦找了半天,只找到一个小花瓶,里面勉强能放进六枝。其它的,便只能用绳子扎成一捧,杵在茶几上。至于买的菜,则分门别类的放进冰箱和菜篓里。

    搞定了这些,宋谦给小妹打了个电话,得知她们买的是下午3点的火车票,到岭城大概下午五点多。

    这期间的时间有点长,不过,宋谦要做的事情也很多。

    稍微收拾一番后,宋谦在小区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去东巴黎西餐厅?!?br />
    因为给袁梓欣的弟弟袁子杰捐款失误,导致自己被“化学阉割”,按照提示,也只有追回捐款,自己才有可能重振男人雄风。

    那么,在东巴黎西餐厅打工的袁梓欣,便是自己了解整个事情的切入点。

    ……

    影视城后门的小路口。

    离上午场的电影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但是这里几个临时的小摊点都早早忙碌开了。

    袁梓欣正在帮母亲将饮料、零食等物品从箱子里搬出来,码放在小板车上。

    “把那些饮料都拿过来?!崩罟鸱家槐呤炝返恼碜?,一边对袁梓欣喊道。

    “妈,这几天饮料好像卖得很多啊,昨天矿泉水还有三箱的?!痹餍烙每痰痘艘幌湫碌目笕?,从里面抱出四瓶,帮着放到了板车上。

    “是啊?!崩罟鸱嫉牧成下切σ?,“大多是出租车司机顺路过来买水,光昨天一天就卖出了一整箱矿泉水,还有十几瓶碳酸饮料?!?br />
    “所以我早就说,除了后门那个位置,就这个位置的摊位最好了,对过路司机来说,方便?!?br />
    “是啊是啊,还是我的女儿有先见之明?!崩罟鸱妓底?,又开始点零钱。生意好了,零钱出去也多。

    不过,即便努力存零钱,依然缺口很大。

    “梓欣,你身上的零钱都给妈?!笔前∈前?,还是我的女儿有先见之明?!崩罟鸱妓底?,又开始点零钱。生意好了,零钱出去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