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体来说,李和对他非常满意,话少,滴酒不沾,身手好,手段也漂亮。

    就是太沉默寡言,一天也说不上几句话,李和问一句,他就答一句,这是优点也是缺点。

    李和倒是好奇的问过他是什么部队出来的,他倒是一句话没有或者干脆左右言它。李和又去问了王元,王元干脆装作一问三不知。

    李和不信邪,又打电话给丁世平。结果丁世平干脆也是装聋作哑。

    “不就是警卫团出来的嘛,有必要这么藏着掖着嘛!”李和有点生气。董浩这种性格的人,他又是不是第一次见。

    警卫团的工作要求就是七分保密,三分本事,因为不能说,所以就专心于做,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习惯,就变成了品格,都是向张思德同志靠拢的。

    何况除了这种单位出来的,李和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单位,需要丁世平这些人闪烁其词的。

    丁世平没否认,也没肯定,只是转换话题道,“你媳妇过几天就要回去,你怎么安排?是我留在这里,还是我送回去?”

    李和也理解,有时候纪律就是纪律,开不得玩笑。道,“你留着吧,让张兵送?!?br />
    下晚的时候,平松来向李和汇报理发店的处理结果。

    “人已经赶跑了?!?br />
    “赔了违约金?”李和想房屋没到期就撵人,总归要按照规矩赔偿违约金的。

    平松道,“我给他,他也不敢要?!?br />
    “就这吧?!崩詈兔皇裁蠢⒕胃?,只是突然问道,“二狗哥是谁?”

    平松愣了愣,红着脸道,“是我弟的小舅子。哥,他惹着你了?你要是不高兴,我立马让他走人?!?br />
    李和摇摇头,终于想起那句‘一人得道九族升天’。

    4月末,江南的树花逐渐告一段落,而北方的苹果、海棠、梨花还在斗艳,熙熙攘攘的群花间,蜂蝶飞舞,好不忙碌。

    院子里珠圆欲滴的樱桃果还没成熟就被李览用竹竿给敲了一地,然后捡起来不停的往嘴里塞。

    李和没去拦着,随便他折腾,不过跟着酸倒牙,那些还是没熟的果子呢。

    院子里的杏子、草莓,都没有一样能逃得了李览的毒手。

    “老子等会去给你买?!迸吕罾莱远嗔四侄亲?,李和不能再由着他下去。

    “买多多!”李览比划了一个大圈。

    “行,给你买多多?!倍岳詈屠此?,哄孩子真的挺累的。

    何芳回来的时候,李老二已经穿上了大裤衩子。他对着闺女自然是怎么都是抱不够的,当然何芳也不肯让他多抱,她担心他太马虎,抱不好孩子。

    无奈,李和从这天起,便抱着茶壶从屋里挪出来,一心一意晒太阳。

    晚上的时候,夫妻二人干**,自不必说,李和终于吃上了炖炖有肉的日子。

    不过热乎没过一天,何芳就对李老二开火了。

    “孩子学习你就不抓一点?”看着李览作业本,何芳自然气不打一处来,“我跟你说过,孩子习惯养成很重要,之前他写字虽然不算好,可一横一竖、一撇一捺都很规范,你看看现在,跟狗爬的一样这才多才时间,你没纠正,不上个心,现在都偏了?!?br />
    李和瞅瞅李览的作业本,笑着道,“才幼儿园,没那么夸张,这写的还可以?!?br />
    他倒不是敷衍,李览毕竟随李老头学过几天字,字的结构都挺不错,何况小小年纪能把字写的这么工整已经是不易,他觉得何芳有点挑剔。

    “这叫可以?你有没有长眼睛???”何芳无奈的叹口气,“你不能严于律己就算了,不能再让孩子学你那一身臭毛病?!?br />
    “你这娘们说话越来越没谱了吧?”李和不高兴,“认真学习是好事,可得有个度吧?知道什么叫适度吗?”

    “把身子摆正,不要爬桌子上写字?!焙畏技罾烙滞溲醋?,抓着他的肩膀,扶着他的腰,耐心的道,“还记得妈妈怎么说的吗?头正身直两脚平,眼离书本约一尺,手离笔尖约一寸,胸离桌沿约一拳。三个一,要做到,字写工整视力好?!?br />
    李览是懂非懂,僵着身子,抓着笔,瞬间茫然。

    突然李怡的哭声从卧室里传过来,何芳急着去看闺女,气的踢了李和一脚,“你来教他,今天你要是不把他纠正过来,中午就甭吃饭了!”

    “哎?!崩詈臀弈蔚慕庸鹘潭拥闹厝?,很严肃的拍拍李览的肩膀,“儿啊,你老子中午能不能吃的上饭,就全靠你了!不要这么看着老子,赶紧写啊?!?br />
    “恩?!崩罾烙窒肮咝缘呐涝谧雷由?。

    “把腰挺直了?!崩詈陀炙媸备庵?,“你不会真想饿死你老子吧?!?br />
    李览挺胸抬头的动作还没持续两分钟就又恢复原样,李和就在后面不停的纠正。何芳说的对,他既不希望他儿子成近视眼,也不希望他儿子成罗锅,还是从小纠正的好。

    他正和儿子较量呢,董浩进来说家里来客。李和到门口一看,居然是老熟人。

    “周局长,你这是有何贵干?”

    “贵干不敢当?!敝芫殖ぜ罾涝谔梦菪醋魑囊裁唤?,就坚持那样站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通知函道,“恭喜你李和同志,你成功获得五一劳动奖章!”

    “哦,谢谢,谢谢?!崩詈湍涿?,他现在的户口都已经不在老家了,为什么会把通知发到县里。

    虽然政策上是号召大学生毕业回基层去,全国缺少人才的基层单位每年都要派上几张小轿车到各个大学拉学生到基层体验生活博好感,希望他们毕业去基层。

    但是真正的胸怀**大目标,冲破资产阶级法权的狭隘眼界,鄙弃商品、货币之类的花花世界,坚决要求毕业回农村,当一名不拿工资、不吃商品粮的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新型农民的人基本是少数。

    都好不容易把腿上泥洗干净,哪里还愿意踩进去!越是农村过来的,越是在意这些。

    大部分进入大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关心商品粮户口,包括他李老二都不能免俗,他当初为了少麻烦,就把户口办过来了,所以他现在的户口早就不在老家。

    周局长继续道,“省里的劳模代表和五一劳动奖获得者明天将抵京,李同志要是不介意,大家可以一起过去认识,认识?!?br />
    “一定,一定?!奔蚁缛斯?,李和不好失礼,倒是给了应承。

    周局长人走后,李和把通知函打开一看,居然是两份,一份是皖北五一劳动奖章,一份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何芳接过一看,给了李和一个怀疑的眼神,笑着道,“明天给你买几件像样衣服,少去丢人?!?br />
    “听你的?!崩詈兔痪芫?。

    晚上,两个人运动完,他直接躺床上睡觉,何芳去了书房。他都要躺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大概是水喝多了,起身上了厕所。

    回来的时候,发现书房的灯还亮着,他能看见何芳的背影。

    李和轻轻推开门,凑趣过去,见何芳正对着报纸的招聘版看。

    “我说,你要去求职?”

    “是???”何芳回过头,笑着道,“孩子呢我妈能看着,你说我在家里能干嘛?”

    李和拉了一把椅子,握着何芳的手道,“有我养你啊,你怕啥,安心在家看孩子吧?!?br />
    何芳道,“凡是听信这句话的女人最后都会差点饿死?!?br />
    “你说这话真没意思,说的好像天下没好男人似得?!?br />
    “李大老板,我的事啊,你甭操心,管你自己就行了?!焙畏及阉执钤诶詈偷募绨蛏?,笑着道,“去睡觉吧,明天早起咱们去逛街?!?br />
    李和无奈道,“你要是真想做事,咱们家的厂子和公司多的是,你随便选一个去上班是了,何必到别人家受气?!?br />
    何芳把桌面上的东西一收,笑着道,“明天再说吧?!?br />
    一夜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