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是没听清,我就再说一遍?!崩詈褪翟谑懿蛔≌飧鲞脒?。

    “那先生,先洗个头吧?!崩矸⑹Π牙詈椭苯油ド侠?。

    几个回合下来,李和都是拒绝,不要,谢谢。理发小哥大概有点生气,拉李和的时候用了点力。

    李和顿时不爽了,但转念一想,得了得了,反正他都已经赢了,况且跟他们这种人吵架他也掉价。

    不过却甩开他的手,然后没多想就跟着上楼。

    洗头发的时候,小哥还是继续喋喋不休,继续推广他们的套餐活动。

    理发师的嘴就没停过。先说啫喱膏好定型,然后又推荐做电发,紧接着又说办会员卡打折,最后把各种项目的价格都背了出来。

    李和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剪不剪了?”

    心里冷哼,哥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靠得就是一个稳字!

    他出门特意装了五块钱,剪完就走,他们休想再从他这多拿走一分钱!

    小哥闭嘴,开始准备给李和剪头发。

    不过接着又来了一个技术顾问,女孩子高高窕窕,巴拉巴拉一大堆,“你头发形状乱,剪之前修一下,层次分明些。我推荐一种日苯进口的的护理液,长期缺货,很多客人预订,基本靠抢...哥,给你试试?我就看你人不错,其他客户想要都抢不到?!?br />
    各种天花乱坠。

    “用们这么大理发店连个推子都找不到吗?”

    李和有点不屑,能不能走点新鲜的程序,你们的题库得更新??!

    他依然不为所动,就罩起了金钟罩铁布衫进入沉默状态了,百毒不侵,刀枪不入。

    不过女孩子还是继续说,李和快到了爆发的边缘。

    难道就没有一家正经的!

    不办卡!

    不推销!

    真的只剪头的店吗!

    女孩子笑嘻嘻的,丝毫不受李和太多的影响,然后又开始问李和闲聊,聊工作,聊职业啥啥啥的。

    李和指指脚上的拖鞋,“看见这脚上的泥巴没有?还没洗干净!我就在旁边的工地做拆迁工,听明白了没有?”

    李和怎么可能不明白他们的套路,之所以这么热情就是先摸清他的收入状况再来对他定价宰割。

    “哥,你真幽默?!迸⒆油耆恍爬詈偷墓砘?,看到李和的手表,双眼放光,这年头能戴的起劳力士的,可不是所谓的拆迁工。

    “赶紧忙你的去吧,不耽误你事情?!崩詈妥⒁獾搅伺⒆拥难凵?,也是无奈。

    他第一块手表是在香港买的,用了有将近十年,背面被磨得锃亮,走字贼准,结果大意放在椅子上,让李览给摔了,镜片裂开,他懒得修,直接给报废,不过也没去买,家里的别人送的各种手表都有,所以就随便捡个劳力士戴着。

    女孩子还是继续陪着李和闲扯,李和懒得搭理,闭着眼睛假寐。

    她中途“无意”问了李和一句,“哥,头发是喜欢看起来自然蓬松点的还是潮流点的?”

    李和随口说了句自然点,没当回事。

    理发小哥的推子停了下来,他把一瓶不知道什么玩意的发膏抹在李和头发上。

    “我推个头发要这玩意?”

    理发小哥很委屈的说了句,“不是您说喜欢说喜欢自然点的么?”

    “哥,这个很便宜的,才58,不过哥,咱们没必要花冤枉钱,办个卡吧,打五折,下次还能继续用呢?!迸⒆由埔馓嵝?。

    李和心里Duang的一下!

    防不胜防??!

    mlgb!

    结果真的被套路了!

    天下第一大傻逼,差出第二名五百米远?。。?!

    忍!

    再忍!

    必须忍!

    李和决定不能随便打女人!

    他决定剪完之后再去计较,这才剪一半呢,顶个阴阳头出去像什么样子,绝对是有损他形象的!

    “剪完再说!”

    理发小哥磨磨蹭蹭的在李和头发上整来整去。突然李和又闻到了一股药水味,不淡定的问,“妈的!这又是给我加的什么鬼玩意?”

    女孩子笑着道,“哥,咱是文明人,能不说脏话吗?”

    “我.....”李和词穷,“赶紧的!剪完!”

    女孩子还要继续说话,被李和一瞪眼,立马倒是沉默了。

    理发师小哥刚收掉推子,李和就迫不及待的站起来,连头发都懒得去冲一冲了。

    女孩子在前面给李和带路,“楼梯比较陡,你慢着点?!?br />
    然后先几步和前台小妹嘀咕了几句,给了李和一张单子。

    “232?”李和乐了,“你们真可以的?”

    女孩子道,“这是给你打了折的,你用的那个护花素日苯进口的,48一支,你用了三支。最后的那个深层清理头皮屑的药水,韩国进口的,88一支。总价是232,我们图个长远生意,给你打个8折,给个180块吧?!?br />
    李和二话不说往口袋掏钱。

    在店员们希冀的眼神中,李和终于掏出来五块钱。

    “就这些,多了一毛钱没有?!?br />
    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李老二剪头发从来就没超过五块钱!

    每次在路边摊剪头发,人家收二块,他甩五块不要找零!

    那土豪劲,甭提了!

    当然,美容美发是有贵的,这年头做个头发,百把几十块不算回事,跳个disco喝个酒花个千把也正常!

    可那些都是明码标价的!

    女孩子道,“我看你也是大气人呢,怎么能耍这种无赖呢?”

    “无赖?我还说你欺诈呢。就这五块钱,爱要不要,不要就拉倒”李和的态度很强硬,坚决不能吃这个闷亏,不能脸皮薄,这些人就是宰那些要面子的人的钱的。

    女孩子道,“你这让我为难了呢,少的也太多了,我可没办法和老板交代?!?br />
    “你们老板是谁?让他出来,我来和他唠唠嗑?!迸⒆永詈筒缓米?,但是男的他不心软。

    前台小妹朝着旁边的理发小哥使了个眼色,四五个大男人已经把大门出口的位置给堵住了。

    然后从楼上下来一个长相感人的男人,蛤蟆眼,关键还是秃顶。

    “兄弟,故意找茬是吧?”

    李和抱着胳膊道,“我就故意找茬的,怎么的吧?”

    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地盘,这些年了,还没人敢在这一片和他这样诈唬过!

    “消费了就得认,这样耍赖还是个男人吗?”那个女孩子对着李和继续劝。又近着李和低声道,“我老板脾气不好,也没几个钱,何必闹的这么不开心?!?br />
    一男一女唱着双簧。

    李和反问道,“你觉得我脾气就好了?”

    “你够狠横??!”蛤蟆眼手朝李和一指,“信不信我....”

    话还没说完,突然砰的一声,他被突然打开的玻璃门给撞的一个趔趄。

    一直站在门外的董浩进来了。

    李和笑着道,“揍了再说?!?br />
    突然想到董浩下手没轻重,又急忙补充,“出血就行?!?br />
    董浩得了李和的指令,二话不说朝着蛤蟆眼的脸上搂过去。蛤蟆眼摔倒在地,鼻子上出血了。

    董浩朝李和看了一眼,示意问这算不算出血?要不要继续。

    “你们还愣着干嘛??!”蛤蟆眼被揍的猝不及防,待摸到鼻子上的血,还有点不敢相信。

    四五个店员对着董进步摆着打架的姿势,却没有一个敢动手的。

    李和把那五块钱放到桌子上,笑着道,“就这些,行不行?”

    又不是杀人放火的事情,他没赶尽杀绝的意思。打打脸就行,没必要碎人骨头。至于行骗有没有违法,那是公家的事情,他掺和不上。

    “你!”蛤蟆眼胸口一起一伏,“我饶不了你!”

    “呦呵,脾气挺大啊?!崩詈臀匏降牡?,“我现在正式通知你,这个店限你三天之内搬走?!?br />
    他准备把这家美发店撵走!

    因为这个门面也是他的!

    牛皮不是吹的,人中国包租公的帽子也不是盖的!

    宣武门一带,最好的门面一定是他的!

    “你算老几!”蛤蟆眼起身从前台小妹的手里接过纸巾,擦了下鼻子,“我这个店跟你有什么关系!”

    李和笑着道,“因为我是这个房子的产权所有人!我不能让你在我的房子里做坑蒙拐骗的生意?!?br />
    “这房子是我从小二哥手里租过来的,怎么可能是你的?”

    “下午你就知道了?!崩詈湍睦镏朗裁葱《缡撬?。

    不再搭理这个老板,转身就走。刚出门就对董浩道,“打电话给平松,让他把这个房子收回来?!?br />
    “平松?”董浩虽然见过一次平松,可都没有说过话。

    “按照这个号码打?!?br />
    李和把号码簿甩给董浩,他有点怀念丁世平,用着比董浩顺手多了。

    ps: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