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巴掌他是用足了劲头的!

    刘勇反应也是很快,可是正要侧身躲避的时候,又被旁边的王元给推了一下。

    啪!

    他的脸刚好迎上李和含恨而来的巴掌。

    这声响在空旷的小黑屋里显得格外响亮。

    “你!你敢打我!”刘勇倒退了两步,捂着脸,简直不敢置信!

    李和没说废话,一蹬腿又狠狠地踹上一脚。

    刘勇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面红耳赤,恨的咬牙切齿。

    王元上前一把抓着刘勇的衣领,把他给提起来,强行拖到李和的跟前。

    李和再次甩过去一巴掌,“不识好歹的东西?!?br />
    “……草,你他妈的,只要让老子出去,老子要杀了你,杀你全家!”刘勇大声叫道。尽管痛的很,可是他忍住,依然不服输。

    李和面色一寒,此生他最痛恨的就是威胁他亲人之辈。

    他咬牙对王元道,“拆了他!”

    王元对旁边的大胡子使个眼神色,大胡子立马就把手搭在刘勇的肩膀上。

    只见大胡子面无表情到刘勇的身后,然后抓住他的肩膀。

    刘勇吓了一跳,大喊,“你要干什么!”

    大胡子没理他,手指微动,咔嚓,刘勇肩膀上的骨头也被悉数捏碎。

    登时,刘勇的惨叫声高亢响亮,最终变成了嘶哑的呜咽声,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簌簌而下,脸部肌肉因为痛苦而扭曲起来,整个身体也像是筛糠一下不停地颤抖。

    刘勇手底下的三个人看着这一幕,听着刘勇的惨叫,觉得双腿发软,差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没有一点上前营救的想法。

    王元指着大胡子笑着对李和道,“他是专业的?!?br />
    “看的出来?!本」苤噶钍抢詈妥约合碌?,可是他还是被大胡子的手段和狠劲给吓了一跳。

    大胡子把手搭在刘勇的另一个肩膀上,依葫芦画瓢,又是咔嚓一声,接着又是一声惨叫。

    “警察!警察!“

    他不停的在呼救。

    几乎快痛的晕厥了,不停地祈求警察快点来,他没想到他以往最讨厌的警察,他也有企盼他们的时候。

    李和却充耳不闻,道,”凭着你这种嚣张劲,应该没少害人吧?”

    他有种替天行道的快感,刘勇这种人死不足惜。而且这帮人不但欺行霸市,打砸抢夺,还拿人命不当回事儿,早就该去领盒饭。

    “你到底是谁?”刘勇大口的喘着粗气,大概晓得警察是不会再来,也就死了心,不再呼救,但是他很笃定李和不敢杀他,也仍然是一副强硬的态度,“兄弟,不怕告诉你,我在这里呆不长,你也是混社会的,明白得饶人处且饶人,日后好见面,此番咱们揭过,后会有期!”

    “后会?”李和朝他脸上吐个大烟圈,然后冷笑道,“你还没搞清楚你是怎么进来的吧?”

    刘勇道,“老子进来可不是一次两次了,因为什么进来,心里当然有数?!?br />
    照以往的经验,他不用三天就能出去,无非就是花钱。

    李和道,“哎,告诉你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你能有什么好消息?”嘴角的血已经顺着嘴角滴在地上,刘勇已经没有能力去擦拭。

    李和戏谑道,“好消息是你不会死,起码不会死在我手里。当然,你手里有没有人命,只有你自己清楚,要是有人命,我就不能保证了?!?br />
    “这个不消你说?!绷跤虏幌胩詈退嫡庵址匣?,他的人脉,他的地位,他的财富使他很有信心他能像过往一样尽快出局子。

    “坏消息是...”李和细声细语的道,“你这辈子都出不去了,我建议你提前安排好后半辈子的监狱生活吧,争取好好表现,不让人打死?!?br />
    “胡说?!绷跤虏恍?。

    董进步冷笑道,“你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犹不自知,姓刘的,实话就告诉你,你没戏了??擅患父鋈四芟硎艿轿渚业拇??!?br />
    刘勇突然一愣,好像瞬间回过了味,他终于感觉到了这一次和以往的不一样。以往顶多就是警察堵门,而这一次是他亲眼见到一眼望不到头的武警车队。

    而且,这一次从进来到现在,以往对他照顾有加的熟人,对他也是声色俱厉。

    “哎,出于人道主义,我会尽快安排你出庭,让你少在这里瞎猜,很快会出结果?!崩詈驼酒鹕?。

    王元会意,朝着铁门拍了三下。

    不一会儿,外面的过道就传来了脚步声。

    “你到底是谁!”刘勇终于感觉到惊恐,这一次他终于踢到了铁板。

    他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栽了呢?

    他简直不敢置信!

    “我是谁不重要?!蓖饷娴娜艘丫诳?,李和信不走到门边,继续丢下一句话道,“你只要知道和我玩,你玩不起就行了?!?br />
    “兄弟,我认输,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绷跤滦睦锎嬖谧詈笠坏闵萃?。

    李和回过头笑道,“相信肯定也有人这么求过你,你放过别人了吗?”

    门刚打开,李和就直接出门了,而不再搭理刘勇的嘶喊。

    “王八蛋,你不得好死!”

    李和没回头去计较,他只要知道刘勇这辈子是没机会出现在他面前就可以了。

    局长亲自出来向李和表示歉意,由于办案人员的失误,使李和被拘押超过了半个小时。不少不明就里的警察都感觉到吃惊,他们的局长是有名的黑包公,何曾对人这样和蔼过!

    这让他们大跌眼睛!

    更是让他们吃惊的是,局长极力笼络的对象好像无所谓的样子,寒暄了几句就出了警察局,留下他们的局长在身后吃瘪。

    可是他刚出警局,他就笑不出来了。

    虽然有好几排的人在对着他笑。

    从站在第一排中间的于德华、付霞、苏明开始数,居然浩浩荡荡的来了三十多人。门口的马路,被各式的豪车给塞满。

    他又看到了闪光灯。

    于德华和沈道如、郭冬云这些人先不说,李爱军、付霞、苏明、寿山这些人已经是中国屈指可数,名震南北的企业家,除非媒体真的是吃白饭的,要不然怎么可能不关注这么庞大的阵势。

    立马背过身,对王元道,“赶紧让他们滚蛋,看着太碍眼?!?br />
    王元看到了潘松,上前嘀咕了几句。潘松点点头,又向旁边的人说了几句,浩浩荡荡的队伍只能转身走人,计划晚上再去找李和。

    可是,他们失算了,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再见到李和,他们的车队刚出发,就被市委的领导给堵住,被迎接到了国际酒店。

    为了市里的招商事业,市里的领导马不停歇的开始上门拜会,一次性聚集到这么多大土豪,简直是前所无有,要是失去了这次机会,他们都会拍死自己!

    一切为了招商引资,为了招商引资的一切。

    寿山、于德华、沈道如等人都已经习惯了,他们现在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这个待遇。当晚一致推举年龄最大的寿山为投资代表团的团长,参加了由领导班子集体出席的欢迎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