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头正好,李和搬一般椅子,坐在阳台上,抱着茶壶懒洋洋的啜口茶,吞下最后一片肉干,又摸了摸受伤的额头。

    空气是热络的,街边的银杏树争劲的往外冒芽,充满活力及和平。

    锦州雄踞著名的辽西走廊的东端,南临渤海,北依松岭山脉,历代是连接塞外与中原的通衢重镇和物资聚散、商贾云集之地。

    锦州港在90年对外开放,在原有的两个万吨油泊位和和杂货泊位的基础上又建了两个万吨级,一个三万吨级杂货泊位和一个五万吨级油泊位,是400公里海岸线上唯一全面对外开放的国际商港,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街面上自然比别处繁华许多。

    他还没准备在躺椅上眯一会,卧室里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一会儿是苏明的,一会儿是平松的,接着付彪、李爱军、寿山、付霞等人的电话也是不停,甚至郭冬云的电话都来了。

    在惊愕中他又接到了刘保用、袁明等人的电话。

    他根本就没和几个人说过这件事!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知道情况?

    电话一个接着一个,他应接不暇,后面干脆把电话线给拔掉,他不是那种喜欢应酬的人。

    为什么他从电话里感觉那帮人都在刻意使劲的憋着笑呢?

    难道是笑话他堂堂一个大首富怎么就让人追着砍呢?

    隐隐约约他听见了街面上警车呼啸而过的声音,他从阳台上往楼下看,前面过去的公安车辆,后面紧跟着的是一辆辆的武警车辆,如果他没识别错的话,大概都是森林武警和边防武警,车里都是人。

    李和想是不是哪位大佬过来视察,他要不要挑个时间再行动?

    要不然多影响社会的安定团结。

    他没有急忙下决断,等晚上的时候看看情况再说。

    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摸摸肚子,他才想起来一粒米未进,肉干不填饱,决定下楼先吃个饭再说,刚拉开门,却发现门口站着两个人,他吓了一跳。

    “李老板?!币桓龃蟾吒鲎佣岳詈偷?,“王老板让我们在这里守着的?!?br />
    “哦,那一起下去吃个饭吧?!崩詈退低昃痛废铝寺?。

    其中一个紧跟着,另一个小步跑到前面,按开了电梯。

    在楼底下随意挑了一个饭馆,看到两个人还在门口站着,就喊道,“过来吃饭啊,在那站着干嘛?!?br />
    “谢谢李老板?!绷礁鋈硕允右谎?,坐在了李和的对面。

    “吃什么自己点?!崩詈妥约旱懔艘桓鲋砣忪婪厶踔缶桶巡说ト拥搅肆礁鋈说拿媲?。

    两个人也是随意点了两个,高个子问,“李老板,要什么酒?”

    “啤酒吧?!崩詈秃韧昃贫际窍肮咝缘姆咐?,要是喝多了,他怕晚上没力气去揍人。

    李和也只喝了一瓶啤酒,对面的两个人只有一个人喝。

    三个人一声不吭把饭吃完了。

    待结账的时候,李和摸摸口袋,抬头看看对面的两个人。高个子顺理成章的去结账了。

    回到房间后,李和拿了两百块给了高个,不容拒绝。

    他觉得自己堕落了,想当年他可是口袋装上一百块也能高兴半天的主,要是出远门,都会缝个内衣口袋装五十块,裤子口袋里再装五十块。

    怎么现在就不装钱了呢?

    他左提醒自己,右提醒自己,就是没有几次口袋是正儿八经的装钱的??诖镒扒?,装钱的目的就是为了花出去,那里舒服就往那里花。

    可是他好像现在越来越没有花钱的机会了。

    记得有次他好不容易口袋装了一回钱,何芳给他洗衣服,习惯性的不掏他口袋,因为她知道他的口袋通常比镜面还干净,除了烟和火机,别指望有其它东西。

    而李和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烟和火机掏出来放桌子上,不会在口袋。

    就这样一张毛爷爷装口袋里被洗了两次,拿出来晾干,皱巴巴的,看着很像假钱,他拿去买菜,人家还差点和他吵起来。

    “会打牌吗?”李和没让这两个人走,从行李包里拿出一副扑克,这是许多人在长途旅行中打发无聊时间的必备品,带扑克的还不算什么,还有带麻将的呢。

    高个子问,“玩什么?”

    “斗地主?!?br />
    两个人一起摇摇头,“不会?!?br />
    “就是‘二打一’?!薄返刂鳌飧雒掷詈统坪艄吡?,一时难以改过来。

    “会?!绷礁鋈艘炜谕幕赜?。

    李和熟练的把牌洗好,然后道,“带点彩头行不行?”

    “没问题?!绷礁鋈思詈驼饷春推?,也少了点拘谨。

    李和笑着道,“50块的吧。炸弹和春天翻倍.”

    两个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李和笑笑,继续发牌。他没打算赢钱,但是不能让这两个人轻易输钱,保不住对方为了讨好他会让牌,那就没多大意思。

    从这两个人的表情看来,他们的收入也是有限,为了不输钱,肯定要认真的,李和就是要激起他们的斗志。

    两个人果真是很认真和严肃的,虽然面前都放了有五六百块钱,可是没人敢掉以轻心,一把输赢近百十块呢。

    高个子是地主,手里都有点抖,他仗着手里有大小王,牌形整齐,抢了一把地主,这本身就是翻倍,何况还有炸弹,他要是输了,就得四百块出去!

    不过,在他的战战兢兢中,他还是赢了,不好意思的收了四百块回来。

    三个人继续酣战。

    李和越玩越有精神,另外两个人越玩越沮丧。

    相对于眼前的这两个人来说,李和还算是打牌高手,已经从眼前这两个人手里赢了两千多块了。

    那两个人越输越心寒。

    突然门被拍响了。

    高个子看了一眼手里的牌,这一把他是地主,牌还非常的好!翻身就靠这一把了!

    他还是依依不舍的去开了门,但是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把牌闷起来了。

    “你们在玩牌?”进来的是王元,后面还跟着陈有利,两个人都是一副焦急的样子。

    “是的?!备吒鲎拥愕阃?,“李老板让我们陪他会?!?br />
    “有事?”李和继续盯着自己的牌,头也没抬。

    王元道,“是有事?!?br />
    高个子拉了一把旁边还在盯着牌的同事,两个人要到外面去。

    “等下,把钱拿走?!崩詈桶炎约旱那О芽榍褂杏吹那纪频礁吒鲎用媲?。

    “没事,没事,玩嘛?!备吒鲎幼砘故且?。

    王元看了看桌面上的钱,笑着把钱搂起来,全部塞到高个子手里,拍拍他肩膀,“真分不清高低啊,李老板带着你们耍着玩的,哪里真想赢钱,赶紧出去看着吧?!?br />
    高个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带着钱出去了,心里自然暗喜。

    见门关上了,陈有利才急忙道,“李老板,出事了!”

    “谁出事了?”李和疑惑。

    王元接话道,“余勇出事了?!?br />
    李和白一眼陈有利一眼,“以后有话一口气说完?!?br />
    陈有利嘿嘿笑了一下。

    “我早上接到王哥的电话就让兄弟们打听到余勇的消息,然后就开始在刘勇活动的地方开始守着,结果下午四点钟差不多吧,翡翠娱乐的门口先是警察上门查,后来武警都来了,前前后后被堵得严严实实,连只老鼠都进不去出不来。我们回来的时候,整个市区各个的主要路口不是武警就是警察,全城戒严?!?br />
    李和问,“刘勇呢?”

    陈有利道,“当然是被抓了!公安武警这么大阵仗,可不是去跳disco的!”

    “被抓?”李和还没有理清这是怎么回事。

    王元点点头,“记者都去了,现在外面风声鹤唳。我这边三张大卡车的人,刚到郊区,看到一辆辆武警车,在路边设卡逐一查身份证,就给我打了电话。你也知道,这年头不可能都是那么干净的人,我就没敢再让他们进来,何况刘勇也被抓了,进来也没大用。而且...”

    说完朝李和投去了一个怀疑的眼神。

    “你怎么也说话半截?”李和很生气,“直接说?!?br />
    王元继续道,“咱们酒店门口都是警察,只能出不能进?!?br />
    “那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李和现在不止是疑惑了。

    “哎,现在都是七点钟了。我们五点钟的时候就站在门口了,但是一直进不来。打你这边电话又打不通,可把我们急坏了?;购美铣潞驼飧鼍频甑木硎煜?,打电话让他下来送了两套酒店员工的服装?!蓖踉缸派砩系囊路?,“警察也是人啊,耽误人家酒店生意不说,还不让人家员工进出,也有点不近人情,就让酒店经理带着我们上来了?!?br />
    李和对着两个人上下打量,终于发现了哪里不对,从进门就觉得他俩怪怪的,原来两个人都穿着的是酒店员工装,黑衬衫、红领结,黑裤子,黑布鞋。

    他想了想,打开了电视机,直接切换到了本地的新闻联播。

    “为有力地打击黑社会分子的破坏活动,维护良好的社会秩序,保障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顺利进行,我市公安武警撒网消除一批治安隐患,严厉打击以现代‘南霸天’为首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促进了社会治安的稳定。也为公安机关提出了新经验...”

    “那个就是刘勇?!背掠欣吹降缡泳低飞下冻龅拇┳徘舴娜?,立马就指认了出来。

    后面又是大概是受害者家属,开始声泪俱下的控诉余勇的暴行。大概意思就是打击黑恶势力,人民是拥护的,群众是点赞的,人民群众是拍手称快的,是得人心的一个活动!

    “甘洒热血铸警魂——记我市在围歼涉枪暴力犯罪分子中英勇负伤的民警........”

    “犯罪团伙非法持有56式冲锋枪、长短猎枪、手榴弹等凶器,抓捕行动的危险性可想而知,省公安厅抽调精干组织特别行动....”

    “飞身将余勇扑倒在地,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只有一个念头,不为民除掉这一大害,决不罢休!”

    他又切换到了省台。

    “打掉‘?;ど ぉの沂【汀习蕴臁话刚俟捕游榧褪?..”

    李和啪嗒一下关了电视机!

    怒摔??仄?!

    他不高兴!

    这算怎么回事??!

    他就闹不明白了!他好不容易想揍个人,咋就这么难!

    王元小心翼翼的道,“李老板,你是不是....”

    “没有!”李和不等他说完,就坚决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