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间宾馆,李和刚进房躺下,董进步就拿一瓶药水进来。

    “李老板,要不擦一下吧?!?br />
    “行,给我,我自己来吧?!崩詈投宰啪底?,用着海绵球小心的擦拭,虽然只是破一点皮,但是他还是有的后怕。

    擦完药水,洗了一把脸,换了件衬衫,直接躺床上睡觉去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他刚醒来,就发现屋子里多了一个人,正坐在另一间套房和董进步有说有笑。

    那人五大三粗,一米八的大个子配着一个大肚腩,与那小鼻子小眼睛极不相称。

    “李老板,好久不见?!?br />
    “老王,你来的这么快?”李和看看手表,惊诧王元来的这么快。

    王元道,“坐的护林站的飞机,一路过来的?!?br />
    航空护林站的主要任务是对人烟稀少、交通不便、火险等级高、森林集中成片的重点林区进行空中监测,扑火救灾,达到森林防火,这个既不归航空部门管,也不归农业部管,而是归林业部下面的国家森林防火总指挥部办公室管,暨后来的国家林业局直属的森林公安局。

    “坐吧,不用客气,不是外人?!崩詈兔挥薪铀莨吹难?,只是喝完茶壶里的水,然后又倒满。他现在走到哪里,是茶壶带到哪里。

    “谢谢李老板能想到我?!蓖踉恢牢裁?,看到李和他很是拘谨,也许在他自己看来,当年那样单干算是背信弃义,因为没有李和,绝对不会有他的今天。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了解李和比董进步了解的更深,他更能清楚李和的能量。

    董进步只看到了李和的财,却没看到李和的势。

    肯让他办事,完全是给他机会!

    要是按照潘松的话说,只要李和肯放出话来,说要收拾刘勇,那么肯定有一大批人愿意来这里收李和的人情,至少混个脸熟,刘勇连个骨头渣子都不能剩下。

    而李和呢,又在感叹这个时代信息传递的落后,要是在互联网时代,他在这里的传闻肯定是满天飞,不要几分钟,那些要攀关系的,不需要李和交代,一定不让刘勇去见明天的太阳。

    现在是大音希声,哪里能做到让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震惊,中国人震惊,地球人震惊!

    “那就麻烦你了?!崩詈褪够饺讼蚶床豢推?,有往有来,他还得起。

    董进步在一旁道,“王哥,我也能帮个忙,有什么吩咐你尽管说?!?br />
    论身家他与王元不相上下,可是论关系、论势力,他和王元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在东北,王元是真正的游走在黑白之间,乔三看见他也得让路。

    “不用,我已经让人去探消息了,晚点就能知道人在哪,那时候我手底下的人就过来了。李老板要怎么整都行,要杀要剐,那刘勇也不能拒绝?!蓖踉睦镆簧湫?,想不到董进步这么一个聪明人,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人啊,命啊,都是假的,能抓住机会才是真的。

    真把自己当成人了,那就是什么都抓不住。

    “那就好,那就好?!倍街荒芨谏砗筅ㄚㄐ?。

    门被敲响,他被惊醒,立马去开门,看到了一张憨厚的脸。

    “你找谁?”

    他抵住门,保持了警惕。

    门外的人还没说话,王元就朝他招手,道,“进来吧,自己人?!?br />
    那人进屋的先对李和紧张的道,“李老板,你没事吧?!?br />
    “陈有利,你怎么也在这?”李和想不到又会遇到这个皮条客。

    陈有利依然还是那副憨厚相,老实巴交的道,“李老板,你忘了,这里是我老家??!”

    “你坐吧?!崩詈筒恢朗歉酶咝?,还是该哭。

    “你们俩认识?”王元更是惊诧。

    陈有利解释道,“有幸在莫斯科得到过李老板的帮助,上个星期我们还在京城碰过面呢?!?br />
    李和不置可否。王元心里咯噔一下,妈的,让陈有利这小子占了便宜!他本来心想陈有利是地头蛇,靠他打探消息再合适不过!

    可是想不到居然和李和是旧识!

    “别废话,直接说情况?!?br />
    陈有利道,“人呢,打听清楚了,那刘勇天天晚上去跳disco,一逮一个准,我已经让人守着了,看能不能跟得住?!?br />
    王元看看手表,笑着道,“李先生,等咱们的人到齐就动手?!?br />
    陈有利假装犹犹豫豫的道,“王老板,我提个建议?!?br />
    “你说?!蓖踉芯醯搅顺掠欣牟簧?。

    陈有利笑着道,“要不先用我的人手?刘勇进出才十几个人,我多带点人,摁也摁住他了。要是去的太晚,还不知道这家伙还会整什么幺蛾子?!?br />
    王元哈哈大笑,拍着陈有利的肩膀道,“老陈,也不是我看不起你,就凭你手里的那点小混混,可能还真不够看。这刘勇手底下的都是两劳人员,没有一个善茬,逞凶斗狠都很在行。我手底下的兄弟,大部分都是我战友,一半是我亲自带出来的兵,什么身手我再清楚不过?!?br />
    说完还不经意的瞄了李和一眼。

    陈有利被王元拍了一个趔趄,矮着身子苦咧咧的道,“王老板,轻一点,我可经不住你这么使劲?!?br />
    “你们坐一会,我到隔壁间打个电话?!崩詈推鹕斫死镂萏追?,然后关上门打起了电话。

    董进步和王元等人面面相觑。

    李和大概打了有五分钟的电话才从里屋出来。

    笑着道,“今晚咱们也有规矩,上午发生的事情全部放下,这次动手要有理有据有节。其次,枪和刀具不能出现。第三,不能死人,法治社会,咱们要依法办事,最后要送警法办。最后的最后,就是只要不杀人不放火,随便你们折腾吧?!?br />
    几个人都是人精,也明白了李和肯定得了什么人的保证和依仗,说是不能杀人放火,但是不妨碍给打残废。至于打残废之后怎么处理,就不是他们该管的了!

    陈有利最先道,“这刘勇这么多年,可是害了不少人,只要家属出面,我们就给他去壮声势?!?br />
    王元也补充道,“伸张正义再合适不过,你还是多找几家苦主吧,记得打扮的隆重一点?!?br />
    陈有利嘿嘿笑道,“保证穿孝衣,戴孝帽,白鞋。那我就多准备了,你过来的人我都给捎上吗?”

    王元笑着道,“可以?!?br />
    陈有利走了之后,王元在里屋打了一个电话,也跟着走了。

    只有董进步在李和的身边左右不安。

    他真的后悔了!是啊,他怎么就失去了当年的血气方刚呢!

    想当年毛子的枪抵在他脑门上,他也没熊过??!

    真要和刘勇斗起来,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

    他怎么就一时迷糊了呢!

    他越想越觉得心里不安,刚想进里屋摸电话,又犹豫了一下,然后径直也出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