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都是出行必备,没个工具都没这么个胆子出门!要不是李和拦着,他们敢把土枪给带着。

    对方是五辆车,见董进步这边敢拿家伙,也纷纷拿出长刀和铁管,个个桀骜不驯,表情阴狠,人数和气势比董进步强的多。

    李和也从车上下来,拿着纸巾不停的擦拭额头的血,他真的怕破相!

    虽然他不在意长相,可没有人乐意好好的在额头上留个疤痕!

    “李老板,你没事吧?!倍讲煌5母詈偷葜浇?。

    “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李和气呼呼的下车。

    “董老板,到我的地盘,也不打声招呼,也不地道吧?!贝雍竺娴谋汲鄢瞪舷吕匆桓鍪莞叩拇髯拍档乃姆搅?。

    “你是谁?”李和想不到东北除了乔三,还有谁敢这么猖狂!可是乔三已经在局子里躲猫猫,哪里还有机会和他别苗头。

    “真他娘的是眼瞎,连刘勇哥都不认识!”一边的小弟就差指着李和的鼻子骂。

    “滚蛋!”董进步把那人推开。

    那小弟只是拿刀扬了扬,没敢真动手。

    瘦高个摘下墨镜,刚拿出烟,小弟就给接上火,然后抬起头无所谓的看着董进步,笑着道,“不知道是董老板的车,真是不好意思了?!?br />
    “刘勇?这是个什么东西?”李和的鼻口喷出粗重的喘息声,胸口因为无处发泄的愤怒而剧烈起伏。他是听过这个名字的,很猖狂的一个人。但是,心里这口气,他不能忍,怎么样都要呛回去。

    “你又是什么个玩意?”刘勇冷眼看了李和一眼,能让董进步这么维护,肯定也不会是普通人。

    他是晓得董进步的,虽然比不上他,可是在黑河一带是绝对的说一不二的。

    “很好,你很好!”李和忍住了动手的冲动。

    忍无可忍再忍一次。

    他最讲究包容的,以和为贵。虽然对方拿着十几把家伙的人看着就不是好东西,但是他还是要过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

    万一人家良心发现,下跪认错呢?

    “你什么意思?直接说吧!”刘勇刚想靠近李和,又被董进步堵住,也是很强硬!他现在分不清刘勇是因为认出了他的车,然后故意撞车,还是平常就是这么嚣张跋扈。

    刘勇近到跟前,都快贴到董进步脸了,把烟蒂踏灭,才道,“就是想给你留个纪念?!?br />
    他的手刚想拍董进步的脸,却被董进步给挡住,“好意心领了,山不转水转,咱们走着瞧?!?br />
    他本来就不如刘勇,何况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好汉不吃眼前亏。

    双方的车子已经占主了主路的大半部分,许多过往的车辆小心翼翼的从侧边通过,连鸣笛都不敢,远处的交警还没走几步,又退走了。

    刘勇用手戳着董进步的胸口道,“人走可以,车留下,也给我做个念想?!?br />
    “刘勇,讲点规矩,不要做得太过分!”董进步是咬着牙说的。

    “靠,什么规矩不规矩的!老子现在就弄死你!你信不信!”

    “有种你来弄死老子!”董进步发狠,这次不决定退让。

    “你找死老子成全你!”大概是董进步驳了他,刘勇恼羞成怒,立即一个跨步上前,直接抓向董进步的脖颈。

    “干你老母!”董进步身体一倾,便避过了刘勇突袭,随即一拳砸出,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但是却是砸空!

    原来刘勇已经被李和一脚踹在地上,四脚朝天!

    李和终于忍不住,他脚上的功力来源于长年累月的积累,榆树皮都能被他踢塌了,何况又是人身上,刘勇连捂着肚子在那指着李和!

    李和见董进步还在发呆,惊喝道,“赶紧走人!”

    “你先上!”董进步见对方要扑过来,夺过旁边小弟的钢管,疯狂的一阵乱甩。见自己这边的人已经全部上车,才慌忙拉开车门,躲了进去。

    李和坐在驾驶位,一见董进步上了车,立马启动了车子。车身四周已经围满人,尽管车子已经轰轰作响,但是没有一个肯后退,他们用刀柄和钢管在车上乱砸。

    刘勇捂着肚子在那叫嚣,听不清说什么。

    只听见砰砰的声音,车玻璃已经裂开纹。

    李和踩住刹车,快抬离和,猛踩加油,车子已经空转到2000,后轮在原地烧胎,寄希望于能吓退这些人!他不希望弄出人命!

    突然有人捡起一块砖头朝着裂纹处用力砸去,“哗啦”一声,玻璃被砸的粉碎,碎玻璃溅的到处都是。

    李和这一愣神的功夫,刘勇亲自拿着一把钢刀顺着车窗奔着他的脖子就刺!

    “操这是要我命呢!”李和急忙侧身闪避,虽然驾驶室空间狭窄,沒有辗转腾挪的空间,但是还是堪堪躲过了第一刀。

    眼看第二刀就要过来,李和不再管扑在他车头上的人,急打方向,车子一个漂亮的漂移,就把车头上的给甩下来了,是死是活,他懒得问了!

    前面的人见李和真的敢这么做,立马吓退了几步!李和趁着空隙,赶忙的一轰油门,急驶这里。

    他身后的两辆车,也急忙跟上。

    刘勇等人拿着刀在后面追逐了一段,又气急败坏的上自己的车追上去。

    李和把车子拐过几个路口,才有机会喘口气,大骂道,“这什么玩意??!”

    虎落平原被犬欺!

    “李老板,你放心,只要他敢进黑河范围内,我一定让他躺着出去!”董进步更加的生气。

    “等他去黑河?”李和又行过两个路口,望望身后,见没有车追上来,才把车停下,从里面出来,靠在车身上点着了一根烟。

    董进步红着脸道,“你可能对这个人不了解,如果在黑省,我还能斗他,可这里是他的地盘,上下关系都是一块铁,我就是砍了他,也落不着好?!?br />
    “行了,不用你管了?!崩詈痛佣降幕袄?,没有听出报仇的意思。李和才明白,当年的董进步已经没了,再也不是烂命一条的董进步了,有了身家,有了牵挂,就开始惜身、惜福。

    当然,他也理解。

    毕竟很少有人可以像他这样有本钱任性。

    “李老板....”董进步还要说话。

    李和打断道,“看看哪里有公话,我打电话?!?br />
    手提电话在这里基本是摆设。

    他见董进步还在那发呆,就自己走过一个路过,往繁华的商业街过去,果真,前面是有电话亭的。

    “硬币?!崩詈透沾涌诖贸龅缁氨?,董进步就把硬币塞了进去。

    不一会,那边电话就接通了。

    “瘦猴,是我?!崩詈筒坏饶潜咚祷?,就开始说了。

    “李哥?”潘松很是惊诧,李和现在很少和他亲自通话。

    “我在锦州,有王八犊子不开眼?!崩詈退档囊а狼谐?。

    “哥,我立刻过去?!迸怂珊芙粽?。

    “不用过来,这边能有人用就行!”李和没那个耐心等。要是靠关系,分分钟教这帮子龟儿子做人,但是不解他心头之恨,必须实打实的给揍一顿他才能高兴。

    潘松犹豫了一下,然后才道,“哥,你还记得王元吗?”

    “记得,直接说?!?br />
    王元是丁世平、万良友等人的战友,之前同潘松一起进入毛子地区探路做边贸,结果他眼热边贸的赚钱速度,后来另起炉灶单干了。

    丁世平等人一直都为这事耿耿于怀。

    李和却是一直无所谓的态度,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来去自由。

    潘松道,“他对你一直都是尊敬有加的,提到你都是很佩服。哥,其实说了你也别生气,我们现在都还有联系,他在倒木材,基本上用的车都是我这边的。我是知道他的,手底下根本不缺人。他就在长春,要是用得着他,一个电话的事情?!?br />
    “让他过来!”李和报完地址,吧嗒挂了电话。

    “真的让王老板过来?”董进步的脸一直都是红着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李和笑着拍拍他肩膀,道,“没事,找个地方等他吧?!?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