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前三十年,中国主要的经济增长几乎大部来自于工业,而工业增长有几乎都是重工业带动,而重工业基本都是集中在东北,当之无愧的中国工业的摇篮。

    东北地区是新中国成立后建成的第一个重工业基地,也是我国最大的重工业基地,重工业产值在各大区中居第一位,这个基地起初是以钢铁工业为基础的,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由于石油资源的开发,则形成钢铁、装备制造、冶金、汽车、造船、石油工业并重的工业基础。

    1978年全国经济总量排名前十的城市有四个是东北的。

    从地理位置上,改革开放以后,中央全方位的沿海、沿江、沿边的“三沿”开放战略,东北除遵循原定的“南联北拓”的方针以外,还找到了对外联系的新渠道,这就是东出图们江、黑巃江,直达日苯海,再航太平洋。

    同时借助全中国最密集的铁路网,直达“大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经济区,位置上可以说是得天独厚。

    但是深圳已经从边陲小镇一夜崛起,浦江借助浦东开发大步发展,而东北则显得有些凄凉,经济发展曾居全国前列的东北三省工业生产举步艰难,黑吉辽的经济增长率分别倒数全国二三五。

    由原来占全国工业总产值的35%,降到不足10%。

    到21世纪初,没有一个经济总量排入前十的城市。

    “东北现象”的表现和原因分析在九十年代初是引起人们关注的热点问题。

    对于东北来说,九十年代又是一个开始??蒲?、尊重技术的时代又回来了。

    当然,因为总人口少,包括东北三省黑、吉、辽、内蒙的东二盟三市暨呼伦贝而、兴安、锡林郭勒、通辽和赤峰以及秦皇岛,面积124.3万平方公里,人口不到一个亿,堪堪与荷兰持平,要是按照人均算,还是能爆点全国绝大多数省市的,鄂豫皖这三个难兄弟,拍屁股都追不上。

    东北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下攀越一座座高峰,取得了许多了不起的成就,但计划经济好得了一时,好不了一世,长期看毕竟是违背经济规律的。

    每个人吃喝拉撒是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的事,工作量过于巨大,怎么计划的来?在管理技术上,注定要失败的。

    现在的政府单位就如同李和一样,一个行政单位管十几个企业,甚至上百个企业,怎么管的过来?

    而且在计划经济时代,企业产品按计划生产,不愁卖不出去,在这种封闭环境下卖的很好,而到了开放年代,完全无法和美日德的同类产品竞争。

    所以李和就很聪明,他放权放的很彻底,他在东北也有合资的三十多家企业,门朝那边开他都不清楚,许多合资的事情他也只是知道一个大概。

    董进步道,“现在这边的国企外债太多,不是国企没能耐,实在有个什么事都摊到国企身上,压力负担重?!?br />
    “体制问题?!崩詈驮诠蠡旃敲炊嗄?,通晓里面的道理,不是国企无能,而是国家贫弱,原本应该是社会和政府承担的责任,全部分派到了国企身上,尽是些杀鸡取卵的事情。

    他不再多说,大概明白了董进步的意思。

    可以留一阶段。

    不过他还是征求了何老太的意见。

    何老太道,“你有事就这边忙,咱娘俩识得路?!?br />
    第二天一早,李和开着董进步的车把娘俩送到了机场,然后他自己就留在了这里。

    又没过几天,他和董进步一起南下,他去的第一站是奉天的沈机。他记得清楚,这也是他合资的一家企业,每年都有几千万的亏损。

    李和不是沈机的控股股东,他没多少发言权,但是沈机的领导,当天就在五星级的酒店宴请他。

    他一点都不高兴。

    一路向南,接着是大庆,黑省最大的bug,占总产值的一大半,他看着累。

    又去了成套设备集团,鞍钢、凌钢、北大荒农垦,哈电,没有一个是让他看着舒心的,好像都得了哮喘病。

    在冰城,给哈工程捐了一千多万,连顿饭都懒得吃,更别提什么捐赠仪式,匆匆走人,他是怕麻烦的。

    唯一让他另眼相看的是通化,医药产业后来居上,这里是长白山腹地,盛产植物药、动物药和矿物药,药物资源1133种,有人参、天麻、贝母、五味子、红景天等珍贵药材,总蕴藏量为20万吨,是当之无愧的“中国中药之乡”,并与西双版纳和峨眉山并称中国“三大天然药库”。

    一时间,通化医药界群雄并起,李一奎、王振国、潘首德、修涞贵、王光远、关宝树……

    在通化甚至中国医药的风云榜上,书写着各个的精彩和传奇。

    在全国五百多家医药企业里有一大批的榜首,杨森,中美史克这么牛逼的合资企业都被压着。

    李和印象最深的企业是修正,结果很可惜他连创始人都没找到。

    他只遇到了一个李一奎,全力支持,要钱给钱,要设备给设备,他一气之下把之前分散在东北各地的俄罗斯化工和医药专家全部给了通化,不管其他人高兴不高兴。

    东三省转一圈,李和又出去了三个多亿,董进步在一旁看的心惊胆战,给钱从来不眨眼。

    增资只为了话语权。

    捐学助教只为图个心安。

    “李老板,中午咱们吃啥?!倍皆僖膊怀涑∶媪?,李和说啥,他就跟着是啥。

    “我想吃个炸酱面,有大肉的?!崩詈涂枷肜霞业恼ń疵?。

    “你等下?!倍椒怕邓?,扭头问身边的本地小弟,锦州有什么好地方可以吃炸酱面,却突然被身后的一辆车牌为AC9999的奔驰给哐当一下。

    坐在副驾驶的李和,没有系安全带,一头撞在挡风玻璃上!

    李和摸摸脑门上的血!

    头上开了花!

    简直不敢相信!

    “我一皮揣子堆你妈*B里!拿你那破B家事证,不会开车哈!”董进步的车被逼停,那辆撞他的奔驰,也与他并行,打开车窗朝着董进步一顿胡咧咧。

    “马勒戈壁!给老子下车!”董进步何曾受过这种窝囊,还是当着李和的面,丢人丢到姥姥家!他身后的小弟看老大发火,也纷纷从后备箱去取砍刀和钢管!